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942章:怒歌的来信、最后要求 - 最后一个摸金校尉

第0942章:怒歌的来信、最后要求

那把不知道多少年,从未开启过的,诛仙剑的剑鞘? 那把剑的剑鞘,自从通天教主大战四圣遗失开始,就从没人得到过它。 但是,他却最终落在秦大,也就是秦始皇嬴政手中,岂不是很古怪? 而嬴政这个姓氏,也很稀有,稀有到和四大僵尸之王中的顶级强者赢勾,挂了钩…… 没错,这把剑鞘----好像有古怪! 这个小细节,秦大并未发现,唯有刘十八眼角余光一暼,瞅见其中细微不同,蚊子曰蜻蜓,恰恰巧就被你撸上了…… 白色剑鞘,静静躺在刘十八脚边,剑鞘的插口处,留下了极深的痕迹,那痕迹的名字叫做岁月。 但剑鞘内里深处,却隐隐露出和剑鞘一般白色的,一袭极小的绢帛。 刘十八面色如常,伸出手不动声色费力的捡起剑鞘,冷笑道: “这剑鞘同样锋锐,以往秦大你可是连鞘杀敌。” 秦大头也不回的傲然站立,大笑开玩笑道: “头儿,剑鞘归你用,岂不是占了大便宜了,恭喜! 另外,俺很遗憾的告诉你,抽冷子要杀你的人可以是任何一个人,但绝对不是我秦大。” “哦?从哪里看出来?” 刘十八装傻充愣,手中只顾着那剑鞘中的绢帛。 “不用看!和我交易的玉漱,是你亲生母亲,而俺和他的交易则是……” 说道这里,秦大顿了一下,最后还是摇摇头道: “保护你一百年!但是现在看来,这不是个好交易,俺很明显被你娘坑了。 俺做梦都不会想到,竟然还有强大到逆天的敌人,通天教主什么的先不说,就连老九我都打不过。 最重要的是,以为孤单无依的我,竟然被你妹妹风轻舞逆推了…… 我竟然还有了一个儿子!孽缘……长生不老也并安生,还不如死了痛快。 看今儿个,就是一个不错的寻死的好日子,朕拼死一战,把命还给你娘算逑,活腻了。” 说完,秦大再不吭气,钢铁般冷毅的面庞,浮起凝重,直直看着前方的黑暗中一眨不眨。 刘十八侧耳听着秦大发泄不满,眯着鱼泡眼,颤抖着偷偷用右手两根手指,扯开绢帛一角。一目十行的观看绢帛上的内容。 “额造……” 刚看几秒,刘十八便一抬起手捂住嘴,发出低沉如老黑一般的嘶吼! 刘十八满脸,都是不可置信的震撼表情,其中夹带着迷茫,恐惧,不解,惊讶,冷漠,哭笑不得,甚至还有稍许震惊…… 这绢帛,竟是一封从两千年前,玉漱寄给自个的信? 没错,就是写给刘十八的信,这怎么可能? 微微折叠的绢帛,坑文的末尾,只有六个字:我儿十八亲启…… 落款人:怒歌! 已经隐隐约约知道自己的母亲,是一个惊天动地的人物,刘十八倒没有多么的震惊。 因为一切都是听烈火,秦大,通天老头口传的各类版本传说,道听途说,自己没看见的,都能算乱说,都不能算数。 但,诛仙剑之内的这个绢帛,真的将刘十八的半信半疑彻底击溃。 这张绢帛毫无疑问是一个千年以上的老玩意,而绢帛内里的内容,才是刘十八不可置信的原因…… 绢帛不大,上面字迹很潦草,只有简短的几句话,并且是用易懂的简体华夏文书写: “孩子,我是你的母亲怒歌,当你看见这封信,那么就证明这个世界,已经和你原本熟知的世界不一样了。 至少,眼前的你,已经脱离了你原本应有的生命轨迹,而造成这一切的恰恰是你自己…… 你还记得,忽必烈的八龙抬棺局嘛?那一次,你第一次领略到时空坐标的魅力。 没错我称呼那个诡异的通道,为时空坐标,而它的全称其实是时空重叠坐标,它,仅仅是一个早就设定好的固定坐标罢了。 你以为,进入了那个通道,便回到了三天前是吗? 不,你错了我的孩子,你仅仅是通过那个坐标,到了一个原先设定好的时间段罢了。 而这个设定时间坐标的人,是…………” 看到这一句后面所写的那个名字,刘十八的瞳孔猛的缩紧,接着眯眯眼猛的扯开瞪得溜圆鲜血直流,嘴巴张大,微微的颤抖着…… 不!这怎么可能? 刘十八在心底呐喊着,扭曲着…… 他不相信从绢帛上看到的一切,但却不得不信,因为绢帛上写得太详细,仿佛身临其境一般,让他不得不信。 ……………… “头儿,你咋了,身体内的剧毒没事吧?老黑也有点不对,不叫唤不说还突然安静下来,俺的感觉很不好……” 这时,不远处傲然挺立的秦大,微微扭头看着刘十八一眼,却没看清楚刘十八摊在大腿上的那张绢帛。 刘十八浑身微微抖了一下,不自觉的泛起一阵寒意,接着抬头朝秦大看去…… “秦大,我不管你是嬴政还是秦大,在我心里你,就是我最好的朋友和伙伴。 当然,称呼你兄弟有点不妥,但叫你一声大哥总不会错的,这是我发自内心的想法。” 秦大身形稍稍震了一下,过了几秒才严肃的应道: “难得,你比你母亲更加豁达,不过俺说一不二,说了要保护你那么就必须要做到,除非我死了。 不管你咋说,俺现在就是你的贴身护卫,负责你的安全。” 刘十八的手指微动,弹了一个响指,还有一个手则说放在裤袋中将拳头捏得死死的,而他的口中却凝重道: “那么,我最后希望你帮我做一件事。” 秦大一愣,飞快看了看黑暗中,曾经走过的那条黑漆漆的甬道,这才接过话疑惑道: “你有啥事就明说呗?你别神神秘秘,原本俺也习惯了,但是现在,你又让俺难受起来……” “唉!” 刘十八深深叹了一口气,最后用眼角的余光看了那绢帛一眼,因为脱皮溃烂而变得异常丑陋的面庞扭曲起来…… “秦大哥,我现在脑子有点乱,需要静静的梳理一下来龙去脉,这很重要,甚至对我的恢复也很关键。 而我希望,在我清醒过来叫你之前,不要让任何人打搅我,接近我。” 刘十八鼓着眼珠,一大一小两个眸子,闪烁着一丝令人无法忘怀的凶芒。 秦大默然,久久无声,良久才叩首道: “看来!你有了一点答案,俺如你所愿,一定帮你拦住所有企图接近你的人,除非俺死了……” 说完,矿灯照射下的秦大缓缓转身,持那把诛仙剑,大步朝老黑的方向主动迎去…… 刘十八痴痴愣了稍许,才将目光再次投在绢帛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