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954章:不叫的狗、咬人才疼 - 最后一个摸金校尉

第0954章:不叫的狗、咬人才疼

刘十八的攻击命令来得有些没道理,白大腿一击便击退了秦大和老九联手一击,且重伤老九! 秦大和老九是什么人? 算刘十八一行人的战斗力,他们两个人可以算作战斗力最强的,连他们都被击退了,其余的人一拥而上难道就牛比了? 很明显,刘十八的这一次攻击命令有点无厘头,有点不合常理! 但秦大和老九一向对刘十八的话毫不质疑。 “吼!” 刘十八话音未落,两人就一前一后,挥舞着武器再次猛扑过去,毫不犹豫。 紧接着,老将黄忠也拔出厚背刀,将银色短弓塞进裤裆第三个冲了上去。 刘十八静静的看着烈火和暮色…… 而在最后,索兰塔却解下后背重型狙击巴雷特,哗啦一下拉响枪栓…… “咔哒!” 枪栓将子弹顶进枪膛的声音,在寂静的甬道中十分清晰。 向前猛冲的秦大和老九肯定也听见了来自身后的异样声响,却身形未动,仍旧一马当先的扑杀赢勾! 第三个冲去的黄忠,却身形微微的凝滞了一瞬…… “这是巴雷特重型狙击的爆破弹头,近距离射出枪膛的速度,连神都难以躲开……” 刘十八语态平和,仿佛说着和自己不相干的玩意,又像在介绍那子弹的特性! 说到一半,嘴角微微扭曲又补充了几个字: “杀不死也能打残……” 但,烈火和暮色却在这句话说到一半的时候,双双拔出武器,面色僵硬随着黄忠冲了过去! 杜兰面色呆痴的看着这一切,他搞不懂,既然是一路人,这些人都降服了你成了下属,刘十八为啥要胁迫所有人,去攻击那根本不是人的怪物? 刘十八没有理会杜兰的不理解,而是一仰头楸下手中小瓶中的精血,吐气闷喝道: “爆……” “嘭!” 就在秦大和老九的攻击,再次接近赢勾残躯之前的一刹那,刚才七鬼丧门钉击中赢勾的七个部位,猛然爆出七个拇指大,晶莹剔透像白玉一样的骨刺。 这些突然出现的骨刺,竟有延迟发作的功能,每一枚后劲十足的随着刘十八的一声爆字,显现真身,再次往前猛刺杀进,一举贯穿赢勾残躯的每个关节部位。 “这就是七鬼丧门钉的正真威力?好霸道……” 刘十八一行人不远处,有一个黑影呐呐的吐出一句话。 这时,赢勾残躯还在原地傻愣着,直到七枚骨刺突然爆裂,刺进雪白躯体深处,才反应过来! 但,已经晚了,赢勾僵直的两条白大腿,绝望的扭曲两下,都无法再次跃起…… “嗷!” “嘶嘶……” 秦大和老九眸中闪过凶残之色,同时厉啸,攻击再快三分,发出摩擦空气的嘶嘶声。 “再强的变异体,也没有脑子!” 刘十八淡淡一笑,直接扭转身体,没有再看赢勾一眼,仿佛胜券在握,自信满满。 他的眼光,却遥遥看向黑暗中自己一行人退回的方向…… 不远处的那个黑色人影,见刘十八突然看来,不由惊慌失措,扭身要跑的时候,却发现自己的身后早已被堵住了退路…… 一双闪烁金芒的眸子,两只雪白獠牙,直直注视着威胁着黑影。 还有一条数尺长的红色大舌头,呼哧呼哧的喷着白雾,发出低沉的咆哮。 黑影不由大惊失色,哭笑不得的娇笑道: “是我,我们是一伙的,别咬我……” 拦住黑影去路的,是先前消失的老黑! 那个躲在暗处的黑影,是玉漱! …………………… 于此同时,秦大,老九,黄忠,烈火和暮色五人的攻击,前前后后的同时击中了赢勾残躯! 除开秦大之外,所有人的攻击,击中赢勾残躯之后,都没有造成任何伤害! 唯有秦大,高高跃起之后,用狂爆的姿势,一剑猛烈下劈! 这一剑,顺着被七鬼丧门钉炸开会阴方位的一丝缝隙,一剑建功! 赢勾残躯那双没大脑的白大腿,被一剑劈成两半! 两条腿分了家,左一根右边一根,摊在地面不停的弯曲弹跳…… ……………… 众人此时神情同时凝固,心中暗惊: “四大僵尸只祖中的第一强者,赢勾?就算是半截尸身,那也是不死之身,就这么----完了?” “秦大!不要停,拿起你手里的武器,继续往下剁……” 刘十八的声音,继续响起。 此时,黑着脸一脸兴奋的秦大,才扭头恍然大悟,微微抬起手里短剑,张嘴笑了笑! “看剁,妖物!” 秦大暴喝一声,挥剑准备再次砍杀。 刘十八给秦大说完,却自个扭头看向了身后的黑暗中,面色诡异的笑道: “玉漱,你应该早就潜伏到这里吧?” 黑暗中,身穿白衣,面露苦涩的玉漱,一步三摇极不自然的踏出黑暗,展现在刘十八一行人的矿灯之下。 “我不明白,你凭什么发现我的存在?我身具古老的曰本忍术,就算在后世苏兰,也天下无双无人能破……” 杜兰微微侧身,抬起枪指着玉漱,眸中复杂。 刘十八古怪一笑,翻着眼皮道: “掩藏身形,我承认忍术的确有其独到之处,但掩藏本体的气味,你好像不怎么在行。” 边说,刘十八便指着玉漱身后的老黑笑道: “除非鼻子,比狗还灵光。” 上杉玉漱嘴角做出可怜的抽抽相,却强忍着没应刘十八的话! 你要她怎么应答? 就算是忍术开山始祖,也不敢说自己的鼻子比狗还灵。 忍术是用来蒙蔽人类的五感,没谁吃饱了撑得去修炼忍术,来蒙蔽犬类的嗅觉。 刘十八身后,秦大按照刘十八的吩咐,挥剑斩向其中一条,在地面欢快蹦跶的白大腿…… “唰!” 铁锹斩豆腐一般,白大腿应声而断。 两条白大腿,一条带一半坐墩肉,变成了其中一条只有膝盖,还余下一截小腿。 黑暗中,响起两声闷喝声: “住手!” “够了!” 一个声音,来自于白大腿来的方向,显出一个穿破棉袄,带破毡帽的身形:通天教主! 还有一声,却来自刘十八这一行的其中一个人…… 一向老实木纳的老好人:黄忠! 果然,应了刘十八的那句话---- “一堆人中,最不爱说话的那一个,肯定最危险!” 刘十八眼角猛烈收缩,口中却暴喝: “再斩,砍碎了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