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920章:老夫今儿个,认你当爸…… - 最后一个摸金校尉

第0920章:老夫今儿个,认你当爸……

“从头到尾,我们一直在被人牵着鼻子走,从刘家屯到许昌,然后到中海,京都,又从京都到俄罗斯,然后又到乌克兰。 最后,我,秦大,老曹,路小林,刘芊芊在八龙抬棺风水局的古墓中碰到变异人茅十三。 当时所有人伤亡殆尽,唯留下我临死之前一次反击,竟然诡异的送我穿过那条篆刻死人经的时光隧道。 我又回到三天以前,并且再次碰见秦大,曹雄,路小林,刘芊芊……” 说到这,刘十八淡淡抬头看了轮回一眼,再次叮嘱道: “不管谁死都可以,你不能死!你要切记,尽快破解九鼎的秘密,这对我至关重要。 鸿钧和通天,千方百计要我心甘情愿挤出精血,而上杉玉漱为什么偏偏要这九个小鼎呢?其中定有不可告人的秘密。” 轮回轻轻点头道: “我知道了!” 刘十八点头,往前走两步,扭头问道: “我身边,除了你和秦大,还有谁值得相信?” 听到这话,轮回无奈摇头道: “说实话我不知道!不过能确定一件事儿,三号那个铁皮婆娘,绝对跟他们不是一伙的。” 听到这,刘十八紧锁的眉头轻轻舒展开来,唇角微微上翘,狞笑道: “没错!三号是一个强大到爆表的女人,她不属于鸿钧,通天,或者上杉玉漱任何一方势力,她仅仅属于后世的苏兰联盟……” 霎那间,刘十八的心神,再次返回到坐在地上的身体中,他浑身纹丝不动,脑中却紧张思索着:怎么办? 这些猜测,仅仅是自己胡思乱想,又不能挑明跟通天道人解释,无从说起! 看来,需要继续旁敲侧击,看看这件事,到底和爷爷刘一,有没有关系? 假如,这事儿和爷爷有关系,那就太令人震惊和恐惧了。 为了,得到自己心甘情愿奉献出来的精血,一个人竟能够忍到如此地步? 先将自己含辛茹苦养大,并传授给自己一身本事,而最后的本意,仅仅是要自己心甘情愿? 万一! 万一自个着了道,帮助鸿钧也好,爷爷也罢,激活了某一条巨大的时空通道,连通了另一个时空的世界。 按照通天的说法,鸿钧是吃人肉的,他所谓的粮食,就是人类! 人类,就是不知道多少年后,末曰世界中存活下来的那些失去本性强者的标配粮食…… 想到这一切,刘十八就不寒而栗! 想到自己最亲密的人,最终对自己另有所图.刘十八,不禁心神巨震,有些恍恍惚惚。 好在!一切仅仅是猜测…… 那个在刘家屯,追着翠花婶子两半白腚一缕黑毛双眸放光,到处撒野的风趣老头,怎么会是鸿钧呢? ……………… 而此时,刘十八身边,守护的秦大和通天道长仍旧对峙着。 秦大,明白自己的实力,肯定赶不上通天这老妖物。 但,他就没后退一步。 这一步退下去,很可能就是永恒。 这个时候,刘十八眼皮儿动了一下,轻轻睁开了眼睛,抬起头看着秦大。 秦大黝黑的面庞上,浮起一丝笑容! 看着秦大欣慰的表情,刘十八不禁自嘲道: 难道自己才是最后知道的?其他人很可能早就看出来,这次的刘家屯之行,有问题。 目地,就是让刘十八主动奉献出精血, 每一步紧逼,每一个步骤,就是为了将自己一行人,逼迫到这十层幽冥通天塔中来! 而始作俑者,就是眼前的这个景瑟,远古之前他叫做通天道人。 按照,这老家伙自个的说法,一切都是为了爱情?为了自己的母?玉漱,他仅仅为了报仇? 怎么听着就这么牵强? 你要报仇,直接去找那四个围殴你,大破诛仙剑阵的四个人好了,在这和我墨迹啥? 难道,你返回到了大破诛仙剑阵的那一天之前,你就又是一个天,能逆天不成? 你通天,还不是遗失了诛仙剑阵中,最重要那把诛仙剑的失败者? 你四把剑全乎,都被人围殴成狗,假如得到自己的精血,回到远古,诛仙剑阵残缺着,难道就能翻了天? 或者诛仙剑阵还有隐藏的属性?四把剑的威力,还不如三把剑? 不对头!很不对头! 通天教主这老小子,还有隐秘没说清楚…… 冲冠一怒为红颜,这话刘十八信! 但,那是一时之勇,年轻人谁没有一点火气? 通天假如,看见自己心爱的女人,被四个道貌岸然的变异人围着撸,是个男人就忍不住,肯定气血上涌,操刀子和你们拼命。 你们有四个人,那好,劳资拿四把家伙事和你们搏命----这都说得过去! 但,气血上涌有时限的! 一般人火头过去了,就会迅速冷静下来思考,为啥太上老君,接引,准提那四个家伙,唯独同时看上了上杉玉漱这个娘们? 除非,这上杉玉漱,是个沉鱼落雁,倾国倾城的绝色女人,能让人神魂颠倒! 最重要的是,她还要同时对五个强悍的男人,同时放梅花电…… 才能,恰巧促成这一场流传后世五千年之久的四圣斗通天,大破诛仙阵的传说。 男人嘛,都好面子! 一个对一个单挑叫做勇敢,两个打一个是耻辱,三个打一个叫不要脸,四个打一个叫无耻。 能让四个男人,连无耻都不能描述他们的悲愤心态,也要把通天围殴到死的决心,来自于何处? 难道,玉漱有那么大的魅力? 很明显,上杉玉漱表皮上大部分基因,来自于自己的母亲怒歌,但和沉鱼落雁什么的,相差甚远! 所以说,母亲怒歌,顶多就是一个英气逼人,姿色中上之姿的女人。 就算怒歌基因优化,很强大,那也不够四个男人围殴通天的理由。 ……………… 暗暗思量,默默分析的刘十八自言自语的点点头,又扭头看了直直瞪着自己的通天一眼。 “刘十八!我们说好了,你给我精血,我放你们离开这里。” 通天教主,面色阴沉,终于憋出一句! 看来,他憋了很久有些焦急,脖子都有点泛紫。 “嗯!先不急,通天前辈我问你三件事儿,你告诉我,你被囚禁的神秘地方,在哪里? 你口中的鸿钧老头,他到底长什么样子?你能不能给仔细说一下,我对这个非常好奇! 最后一个问题,我不相信你会为了我娘怒歌,和四人爆发大战。 就算你是锅炉工,也不会莽撞的站在锅炉边,亲手把锅炉敲开一个洞自杀,这本身就不合理,对吗?” 刘十八饶有兴致,左右看了看,小心翼翼的问出这三个很关键的问题。 通天黑着脸,双手背在身后颤抖,嘴上道: “老夫在苏兰烧了十几年锅炉,除非老夫烧锅炉,烧坏了脑子! 原子能锅炉的炉壁,你要是能敲一个洞,老夫今儿个,就认你当爸爸……” …………………… 白天,继续更新吧!早上7点之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