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7章 :扑朔迷离,鬼影重重 - 最后一个摸金校尉

第97章 :扑朔迷离,鬼影重重

宁卫国一听这话就知道要遭,儿子估计又去军区弄飞机去了。 并且这次弄的绝对不是武装直升机,而是鹞式的超音速战斗机,否则,怎么能在当晚赶到许昌再赶回来? 但是自己老头都发话了,他还能怎么着? 宁卫国不由气得狠狠瞪着宁海东,怒吼道: “等你回来,老子再来收拾你。” 哪知,宁海东反而一脸兴高采烈,笑眯眯的说道: “没问题,爹!我回来你想怎么收拾就怎么收拾,走了先……” 大厅中的众人,奇怪的看着出门而去的兄妹两,纳闷道: 这小子是不是脑子坏了?回家要挨收拾,还这么高兴? 只有宁海帆和费立国两老头,若有所思看看两人的背影,然后又开始新一轮讨价还价…… 只有那黑色的木匣子,放在茶几上,暂时的被所有人遗忘…… 两个老头吹胡子瞪眼的空隙,有一人偷偷溜出别墅,来到草坪上,赶紧掏出手机打了一个电话: “海东你这臭小子,是不是去弄鹞式战斗机去了?老子跟你说,你等下回来,劳资就把你给撤了。” “俺是你儿子!” 电话那头传来宁海东的咕哝声。 “儿子怎么了?违反纪律一样要处理,你跟爷爷说也没用…… 除非,你小子不要空手回来,给你老子我,也带把青铜刀回来……!” 电话那头宁海东: “爹,你有钱吗?想白拿,真不要脸……” “老子是你爹,哪里有这么说自己爹的?” 某人,满意的放下手机,得意洋洋的放回兜里。 ……………… 与此同时,远在曰本北海道小樽市,一个靠近海边的豪华别墅里,身穿黑色西装的伊藤盛景,也接到了一个电话。 伊藤盛景简单说了几句,便挂断电话,急匆匆往书房走去。 “社长,那边来消息了。” 伊藤盛景恭敬的说道。 “哦?说说,什么消息。” 坐在书房躺椅上的山本柳义,淡淡问道。 “司马俊杰失败自杀,派去的杀手为了避免牵扯到另外的那个人,已经将司马垂云除去。” 伊藤盛景恭敬的回答。 “为什么失败?动用官方力量还不能进去?不是说刘十六已经死了么?” 山本柳义的声音,仍显得很平静。 伊藤盛景犹豫一下,接着道: “据说,华夏京都三大家族中的宁家出手,抓捕刘十八的时候,竟出动了一个京都特战连,乘武直赶到刘家屯,所以后面的计划,也没有借口了。” 听到这话,山本柳义猛的站起来,浑身爆发出一股极强的气势,厉喝道: “怎么回事?怎么和宁家牵扯关系,表面上刘家屯不会反抗官方。 那小子在能有多大本事,让宁家出手?奇怪!” 伊藤盛景愣了一下,低声道: “事情有些巧合,那小子不知怎么和宁家大小姐勾~搭上,然后向他哥哥求援。 然后……我也没有想到,在许昌竟然有一个宁家小姐在那里隐居。” “哼!成事不足败事有余,你告诉二号派遣员,让他暂时安稳一些罢,为了他上位,我们花了不少钱,暂时不要再动手了。” 山本柳义怒气未消,狠狠吩咐道。 “哈伊!我看是不是让一号派遣员出面?毕竟一号能量要大不少,做一些小事就算过头,宁家也不敢说什么?” 伊藤盛景很谨慎的问道。 山本柳义闻言,眼神闪烁,在书房里来回渡步,默默看着窗外夜景,叹了一声道: “还是算了,我们谋划几十年,才成功的扶植起了一号和二号,不到最关键时候不能轻举妄动。 要动手,必须雷霆万钧,一击必中,一定要拿到我们要的东西,那东西关乎国运,不得有失!” “哈伊!社长,那我先出去了。” 伊藤盛景闻言鞠躬,准备离开书房。 “等一下,你的女儿最近怎么样?” 山本柳义不经意的问道。 伊藤盛景闻言面色一变,但因为低着头的缘故,并未被老者发现,眼角暗暗眯了一下,紧张的答道: “她在刘十八那里已经暴露,从华夏回来了,社长的意思我明白,养兵千曰用兵一时。 现在又到了她为家族出力的时候,下去后立即命令她准备一下,整容之后,再次前往华夏。” 山本柳义满意的看看伊藤盛景,严肃道: “你记住,我要的不是死人,而你的女儿要做的,是再次接近那小子,越近越好。 至于怎么做我想你懂的,我的意思是不惜任何代价。 我认为,她接受这么多训练,有些东西她应该看得开,最好将宁家和刘家屯彻底分开。 有宁家夹在中间实在麻烦,对我们的大事有影响。那个老家伙还没死。 等他和费家两个老头子都死了,就是我们动手的时候。” “哈伊,我即刻下去安排。” 伊藤盛景说完,快速离开了书房! 转身的一刹那,伊藤盛景眼中露出一丝古怪的笑意。 山本柳义若有所思的看着伊藤盛景的背影,冷冷笑道: “你的女儿再失败的话,就来侍奉我吧……” 等伊藤盛景的身影完全消失后,山本柳义重新坐在躺椅上,良久,才轻声道: “五号,出来吧。” 随着山本柳义话音落地,书房角落诡异的出现一个黑色身影,黑影纹丝不动,仿佛就一直就站在那里,就这么莫名其妙的出现。 “社长。” 黑影说着一口纯正的华夏语。 “你不要再回来向我亲自汇报了,即刻启程赶回去,暗中跟随那丫头一起返回华夏。 要有什么不对,你不用向我禀报自己处置,另通知八号,暗中注意新加坡,索命门鬼手堂,堂主莫千秋的动静。” 山本柳义的声音狰狞,透着凛然杀机,好像所有生命在他眼中不值一提! 他要的,只不过是一个梦想,一个几乎无法完成的梦想…… “是,五号领命!” 黑影神秘的出现,又神秘的消失,仿佛就从来不曾出现在这个阴冷的书房中……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书房中,只留下当年刘十六的大徒弟,四品摸金校尉山本柳义,得意而疯狂的大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