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970章:看诛仙剑阵,品万仙叩首 - 最后一个摸金校尉

第0970章:看诛仙剑阵,品万仙叩首

旱魃老九本来一直在飞速前进,闻言也顿了顿,扭头道: “秦大,头儿要留下肯定有他的打算,咱们都留下他反而分心。” 此时一行人都停了下来,尤其是烈火,频频点头道: “没错没错,这么狭窄的地方人多了还麻烦。” “闭嘴!你信不信我现在就扭断你的脖子?” 老九阴森森的瞪了烈火一眼。 烈火老头吓得胡子一颤,忙解释道: “老头子说的实话……” “行了老九!” 刘十八将手一挥,再次面带狠色压低声音道: “今儿是生是死,能不能换个活法,就看这一回了。” 说完,刘十八快速扭身,看着仿佛驾驶摩托车,带着低音炮般的轰鸣冲来的通天教主,再次压低声音补充道: “听我的,你们跟着老九和秦大赶紧走,这里留我就行了,我自然有法子阻拦他们一下。” 老九严肃的点点头,扭头欲走的时候,却又回头道: “头儿你记住,咱们和你的心神血脉都绑在一块,你要是真死了,咱们这帮人估计也活不了。” 刘十八阴阴一笑道: “要我死,没那么容易……” 老九闻言皱眉,他实在想不到刘十八还有什么神器能逆天? 再逆天,你还能干得过通天或者鸿钧? “哼!” 刘十八见老九和秦大还在犹豫磨蹭,忍不住闷哼一声,将声音压得只有秦大和老九听见,悄悄道: “你们忘记了,劳资的金蝉蛊?” 老九和秦大闻言,对视一眼,眸中同时一亮,讶然道: “头儿你?原来……” 刘十八诡异一笑道: “不受控制的,或者我没有完全信任的人,怎么能完全闭眼放在我身边呢?” 老九这次面色才缓和下来,对几米外的所有人道: “跟我走!” 秦大凝重的看着刘十八道: “俺等你回来,头儿!” 刘十八点点头,返身朝通天走去…… 一行人深深的看着刘十八,极为果断的跟随老九飞奔而去! 而在最后,却有一个人站着没动,刘十八皱眉一看,却是那克隆体上杉玉漱。 说实话,这个上杉玉漱和自己的母亲怒歌,应该是一个相貌,多了丝丝戾气,少了些许慈祥罢了! “你怎么不走?” 刘十八皱眉问道。 “我留下吧!对那个鸿钧,我似乎还有点香火情。 说不定还能对你有点帮助,也许传承了你母亲的血脉,骨子里还带着一丝牵挂! 其次,我也活够了,不知道为什么而活,感觉生无所恋,你就不要劝我了,就让我为你们争取一点时间!” 玉漱此时表情镇定,看不出来什么异样,相反还带着一种坚决和果断。 “嗯!” 刘十八叹了口气,他似乎理解玉漱,她确实活着挺悲哀的。 几秒后,通天教主嘴角喷着鲜血,一路狂飙到了刘十八和玉漱眼前。 “刘十八!你要改变命运和世界,知道如何做么?” 通天脚步不停,张口便问道! 但是当通天看见刘十八的相貌之后,不禁大惊失色道: “你,刘……” “我毫无头绪,很吃惊?看着我现在枯败的相貌很惊讶,不是你引我到十一层去的?这不就是你的目地?” 通天的表情,有一刹那凝固,接着吐了口气,如负重担般的坦然苦笑,接着仰天大笑: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原来如此!” 笑?笑着,通天的眼泪都喷了出来,接着大口大口的吐着鲜血。 “你笑个锤子?是不是看见劳资比你更老,更丑,很欢喜鼓舞? 我造泥马的在我身边潜伏那么就,通天你笑吧……操。 不知道是什么毒,这么刚烈,要不是有点药水,我早就嗝屁了……操!” 刘十八先愤怒的骂了几声,又不咸不淡讽刺了一句。 接着,刘十八又换了一个表情包,仿佛恍然大悟般,假装拍一下脑袋补充道: “我决定了!要从十层的传送装置离开这里!” “放屁!那个传送装置,跟本就是个废物,否则劳资何至于在这陪你们玩?” 通天骂了一句,嘴角带着惨然。 “那个传送门,是谁搭建的?” 刘十八疑惑着问道。 “长话短说,那个假玩意,是后来我央求你爷爷刘一,再次进来这里,做的一个以假乱真的赝品……” 通天满脸狞笑。 “啊?山寨货……” 刘十八眯了下眼,故意装痴呆! 而他心里却庆幸道,原来自己的判断没错,果真假的。 那十八根泛着紫芒的柱子间的传送门上,没有一丝丝红色能量的波动,更没有死人经的那种诡异气息…… 刘十八通过老黑,早已心中明了,只不过一直藏在心里,没对任何人说罢了! “哈哈哈!通天我看你往哪跑……今天我就将你碎尸万段! 然后抓回刘十八那个妖精小子,要他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遥遥的,传来鸿钧得意洋洋的狂笑声。 刘十八眸中一凝,讶然道: “鸿钧战斗这是假的还是真的?” 通天诡异一笑道: “废话,你都能感觉到,难道身为超级强者的他,能不知道? 你看着他这么气定神闲,死盯着我不放,却不管你们,为啥?因为他深信你们跑不出这里,那是个假空间之门。” 刘十八瘪瘪嘴,冷笑道: “那你是什么意思?叫我往哪逃?” “接着!往哪逃我想你小子早有打算吧?否则你就不是刘一的孙子。” 通天扭头遥遥一看,回头嘴角带着古怪的笑意,轻声补充问道: “你是不是以为,那五个白色手环,也能带着你跑一段距离?” “没错!难道……” 刘******惊失色,浑身一抖。 “那玩意,你试过?” 通天咬咬牙,苦笑道: “那也是坑,更假,那其实也是鸿钧早先放出去的饵料。” 刘十八凝神道: “什么是真的,你说?” 通天教主淡淡一笑,再次扭头看了看仿佛喷气式战斗机一般冲来的鸿钧,轻声道: “你相信的,就是真的,我不得不佩服你小子,那么早,就命令别离和蒙天放去坚守秦岭古道。” “你的意思是?” 刘十八惊骇道。 “快走!我说了,你若坚信那就是真的……滚吧! 劳资受了重伤,拼死帮你拦着鸿钧一瞬,能不能跑出去,就看你自己的了。” 通天猛的将刘十八推开,接着他挥手扔出一个白色东西扔给刘十八。 刘十八想也没想,伸出手就接过小布袋! 与此同时,通天放声大笑道: “刘十八,快跑!至于怎么改变命运,所有机宜,都在这个锦囊里! 呵呵……劳资总算做完了当初应允的承若,死了也值……” 刘十八几乎没任何犹豫,撒开退就跑,说是跑,其实比跑慢了很多。 因为,刘十八的浑身腐肉,早就伤到了根本,他跑不起来速度! 遥遥的,通天还甩过来最后一句话,问道: “刘十八,你知道这个锦囊,是谁写的?” 刘十八头也不回,不假思索道: “哪个孙子写的?” 说明一下,前一章有几百字重复,其实复到了这一章节之内,抱歉。 ……………………………… “噗嗤……” 通过声音,通天仿佛又喷了一口血,却还在大笑: “哈哈哈哈!因果循环,这个锦囊,是你那个老不死的爷爷----刘一写的!” 刘十八闻言,眼前一黑瘫倒在地上…… 而刘十八看到的最后场景是:通天教主狂笑,潇潇洒洒的反身,笑战鸿钧…… 然后,玉漱仿佛也迎了上去,说了几句什么话刺激到了鸿钧,结果被鸿钧一掌拍碎头颅,玉漱惨死…… 再然后,刘十八模模糊糊看见秦大,从黑暗中钻出来,摸索到自个一把绑在背部扎得紧巴紧巴,差点将刘十八勒断气…… 最后,秦大眸中闪着红芒,将腰间银色短剑解下,恋恋不舍的抚摸稍许。 然后,秦大挥手将贴身短剑,决然朝被鸿钧打得连连后退的通天教主扔去,同时大吼道: “看诛仙剑阵,品万仙叩首……通天老头----雄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