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969章:生死一线、真真假假 - 最后一个摸金校尉

第0969章:生死一线、真真假假

“无耻之徒,你……” “咋地?这就恼羞成怒,击中了你心底的软肋是不?啧啧啧,你眼光不错,啧啧啧…… 你别说,我那大徒弟的老媳妇年纪不小,可是身上白净着咧。 你看你,眼珠都直了是不?那奶鼓鼓囊囊,那坐墩颤巍巍的一看就知道厚实多肉,圆滚滚的惹人滴涎嗦? 你看你,俺就说说你,你就上瘾了,脸都绿了……” “呜--吾吾!” ……………… “呼呼……” “额造尼玛的刘一!” 回忆仅到了这,便戛然而止,通天喘着粗气,嘴里咕咕哝哝的咒骂着,然后面红耳赤的从地上站起来,一把扯紧大裤子,眸中冒火…… 当然后面,还有其他的一些回忆,可惜的是,通天没那么多的时间去细细品味…… 十多米之外,鸿钧双手背在身后,看起来一副得道高人的做派,面色镇定显得格外沉着! “拉完了?准备一下,好上路……” 鸿钧摇摇头,脸上的表情,显得极为可惜和失望。 通天教主,真的是一个很有本事的家伙,可惜不能为我所用,可惜! 就在刚才,鸿钧真的下定了决心,他要宰了通天这个不安分的家伙。 几千年的关押,都磨砺不掉他一身的戾气,桀骜不驯的通天教主,还不如死了! 要说鸿钧,有没有害怕的人呢? 其实也有,那就是孙铁树那个战斗狂人。 “唉!” 看着通天教主,鸿钧苦笑着也叹气自问,若拼起命来,自己说不定真的干不赢孙猴子那货。 孙铁树,是疯子…… 几千年时光,孙铁树用惊人的毅力,带着四个克隆徒弟,借用原始人类的庞大人口,硬生生将自己楸出的一片大好基业,全毁了…… 菩提,太上,原始,接引,阐教的二五仔多宝道人,还有星空战舰的副舰长老子…… 这一众自己苦苦培养的强者,加上无数徒子徒孙,都被孙铁树用蚂蚁搬家一般的战术,硬生生消磨得干干净净…… 要说鸿钧有没有佩服的人? 说实话,他真有佩服过,那人就是孙铁树、孙悟空、孙猴子这个妖孽…… 怎么打都打不死,潜伏一段时间他又来了,一次就宰了自己无数手下。 而孙铁树,最令鸿钧佩服的,却不是他的战斗力,而是他的眼光。 孙猴子这家伙,竟收了一个惊天动地的好徒弟:刘一! “嗯……?” 鸿钧思维不知不觉也陷入了回忆,但是他仅仅恍惚瞬间便溘然醒来,发出一声惊讶之声。 “人呢?” 十米外的通天教主,竟抓住一刹那的机会遁逃无踪,消失了? “呵呵呵呵呵!” 鸿钧缓缓扭头,眸中带笑看向深陷黑暗中的第十层,嘿嘿一笑。 “你跑不了!今儿个就是你的死期。” 说罢鸿钧脚尖梦的点地,一个晃动,身躯如离弦之箭闪过,朝上层追去。 “加快速度,离开这个地方。” 黑暗的第十层中,刘十八,秦大,旱魃老九,烈火,暮色,玉漱,杜兰,索兰塔,八个人夺路狂奔。 奔跑中,刘十八还不忘催促所有人加快速度。 所有人,没有任何一个人比刘十八更清楚,传说中,鸿钧道士的可怕。 先不说鸿钧,先说通天教主吧! 先前他化名景瑟的时候,刘十八就看不透他,一手出神入化的蛊巫之术,几乎独步天下。 而这,仅仅是通天教主,故意露出来的稍许实力,用来迷惑刘十八,而实际上通天的实力,肯定比想象中要强很多倍。 虽然不相信自己的判断,但刘十八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最起码传说中的万仙阵和诛仙剑阵,绝对不会空穴来风。 而,身为通天教主师傅的鸿钧道士,又会强大到何种地步? 虽然刘十八没亲眼所见,但是从十一层隐隐传来的打斗惨笑声,足以说明一切。 通天教主,远远不是鸿钧的对手…… 周围一片黑漆漆,只听见一行八人杂乱的脚步和粗重的喘气声。 要不是还有一盏矿灯亮着,恐怕杜兰和索兰塔早就神经了。 奔跑中,刘十八还不忘和次元空间中的轮回沟通: “轮回,你立刻准备五十支三级基因强化液,说不定等下要用到。” 次元空间中的轮回咧嘴,声音传到刘十八的耳内: “老大,你以为我的精血不要钱嘛?你们这就八个人? 你和秦大,老九,玉漱跟本就不需要这药水,本身就带着变异的病毒细胞。” “其他人呢?暴风战舰上的郑伟达,李大宝,张光烈,曹雄,翠花婶他们呢? 别离和蒙天放的四十六个士兵,也说不定需要一些,他们的变异级别达不到那个强度,肯定需要,准备一点有备无患吧。” 刘十八皱皱眉,给轮回指正道。 “天知道他们赶不赶得回,别浪费我小身板的那点血。” 轮回咕哝着。 “不要再废话!他们能不能活着赶来,也关乎我们的生死,赶不来我们就死……” 刘十八厉声在次元空间中吼道。 “怎么会?我们不是,能从十层的那个空间传送装置离开这里?” 轮回诧异道。 刘十八冷冷一笑道: “你真的以为第十层可能离开这里?做梦,那是个圈套,你从那里进去,最后说不定去了鸿钧以前藏身的老巢……” “头儿,你别吓我!” 轮回缩了缩舌头。 “照做,不许再啰嗦!” 刘十八的心神,眨眼便退出次元空间。 出来的时候,恰巧听到身后不远处传来连声的怒吼和长啸…… 那是通天和鸿钧的声音。 “轰!” 接着,一声闷响传来,刘十八扭头一看不禁倒抽一口凉气。 这声音及竟不是打斗的声音,而是通天教主急速飞遁所产生的音爆之声。 “额造……这得多快的速度?” 所有人扭头,仅看了一眼都被吓住了。 唯有秦大和老九,最是镇定闷着脑袋向前看。 “头儿!俺们往哪里跑,这条道不是咱们掉下来的地儿?” 秦大回头,还是谨慎的问了一句! 刘十八猛的停下脚步,眉头皱起,厉声喝道: “老九和秦大,带着所有人往祭台方向的那个空场跑,要快!我----我感觉到要遭!” “不行!要跑也是头儿你先走,俺来殿后。” 秦大坚决的拒绝刘十八的命令,也停下脚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