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938章:秦大的逆杀之路、亡魂绝地 - 最后一个摸金校尉

第0938章:秦大的逆杀之路、亡魂绝地

“皮肉被剧毒沼泽尸水腐蚀,自然褪去后,留下的,就是髓中精血……” 刘十八眸中痴呆,脑中却清醒过来。 十一层幽冥通天塔,路到尽头…… 而自己,摸金校尉最后传人刘十八,难道也走到了尽头? 自己的皮肤,整块整坨的往下掉? 而,毫无预兆的,几股极为凶煞的诡异气息,突然从未知的角落涌出,瞬间布满了刘十八体内每一条血管,每一块肌肉。 一瞬间的剧痛爆发? 仅仅一瞬间,刘十八的眼皮迅速的肿了起来,看不清四周了! 这绿色尸水,才是最大的陷阱? 剧毒无双…… 毒性很霸道,短短几十秒,从身体蔓延到脸上,大脑…… “咯噔!” 刘十八狠命的噬咬自己的舌头,用剧痛来努力强迫自己,努力将肿成一条缝的眼帘,眯开一条细微的缝隙。 入眼,仅仅看到瞠目结舌的秦大…… 还看到,老黑的狗脸,竟夸张的往上拉扯,竟然露出一个只有人,才能绷嘴咧开下颚的惊诧表情! 那表情,将浑身金芒闪闪的老黑,变得也分外的邪恶…… 而在刘十八的内心,不知道是不是错觉,他好像感觉到了一种恍惚,还有明悟? 还有老黑的表情,到底特么的是哭,还是笑? “啊!” 刘十八浑身止不住颤抖,意识快速模糊起来。 “哼!” 临失去意识的一刹那,刘十八牙关死咬,他的心里不甘,憋屈啊…… 步步为营,走三步回头看两步,但没成想,还是着了道? “啊呀……” 一线清醒,还有一线,不要放弃! 刘十八崩出最后一声绝望怒吼,屏住气息,面部肌肉用力往上一挣,睚呲欲裂的挣开沾肉带血的眼帘。 那眼帘,甚至将刘十八右眼的半边眼珠的眼角博,都扯掉了。 受到刺激,泪水横流…… 他不甘,这算啥几把命数? 哪有这样的命运? 自己不是六品校尉么?自己不是气运加身么?不是运气爆表? 还是什么极为稀少的篡命师?为啥这么不堪一击? 自己,三号不是说,自己还是未来的苏兰联盟执行总长? 为啥,劳资这么快就要挂? 这不科学啊! 还有自家的老宅子,刘家屯,自家的那一亩三分地,那年不是把电杆一样的镇气钉,遵照老不死的叮嘱,给竖起来了么? 不是说,自己还能持续三年的好运么? “三年?还是一年?” 思维混乱,不知道胡思乱想什么的刘十八,嘴里胡乱咀嚼三年,突然顿了一下。 他的思维真的混乱了…… “刘家屯得爷爷刘一传承,到如今,有几年了?” “谁他吗告诉我,我出来几年了?” 刘十八状若厉鬼,浑身佝偻,披头散发仰天疯狂嘶吼。 幽深的地窟,极为恐怖的来回震荡着刘十八。绝望而凄厉的惨呼。 但,没人回答刘十八,因为秦大已经吓傻了,他不知道,而老黑更没法回答。 狗命是人的七倍,老黑有体魄和寿命,但是智慧,任何人没法给它! “呕呜……” 气息奄奄,刘十八抓挠身上大块脱落的血肉,发出一声类似野兽般的呜咽嘶吼,然后蜷缩着滚到冰冷刺骨的地面。 刘十八背部支撑地面将脑袋拱着,咧嘴邪异的狞笑! 笑着笑着,他就那么绝望的看着,自个的手仿佛不是自个的,尸水染绿的皮肤,被那双失去控制的爪子,稍稍搓动,大块大块连皮带肉往下滑落。 就好像油炸豆腐皮,轻飘的往下揭开豆腐皮…… 豆腐皮焦黄松脆,豆腐内里,却鲜嫩如初。 那情景,就和刘十八现在一摸一样。 “额……哦……” “人形----哦!油炸豆腐皮!鲜香麻酥脆……” 刘十八嗓子嘶哑起来,艰难的吐出一句非常不应景的话。 ……………… 秦大的痴呆,实际上仅仅持续了十几秒! 他无能为力,张大嘴眼睁睁看着主人刘十八,从俊朗小生,十几秒钟便成为了一个浑身血肉剥落殆尽的----待死老头! 秦大一个健步冲到刘十八身边,轻轻将刘十八残破如豆腐,且冰冷似顽石的身体,轻轻的拥在宽阔的胸膛…… 抓起刘十八的那双手,仿佛抓住的是一只炙烤得焦脆的大肥羊,那双手移动的时候,沾起来一片鲜红的肉末。 胸膛的热量,肯定能化解刘十八浑身的冰冷,哪怕就几秒钟,刘十八也是舒服的。 秦大眸中复杂,没有什么泪水,他甚至估计到了,刘十八的这个样子,无法活命的。 但,秦大很坚定,他不会放手! “锵……” 缓缓抽出右手的那把白色短剑,放在随时能拿到的地方,秦大的呼吸悠长。 “头儿,俺自从出秦岭,就一直跟随你浪迹天涯,如今你要是挺不住先走了,俺也不要独活!” “呜!” 仿佛听到秦大的粗嗓门,刘十八眼帘艰难蠕动,好似意识还有一丁点,还没失去。 终于,秦大的心绪,也出现致命的恍惚…… 秦大,将矿灯挪动几步远,咬着牙死死瞪着来时的黑暗中。 眼珠四处巡视,秦大嘴中却语无伦次焦急道: “头儿说冷?冷安帮你穿衣服----别,不要蜕皮……这能不疼? 大腿上猩红猩红的血肉,都被你挠出来一大坨,这?难道不是爹娘养育的? 头儿,你别吓我,你不是摸金校尉呗?拿出你的手段,手段呢? 对了,几年?有一年了,你来到秦岭后,过了一个冬天,一年,咱们不就过了一年么……” “不,难道不是三年?” “过了这么久,为什么只有一年?” 瞬间呼吸哽咽,刘十八喉咙堵塞,语无伦次! “孙儿,” “你要记住,这枚镇气钉,只能维持咱们家族一年的幸运。” 看着恍如幻境中存活的爷爷刘一,最后刘十八,只有惊恐地,飞快的眨巴眼珠,他真吐不出来什么鸟语了。 剧毒,仿佛扁导体发炎般,直接封喉,斩断你不切实际的念想。 但!刘十八丧气认命的关头,却偶然看清一个东西! 歪在秦大怀里是一枚血肉模糊,白发苍苍的老者脑袋,他的头滚到一边,几乎失去支撑。 刘十八眼珠不眨----不眨! 并且接着瞪大一大截…… 慢慢的秦大,也以为刘十八有什么未了事,扭头看着刘十八所看的那把白色短剑! 可能是,也可能不是诛仙剑的连鞘短剑。 “尼恩捏捏。” “咔!” 那把白色短剑的剑柄,突然发出一声响,几千年不曾开窍的短剑诛仙,竟然自动打开了。 只因为,剑柄沾染了刘十八的鲜血,甚至还有一丝丝精血,被刘十八用尽生命为代价,挤出了束缚他无数年的剑鞘。 “这是,嗜血之剑。” 秦大低吟着! 只要拥有真证的杀戮诛仙剑,说不定就能杀回十层通天塔。 “秦----大,把!我我----把我、捆背……上,杀----杀,急速----杀回祭台!” 刘十八,咬牙扭曲面颊,厉声又补充四个字才真的熄火: “一线……生机,你……要活,活着。” 秦大浑身一绷,黑色面庞顿时狰狞! 轻轻将刘十八负在背上,用外衣一卷,袖子一勒! “呼!” 然后顺手捡起那把,白芒大盛的两尺杀戮之剑……诛仙! “岂曰无衣?与子同袍;王于兴师,修我戈矛,与子同仇,岂曰无衣?与子同泽……” 一阵悲凉秦腔,在地库最底层,悠然响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