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2章 :拿赝品来蒙老子 - 最后一个摸金校尉

第92章 :拿赝品来蒙老子

“妹夫……那小子不是已经在五年前英雄了?” “这是怎么回事,臭小子你给老子说清楚,你妹妹现在可是寡妇? 你别败坏她的名声,给老子说,是哪个混蛋做的好事?” 宁卫国恍惚几秒,瞬间清醒过来,直接问到最关键的问题上。 一家老小睁大眼睛瞪着宁海东,尤其这对兄妹的老娘李美佳绝对双眼放光。 她都为宁敏儿的事担忧了好几年,你说年纪轻轻成了寡妇,可怎么办哦? 现在好了,看样子又有女婿了,这是好事啊? 于是,李美佳忍不住白丈夫宁卫国一眼,详怒道: “你给老娘闭嘴行不行?听儿子说。” 一家人难得听见贤惠的司令夫人爆粗口,不由大笑,连哭哭啼啼的宁敏儿都忍不住微微展颜…… 宁海东郁闷的看看脸红得像个柿子的妹妹,估摸着还是得自己说。 于是,便就将自己知道的一些,原原本本说了一遍…… 刚说完,宁卫国便勃然大怒,跳起来骂道: “绝对不行,越搞越回去了,以前那个好歹还是个军人,等我们后悔也晚了,那小子已经逝去。 那都是我不对,我认错,但是这次竟然是个山里娃子,我绝对不答应。” 说罢,宁卫国还特意看看自己的老子,苦着脸又补充一句: “就算打断了我的腿也不答应,堂堂军区司令员的姑娘去找一个山里人,你不要脸,你爹我还要脸呢!” 宁卫国这一席话,让一家人都沉默下来! 是啊,这话说得没错,宁家不是普通家庭,一言一行都会受到很多人关注。 要是真那样,可就真没法活了,风言风语都能把人折腾到死…… 白发苍苍的宁海帆,将手在沙发上狠狠拍了几下,大眼一瞪,烦躁道: “咋了?别这么快下结论,听听乖孙女怎么解释。” 宁敏儿红着脸,心一横,干脆站起来说道: “没什么好说的,反正我就跟定他了,我感觉得到他是个好人,他也喜欢我,今后会对我好。 最主要的,我有一种感觉,跟着他,今后的人生会很精彩。 爷爷你不要忘记,我跟着师傅学艺,我可是三品的命师,我对命数的感应很强的。” 所有人闻言目瞪口呆,这太直接了。 那小子给她灌了什么药? 所有中,却只有一个人最紧张,宁敏儿的娘李美佳,喜滋滋的开口问道: “小伙子长得帅不帅?今年多大了是哪人……” 家中所有人瞪着李美佳她也恍然不觉,只用热切的目光看着,等待女儿回答。 宁卫国忍不住翻个白眼,心道: 真是丈母娘疼女婿,这话说得真好,一点都没错…… “哦!不算帅吧,身高大概一米七五左右,恩!今年二十五岁……” “二十五岁?臭丫头你气死我了,你这是在养小白脸吗?小你将近五岁,你说得出口啊你?” 宁敏儿话没说完,就被愤怒的宁卫国给打断。 “都别说了,今天先到这里吧,我看孙女也累了一天,今儿个先吃饭休息,有事明天再说。” 宁海帆皱皱花白的眉毛,忍不住怒道,脸色铁青,想来老家伙也被宁敏儿的解释给气到。 从古到今,女人大男人五六岁都没啥好结果,这一点宁海帆和儿子宁卫国的想法都一样。 “不行,我今晚就得说清楚,这次回来我没打算在家常住,我连夜或者明天就得回许昌。他还在等我……” 宁敏儿有些伤心,她回来的时候,就已经做好了被群殴的打算,既然都k了,那么就一定要拿到属于自己的那一份家产,那小冤家还等着用钱呢! “什么?你还要回去,那你回来做什么?” 宁卫国这下真的怒了,恨不得抬手一巴掌挥到女儿脸上。 “没什么,我回来看看爷爷和妈,然后回来拿钱。” 宁敏儿毫无惧色道。 “钱?什么钱,你还真包了小白脸?你看看八字还没一撇,就要上钱了? 我告诉你,要钱一分没有,嗯!你说说要多少” 宁卫国脸上怒气越来越重,怒极反笑道。 宁敏儿忌惮的看看父亲,本来她想说五千万,但胆气却一壮,气势汹汹吐出三个字: “一个亿!” “什么?” 这下,不光宁卫国,除了坐在沙发角落大快朵熙吃点心的宁海东之外,一个个满脸呆痴。 他们怀疑宁敏儿是不是被人洗脑了? 竟然狮子大开口,开口就是一个亿? “放心,我不会要家里的钱,我就要属于我的家族股份,将它转让给家中的叔叔伯伯套现就行,不会影响家族利益。” 宁敏儿眼圈发红,泪水止不住的往下流! 她现在真豁出去了,就为了那个臭小子,赌上一切。 这一切仿佛在做梦,没名没份的,宁敏儿也不知为什么,就是一种说不明道不清的感觉。 也许这就是命数? 但是这番话出口,宁敏儿也知道自己没了退路。宁家很可能再也容不下她。 为了一个他们眼中的小白脸,拿家族的荣誉和财富当儿戏,那是不可原谅的过错。 至少在宁家现在的地位和权势来说,是不可饶恕的。 说完之后,宁敏儿便知道没戏了! 她带着一丝不舍,默默看看家中所有人,爷爷,爸爸,妈妈,还有大哥,毅然转身朝门口走去,边走边哭道: “我会连夜联系大伯和叔叔他们,将股份转让出去,天亮之前拿到钱我就走。 从此以后我就不回来了,爹妈,爷爷,大哥,你们多保重……” 一家人闻言,瞠目结舌,宁敏儿的母亲则神思恍惚…… 脚步蹒跚走到门口,宁敏儿不经意看到门边靠着的那把用衣服包着,准备送给老爹的青铜短刀。 宁敏儿顺手拿在手中准备开门,心想送给老爹也是白送,说不定更来气。 “给老子站住,臭丫头,你翻了天了?你要去养小白脸你就去,拿了你的股份去好了。 但是,只要你出了这门,就不要再说是我宁家的姑娘,今后不要再回来。 对了,你手上拿的什么?给我放下……” 宁卫国明显有些气糊涂,连宁敏儿自己拿进来的东西也选择性的忘记。 独自窝在沙发边胡吃海喝的宁海东闻言,好像想起什么,连忙站起来鼓着腮帮子解释道: “爹,那是妹夫送给你的礼物,还说不管您借不借钱,这个礼物你都要收下!” “妹夫,你妈个大头鬼啊妹夫?你小子叫的顺溜……” 宁卫国怒不可遏的拍了儿子的脑袋一下。 已经走到门口的宁敏儿不由气急,随手将衣服包着的青铜短刀随手朝父亲扔了过去。 扔的过程中衣服散开,到宁卫国手中正好就是一把连鞘的青铜短刀。 宁卫国看着手中这把仿古青铜短刀,不由冷笑道: “小白脸,还拿一把仿真古玩来蒙老子?” 说完,宁卫国冷笑一声,将青铜短刀仍在地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