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924章:祭台下的秘密、复活的亡灵 - 最后一个摸金校尉

第0924章:祭台下的秘密、复活的亡灵

刘******惊失色,瞬间感到浑身被冷汗湿透,发出轻微的颤抖。 这里,还有其他人? 否则老九他们不会渺无声息! “老夫抓他们干啥?我的目标仅仅是你!” 通天教主很肯定的解释道。 “那些痰盂一般的变异人,不是你召唤出来,将老九他们全部引走了。” 刘十八有些不相信。 “老夫,用性命发誓,真不是我做的。” 通天教主信誓旦旦的保证道。 说道这,通天教主忽然想起了什么,急急忙忙的问道: “那个老九,我记得进阶到了旱魃的层次?没错吧?’ 刘十八茫然点点头。 “不好了!是他醒过来了……” 通天教主大惊失色。 刘十八神情凝重道: “谁?” 通天教主往那口红色的大棺材一指道: “四大僵尸之首,嬴勾!” “他的下半身,在这棺材内被镇压着,就算他的变异基因再强,也不能把老九他们拐走了?” 刘十八捏紧金属棍,摇摇头。 “我说的不是这个棺材,而是另外一口棺材内,安放着嬴勾被稍稍组合过,带着头颅的上半身。 只要那头颅感应到同类,那么就会想方设法的将他引到身边,进行吞噬。” 通天教主有些焦急。 “还有一个棺材?” 刘十八讶然。 “棺材在哪?竟然是活的……” 刘十八瞪大眼珠。 “赢勾的下半身,在这棺材内被镇压着,就算他的变异基因再强,也不能把老九他们拐走了?” 刘十八捏紧金属棍,倒抽了凉气摇着头。 “我说的不是这个棺材,而是另外一口棺材之内,安放着嬴勾被稍稍组合过,带着头颅的上半身。 只要那头颅感应到同类,那么就会想方设法的将他引到身边,进行吞噬。” 通天教主有些焦急。 “还有一个棺材?” 刘十八讶然。 “棺材在哪?几千年的尸体,被斩得七零八落,真的能活过来……” 刘十八瞪大眼珠。 “通天幽冥塔,其实不止十层,在这下面还有一层是当年补充的。 目地就是存放赢勾被斩碎的尸体,以防万一,现在时间短,要是能找到的话,应该没事。 赢勾身上具有鸿钧的血脉,碎尸复活过来,也不稀奇。 就算是老夫被大卸八块,一时半会也死不了,只要意识还保存着,就能重返人间。 在地球上死去的肉身,其实算不得什么,更重要的是,他的精神意识没死,其实就是二维世界的形态。” 通天教主说得轻描淡写,似乎是一件微不足道的事。 但,刘十八却从通天教主的眼眸中,看到了一股惊惧。 “你在这等老夫!老夫去找通往第十一层的通道。” 急促补充一句之后,通天教主身子一闪,隐没在漆黑祭台后面,消失踪迹。 刘十八扭头,看了看满脸严肃的秦大一眼。 秦大不愧为当过皇帝的人,就是淡定! 刘十八左右看看,用眼神询问,秦大的意见。 “通天老头说得没错!我也感觉到,有一股极强的力量在召唤,那是一种很舒服的感觉!” 秦大轻声说出自己的意见。 “砰砰砰!” 此时,祭台后面不远的黑暗中,传来几声撞击声,回声挺大。 “我们跟上去,看看通天老头搞什么鬼!我感觉这地方越来越诡异了。” 刘十八眼神闪烁,轻声说道。 两人一前一后,轻手轻脚的往祭台后面摸去…… 路过祭台的时候,刘十八浑身震了一下,抬头看了一眼祭台上那一扇泛着紫芒的时空之门。 刘十八的眼神,又划过索兰塔描述的十八根柱子,上面绑着一些早已死去的狰狞尸体! 那些尸体中间,有几具正是一开始刘十八等人碰到并杀死的那些不人不鬼的玩意! 他们,是第五部队的强者! “轰!” 刘十八心头巨震,遥想着刚才说话的通天教主,仿佛慈眉善目,极有风度。 而眼前看到的这些尸体,其中大部分都是通天教主杀死的吧? 更要命的是,他们和同为第五部队,化名隐藏的景瑟共事多年,算得上是下属吧? 通天教主,他怎么下得去手? 为什么刚才,他决口不提,要集中天下十修和五行三家修行者的精血呢? 刘十八的心头有了疑惑,自然更加谨慎,他意识到了不对…… 通天教主的话,十句有八句是假的! …………………… 刘十八和秦大,刚绕到祭台后不远,便被埋头在石壁上翻动敲打的通天教主发现。 刘十八很好奇,通天教主究竟在找什么,难道真的又十一层的通道? “有眉目没?” 刘十八开口问了一句。 通天教主,却根本没理睬刘十八。神情中带着焦虑! 通天教主,仿佛很急躁? 刘十八扭头在四周看了看,不禁一呆,随意道: “看地形,就算有通道,也应该在祭坛下面。” 通天教主闻言,抬起头惊讶的看着刘十八,严肃道: “真的?” 刘十八低头想了想,回忆一番风水中的形位定穴学说。 当年,爷爷刘一留下的手札,刘十八曾经艰苦的研读学习,对寻龙点穴那一套,他当然记得清清楚楚。 就凭刚才通天教主翻动敲打石壁的声音,他就能听出来,这里没路! 祭台后面地势算不得宽敞,一眼看去满地都是花岗岩。 在材料为花岗岩的石壁后面,出现地道的可能性很小! 刘十八看着通天教主,凝重答道: “没错!我肯定四周都没通道,要有的话,肯定在祭坛附近。” 通天教主听完,停下手,发呆般看了看刘十八。 “唉!老夫就是学不会风水一道,刘一是天才不假,难道你小子也是天才? 出了鬼,你小子和刘一跟本没有血脉关系啊?” 通天教主思考问题的时候,一副憋屈模样,想了一会儿似乎不通,也没说话,仅仅叹息了一声。 通天教主,从破棉袄内,抽出一把漆黑的武器,似乎也是一把短剑! 这短剑的样式,好像秦大的那一把! 通天教主,拿着短剑走到刘十八身旁,然后将祭台周围的碎石扒开。 “老夫,就不信了!” 通天教主看了刘十八一眼,狞笑一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