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932章:污秽的秦大、这就是江湖 - 最后一个摸金校尉

第0932章:污秽的秦大、这就是江湖

这是,秦朝人的思维? 要是谁,有能耐把秦大的头发拿去做碳十四, 肯定一夜之间,震动全世界。 不知道为什么,刘十八不自觉的想起了宁敏儿,又想起死战秦岭不退缩的别离,还有赵丽珠,甚至还有一个暴风战舰中的模糊背影…… 那么自个儿,算不算无情无义之人呢? 刘十八自嘲的一笑: “秦大,别说其他人了!自信如我这般,有些小傲气,却自称重情义的家伙,不也经常做出这种令人蛋疼的荒唐事么?” “主人,你也是这么认为的?” 秦大好奇的看了刘十八一眼。 “呵呵!” 刘十八干笑一声,补充道: “其实,我感觉每一次脱裤子转身,最受伤的----反而是男人!” 秦大不愧是帝王之资,能举一反三! 刘十八小心翼翼的斟酌了一会,才补充道: “只不过咱们的男人们,被道德经、和诸多经文,和一番君子守国门、帝王死社稷,这些道理,死死束缚了五千年,有苦没处说。” 这番话发人深省,秦大和刘十八同时沉默下来,加快步伐打着矿灯,在黑暗中摸索着出路。 走了没一会,秦大停下脚,凝视着刘十八皱着眉头,欲言又止! “有事?” 刘十八白了秦大一眼,低声笑道: “不管有啥事,你赶紧说。” “其实,俺有一个词不太明白!想趁现在还活着,弄个清楚。” 秦大缅甸的一笑,竟有些憨厚过了头。 “你问!” “来,老黑别跑远了!咱们歇会再走。” 刘十八招呼一声,几乎看不见影的老黑,摸索了铁牌上的地图几下。 见老黑闪电般退回,秦大才楸眯眯的问道: “什么叫----江湖?俺感觉,要是能活着出去,俺肯定能适应江湖!” 刘十八刚坐下,抱着老黑检查尾部断口的伤势,接着就听见秦大的问题,不禁呆住! 你一个曾经的帝王,不会混回转了吧? 秦大的想法果然出人意料,竟然对收保护费的那种江湖人,有了极高的兴致! “呼!” 刘十八喘口气,掏出随身的摸金令,叹息了一声! “老百姓啊常说入三百六十行,走的是三教九流路,那么就等于,你踏进了江湖……” “所以,俺想搞明白,不留下遗憾!” 秦大看起来十分认真。 “咳咳!” 清了清嗓子,刘十八扭头看了秦大一眼,严肃道: “严格来说,这江湖----并不是一件东西,也不是一种感情,更不是承若。 江湖----其实仅仅是胸怀美好希望的男人们,心底的潜~规则。 也许,你也会问,江湖在哪里?” 秦大顺势点头,茫然道: “在哪?” 刘十八冷笑一声答道: “有说书的人说,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也有写书的人这么理解,江湖在每个人的心里! 还有一些人更搞笑,说华夏的五湖四海就是江湖,所以我告诉你,希望你也能理解,这种江湖所在! 江湖,其实不光存在男人间,更存在于女人间,百姓之间,普通人之间! 江湖的本质是一种誓言,是一种承若,是一种信任,是一种深厚的感情,是对自身乃至朋友的一种肯定! 江湖----它躲在每个人的血脉中,每个人的思想中,甚至你全身的每一个细胞中! 有时候,你会感染到这种烈血激昂,感受到热泪盈眶,感觉到悲痛欲绝,伤心流泪。 而这些情绪,在人类本身的组织细胞中,是没有来由的,没有任何预兆便能发挥的情绪,这类激励自身的情感,就是江湖了……” 说到这,刘十八顿了一下,从次元空间内掏出一大块腌制好的腊牛肉,撕扯两半后递给秦大一块最大的,然后自己咬一口稍小的腌制牛肉咧嘴道: “几天没吃了,先吃一点压压饿气。!” “中!” 秦大接过腌制的腊牛肉,撕扯了一口,咬牙咕哝了几声,接着撕扯了一块大快朵颐起来。 吃了几口食物,秦大打了一个饱嗝,喝了一口水咬牙笑道: “俺们秦朝就没有江湖,只要臣民,不按照俺的路线,蹦出来一个就杀一个。” 刘十八摇摇头,扭头看着通天塔十一层的寂静,眉头微微一皱,接着回头应道: “不管是秦朝,还是现在,甚至将来,未来末世,江湖永远存在。 而江湖,肯定首重人品!男人讲情,女人守义! 一个重感情,格调非凡,笑声爽朗,姿态霸气,守承诺,大气痛快的人,他能够感染每一个接触过他的人…… 有这种人存在的地方,才是江湖味道浓郁的场所。” 秦大侧脸,嘴巴动了几下,眸子却诡异的看象寂静的黑暗…… 然后,刘十八也轻轻站起身,他发现秦大的面色有异常,原来却是发现了影杀的十人小队! 秦大讲故事的水平活灵活现的,明显要比刘十八说得要强,影杀们也是女人本体,自然着迷。 用心神交流一番,刘十八对周围的地形有了大致的了解,却感觉有点不对,具体哪里不对,却找不出来。 良久,刘十八才带着不甘,放下手里的铁牌。 拍了拍秦大的肩膀,刘十八低声道: “秦大,你可是很淡然的,怎么对撩裤子的有了想法?” 秦大点点头,不好意思的应道: “其实,以前在京都,在你们忙的时候,俺偷偷出去过几次。” “啊!你也不怕出事?” 刘十八咧嘴。 在这地底黑暗中,谈这些真的很诡异,不过却吓不到秦大。 “主人,俺前世也混了十几年,身边女妃如云,而我感觉男人们,和女人做啥营生,都会充满情感,完全投入。 反而,俺也发现最痛苦的还是现代男人,因为女人滚被单的姿态,俺也看不懂。” 刘十八无奈,心中暗道: “你懂了才出鬼!” 刘十八,将手里的地图上下抛着,他的心头却浮现出一个刚才被忽略的问题…… 而这时候,秦大反而极为能说会道: “男人,之所以责任更大,是因为在中海,俺出门的时候,就被路边的姑娘拉进一个小屋。 俺懂了,男人失去精子,还有银子,还有汗水,还带着巨大的危险。 而收了好处以此为生的女人,夫妻欢好,又是什么样子呢? 女人们嫌时间太紧,时间就是金钱,于是化身关云长,提刀上马直奔主题。 她们用力、夹紧、再用力,再夹紧----小房间里面所有的男人同时哆嗦道,喷了……” 刘十八瞠目结舌的看着秦大,从上看到脚,仿佛不认识口沫横飞的憨货。 “轰!” 刘十八的脑仁,又一次炸了,毫无预兆! 被突然变得污秽不堪的秦大,震惊的过程仅仅三秒,刘十八便被眼前,一个偶然发现的小细节吸引! 刘十八的眼眸愣了一下----接着,面皮皱起,眼眸闪烁,又愣了一下…… 铁牌铸就的地图…… 有古怪! …………………… 今晚,死了人也要再更一章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