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937章:埋骨之地、将军醉酒 - 最后一个摸金校尉

第0937章:埋骨之地、将军醉酒

那士兵死状极惨,身上覆盖了一层密密麻麻一层黑色如根须般的触手,且深深的扎进肌肉和骨骼,死状极惨…… “不好了头儿!老九、黄忠、暮色、烈火他们四个还不知在哪。 但能确定,杜兰和索兰塔肯定到了这地方,并且有了伤亡。” 秦大轻声皱眉分析道。 刘十八张口喷一口臭气,扭曲着面颊十分凝重,边退后边缓缓应道: “那些士兵虽然精锐,可是从娘胎里出来除了在博物馆见过印第安人的头盖骨之外,必定从未见过如此诡异荒谬的事。 他们慌乱之中相互践踏,只要有人和我一样倒在水里,伤亡就不可避免,就是不知道死了几个,咱们得加快搜寻速度……” 秦大闻言,瞪大眼珠子,弯下腰倒着后退,仔细再看了一遍齐小腿深的尸水! 没错,这家伙的确是自己一行的士兵之一,造成死亡的,正是眼前这些黑色尸油散开的触手。 这些令人惊惧的水下杀手,一部分不依不饶的贴着水面追了过来,还有一部分则快速往泡在水中尸体的五官钻去。 看着一条条的黑线,从尸体的口中,双耳,鼻孔,甚至眼角无情的渗透进去,不禁令人头皮发麻,不停的打起冷摆子。 这些黑色的触手和蚂蟥一样一坨一坨的涌到被泡肿的尸体上,快速的钻进去。 那尸体就像一个容器,不知道吞噬了多少从黑色树干上流淌至水内的黑色尸油。 而在遥远的视线模糊不清的更远处,喷着尸臭的水面上,不停的从水底泛出气泡,发出一连串的咕噜咕噜声。 “头儿!咱们得赶快离开,这些玩意摸不清底细,不知道是什么鬼东西,俺看了一下,还有更多的尸体从水下浮起来了。” 秦大眯着眼,打着矿灯朝远处摆动了几下,扭头就解释道。 楸这时,刘十八的面色才平静下来,唯有扭曲的嘴角能看出他仍旧在忍受这臭气。 要要的看了一眼,刘十八喉头翻滚了几下,才面色僵硬道: “我看这通天塔的十一层,所有尸体都有古怪,每一棵树实际上淌下的尸油,恐怕都能控制一具尸体。” 说道这,刘十八和秦大,已经退出了沼泽尸海,站到来时的高地。 秦大面色抽搐的眯眼看了刘十八一眼,上齿翻出来咬着下嘴唇,左手则暗暗捏着鼻子,一个健步冲到倒退的刘十八后面。 “哝,滚开,嗯?” “浓浓……嘿!” 弯下腰,秦大背对着倒退缓缓移动的刘十八,用短剑驱赶击退那些尾随而来的黑色触手,嘴中不时的发出呵呵哈哈的驱赶声。 “嗯?” 好奇的看着秦大呵呵呼呼闷哼,刘十八面色有些尴尬,又有点气苦。 他么的,难道自个就真的这么臭? 用可怜的眼神,看了一眼自个浑身油腻腻,绿油油的尸水,刘十八最终抬起手,轻轻的在左臂上吸了一小口气。 “呕!妈蛋的……真的,臭死了。” 怒骂一声,刘十八气得脚一跺,转身将自己的衣服往下脱。 这不换下,没法活了! 确实,真心的臭不可闻! 好在次元空间之内,各种稀奇古怪的衣服有几套,连那种练习空手道的练功服,好似也被轮回收集过七八套,凑合取暖,肯定没问题。 “轮回,把空间备着的那几套干爽练功服,给大哥来套合适点儿的,一件内褂,一件外套。” 脱光黏糊糊,臭烘烘的迷彩服外套,刘十八瞬间便感到一阵阴冷的凉气袭来,浑身控制不住的暴起一层鸡皮疙瘩。 咬着牙关,看着秦大撅着肥硕的大坐墩,在那里装模作样的用短剑挥舞着无数不多的一些黑色触手爬上高地。 “这里,太冷了!” 深达地面不知多远,地底的温度,完全不像有些坑爹的家伙描述的那般暖和。 在这,真的会冻死人的! 在寒冷面前,刘十八再一次感觉自己的所修的武道,命师,运师,风水师等等逆天之技,完全失去了作用。 “嗨!” 最终,刘十八没忍住,怒喝一声将面容板成了一块麻将,且从胸腔内将压缩憋了半天的一股精纯的臭气和着浊气一股脑喷了出来。 “头儿,咋了?有漏网的?” 秦大恨恨的用脚草不见最后几根触手,扭头就看见刘十八一身的白生生。 刘十八的一身白肉,如今却有些与众不同,白白一块块污垢中间,还夹杂尸水浸染的翠绿色。 赤条条的躯体,乍一看有些诡异,仿佛一个上年纪的老头…… “没……漏的!这是,冷!冷的慌。” 刘十八嘴唇哆嗦了几下,他感觉这地界透着邪门,有这么冷? “轮----回?你信不信,劳资要是冻死活不成了,临死之前,也会把你老婆扯出来热乎一哈…… 不!把你小妻扯……扯,你懂的,不需要大哥嘀咕,是吧?你赶紧的拿衣服,来……” 刘十八上下嘴唇哆嗦,可没忘了威胁轮回。 他这会也纳闷着,不就是一套衣服,这么慢?还不如自家心神在次元空间搂一把来得快。 正在嘀咕,轮回突然出声,仿佛有点不好意思,腼腆道: “大哥,你事先也没说衣服要省一点,里面啥衣服,都没了……” 说道这,轮回好像还不尽兴,还补充道: “大哥,俺的几个儿子都长大了,这不巧了,前段时间他们正长个子,这不是就换了那几套练功服……” “好好!我早说过了,空间里面你做主就行了,穿衣服啥的你自己看着招呼。 好了!你也别磨磨唧唧,罗里吧嗦的,给我来一套,赶紧的……冷死了!” 刘十八仿佛很焦急,伸手搓了搓身上白里透绿,细腻之间夹杂着麻斑的肌肤…… “啊!” 瞬间,刘十八的眼睛鼓起来痛呼一声。 自己的皮肤,这是咋了? “咯吱----咯吱!” 刘十八仿佛不相信自己的眼睛,用力的压迫手掌去搓动自己身上,被碧绿腥臭的尸水浸染过的那一块块绿斑。 “啊……” 刘十八双眸痛苦的闭上,嘴角拉成一道极为痛苦的弧线。 这是怎么回事,这是怎么回事? 自己在脱皮? 有那么一刹那,刘十八仿佛有一点点开窍! 一切一切,跟本就不存嬴勾的尸体,十一层幽冥通天塔的尽头,就在这…… 看似能跨域的沼泽,就是最终的陷阱,只要你进去,这里就是你的埋骨之地永恒尽头…… 皮肉自然褪去之后,留下的,自然是骨髓中的精血…… ………………………… 两字,后面还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