第0971章:万仙阵斩万仙、镇气钉逆天命 - 最后一个摸金校尉

第0971章:万仙阵斩万仙、镇气钉逆天命

在实力上,通天教主果然不是鸿钧的对手,十下里面,倒是有七八下是通天挨揍。 但,通天这老头也死硬死硬,被鸿钧左右开弓,踹得鼻青脸肿也不躲避。 “看诛仙剑阵,品万仙叩首……” “剑来……” 通天教主跄踉后退之时,恰巧听见了秦大的吼声,不由眼冒精光浑身一震。 “桀桀桀桀桀!” 低喝一声,通天不顾满嘴血污,怪笑一声,甩手往后一抄。 秦大甩来的那把银色短剑,仿佛长眼般,自动飞进了通天手里。 而见此状,满脸轻松写意的鸿钧,却条件反射的往后蹦了十几米,满脸凝重的看着通天手里的银色短剑,目光闪烁。 “哈哈哈哈哈!好----说得好,啧啧啧!看诛仙剑阵,品万仙叩首? 看不出来你文采还不赖,秦大你果然有情义有担当,不愧是做帝王的人,没看错你……” 秦大却埋着脑袋,背着神情恍惚的刘十八掉头就跑,不理睬通天满嘴赞誉之词。 通天赞许的看了看秦大,还不死心的叫了一句: “这把剑确实是老夫的诛仙,它可不是一般的剑,削铁如泥,屠仙如屠狗,你舍得还给我?” 秦大没说话,鸿钧却气得笑了起来,满脸不屑道: “不要脸!这把剑原来是我老婆赢勾的,不知道怎地被你哄了去,你还敢说是你的?” 通天满嘴鲜血狂喷,却连带嘲讽缓缓扭头,淡淡道: “但是现在,它在我手里,那么就是我的,你有意见?” 鸿钧一愣,接着沉默不语! 而这时,秦大也遥遥应了一句道: “剑在人亡,你死了我们也要和你陪葬!假如剑没了,能换得我们一行人活命,肯定值得。 我若不舍得付出,当年怎么横扫七国?远交近攻,打一个骗七个是要付出很大代价的。 几乎掏空了秦国所有的金银珠宝,倾全国之力才一统华夏。” “哈哈哈哈!” 通天闻言,乐得哈哈大笑,大赞道: “有气魄!” 接着,通天浑身气势一变,腰杆挺拔,抬手用破棉袄的袖子缓缓擦拭嘴角的血渍,补充道: “带着刘十八,快走!这把剑能回到我手里,我此生无憾。” 说罢,通天缓缓转身凝视着鸿钧…… 此时的通天,仿佛换了一个人般,面目凝重气势轩昂。 秦大脚步停了一下,扭头慎重道: “那么,我们走了----来生,再见!” 通天微微一笑,头也不回道: “不!我们没有来生,今天就是我通天教主一雪前耻,魂飞魄散的日子。 对了,先前刘十八叫你们抢赢勾的碎尸吃肉,你们吃了没有?” 秦大咧咧嘴,苦笑道: “我们虽然变异了,但,仍旧是人,所以仅仅是每个人抢了十几块斩碎的尸体,没来得及吃,也吃不下去!” 通天点点头道: “听他的,别人吃不吃没关系,但是你和老九一定要吃,吃得越多对你们越有好处! 不妨告诉你,赢勾的身体内才是最高级的病毒,你们吃了,就能继续变异进化。” “桀桀桀桀桀……” 远处,鸿钧放声狂笑,面色狰狞厉声道: “谁敢吃,老夫就活着吃了他。” 秦大此时,刚往前跑了几步,闻言脚步一顿,身躯晃了几下。 “吃----吃一口给鸿钧看看,这是激怒他的办法,一个人只要发怒,就会有破绽……通天才有机会。” 秦大背后,却响起刘十八虚弱疲惫的声音,他只楸极度虚弱,加上突然听到爷爷的锦囊,一时激动晕了而已。 锦囊啊,这是多么令人激动的东西?刘十八的盗墓生涯,不正是起源于三个锦囊么? 秦大咧嘴一笑,当真伸手从怀里摸出一坨白色,仿佛敬酒般对着鸿钧遥遥一躬,然后仰起头,张开血盆大口,手一松…… “咕咚!” 秦大吧唧吧唧,面色古怪的咀嚼着,发出令人难以忍受的下咽之声。 对面不远,鸿钧面色铁青,瞠目结舌的看着秦大的喉头蠕动着,紧紧抿着嘴…… 人肉啊,那是人…… “老夫,组从来到这个世界,为了自身的进化吃了不少人,却从未吃过自己老婆,你是第一个,也是最后一个……” 鸿钧阴测测的声音,充满了阴毒愤怒,从他脸上能看出来,他气坏了。 “跑……” 秦大背后,刘十八悄然吐出一个字。 “唰!” “吧嗒吧嗒……” 秦大果断转身,背着刘十八巴塔巴塔掉头狂奔! “轰!” “死来!” 鸿钧直接无视通天教主,加速三蹬腿,直接朝秦大和刘十八追来。 “桀桀桀……鸿钧你跑啥?仅仅吃了你一坨就受不了拉? 要是劳资告诉你,我还睡过,被你当成宝贝的,这个后来炼制成四大僵尸之首的赢勾老婆,你信不?” 通天眼中,喷出坚定的绿芒,头顶散出丝丝热力蒸发程雾气,接着挥手一招身边出现了一个物体,口中接着喝道: “万仙阵,斩万仙,刘十八你看好了,这万仙阵到底是个什么东西……” 通天教主喝出刚才那一席话,直接将追去刘十八的鸿钧,硬生生的拉了回来,满脸狰狞的咆哮道: “你说什么?你再说一遍?炼制成赢勾之后,她就是死人,你敢说你搞过?你搞得下手瞈…” “桀桀桀……桀桀桀桀桀!” 通天极为畅快,仰天大笑道: “为啥不能搞?你可知道当时的我多爽?没什么人有机会,能草鸿钧道长的老婆,我肯定是独一份。” 说道这,通天却一改正经,面色猥琐的补充道: “你不知道,你老婆成为赢勾之后,她失去了以前的记忆,重新诞生了新的思想。 当然,她的那妙处更有味道了,狭窄紧致,啧啧啧……可惜----你没品尝过!” 鸿钧返回身体,扭转头颅,艰难的自言自语,嘀嘀咕咕道: “不可能,不可能!身为攻击力强悍的赢勾,怎么可能给一个陌生人? 那么那么邪恶的----干那事?我不信……我不信……” 最后几个字,鸿钧憋着气,厉声咆哮! 秦大背着刘十八,跑得飞快听得更爽,两人脸上肌肉扭曲,表情也极为精彩,痴呆中唇角带着一丝晶莹的涎水…… “秦大,稍稍转身,让我看看万仙阵。” 刘十八轻声说了一句。 通天的声音充满了一股虚无缥缈的味道,此时又遥遥传来: “三尺坟头冒青烟,富贵如海福无边! 前人栽树后人凉,逆天改命路茫茫! 诛仙剑阵四合一,万仙阵来斩万仙!” 这段话,当场的人听着玄奥,秦大也没觉着什么独特。 唯独,他背上刚刚几乎笑岔了气的刘十八,却听得表情包秒变,差点扭断脖子。 刘十八呆痴的伸长脖子,讶然道: “什……么?什么那是?那首藏头露尾诗……不是曹雄那个王八草的算命之言?” 话没说完,刘十八又紧接着一惊一乍,大喝道: “额造你姥姥,通天的身边杵着的,是嘛玩意?那不是埋在俺家门口的电信杆子? 那是----老逗比的墓碑,黑漆漆的镇气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