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918章:身在迷局、害你的人在身边 - 最后一个摸金校尉

第0918章:身在迷局、害你的人在身边

“这是一个局?” “怎么会是一个局,难道就为了检验我刘家人的精血,有没有打开时空通道的能力?” 刘十八嘴巴皮子自顾自念叨,就地盘腿一坐,仰头看着同样愣在当场的秦大,眸中射出一道极为严肃的光芒,厉声道: “秦大,帮我护着周围,不要让任何人打搅我,容我好好想想。” 盘起双腿坐在地上,刘十八感觉自己脑袋里面活生生的有一团浆糊…… 他完全迷糊了,一切的一切,难道真的如通天所说,是一个局? 这个局,布置得太大了,令刘十八抓不到头绪,内心却不寒而栗…… “啪嗒!” 刘十八掏出为数不多的大喇叭,用打火机点燃了一根。 黑暗中,刹那之间闪过的火光,映射出两张人脸,一张是秦大,一张是通天教主。 秦大的脸,充满担忧…… 通天教主脸上,却泛着一丝莫名的激动…… 秦大听了刘十八的吩咐,漆黑的脸上划过一丝凝重,冷冷点头之后右手虚扶腰间剑柄,横跨一步,便拦在通天教主和刘十八的中间。 通天教主见状,咬咬下唇,眼中闪过一丝羡慕的光芒,大度的挥挥手道: “你无须防备我,相反的我还要帮你们防备一二,如今你们也走到了通天塔的第十层,这里就是老夫的地盘,暂时护你们周全应该没问题。” “哼!我护着他就行了,若你的周全那么保险,咱们一路上那些人,岂不是都白死在你这个周全手里?” 秦大冷哼一声,拒绝了通天教主的好意。 通天教主一愣,面上泛起一丝冷笑,默然不语…… 而这会,端坐在地上愁眉不语,翻出一根大喇叭猛抽的刘十八,听见通天教主刚才那一番对秦大的说辞,却仿佛猢狲灌顶一般心头一震…… p>原本,茫然不知从何开始理清的头绪,此时突然有了一个雏形…… 从哪里开始,自己陷入了这个局呢? 难道,一切的局,都围绕着刘家人的精血进行着不可告人的谋划? 这其中,有多少人参与到了其中? 外界,此时率领军队猛攻秦岭古墓的宁海东和宁敏儿,也身在局中? 又或者,他们本身就是布局之人? 难道,仅仅的为了试验自个的精血,能不能打开时空通道? 可是,为什么偏偏就自己的精血可以呢? 难道父亲的精血不可以?又或者爷爷的精血不可以? 端坐在地面的刘十八,双眼不自觉的颤动了一下,他想到了一个几乎从来不会想到的关键…… 跟本,不是刘家人的精血----而是自己的! 也可以说,最关键的精血来源于自己的母亲,怒歌…… 只有自己的母亲怒歌的精血,才能打开爷爷刘一布置的时空之门。 刘十八的眉头渐渐紧锁,他心中暗暗的琢磨:为什么不直接找母亲怒歌? 紧接着,刘十八心头剧烈的震动了几下,面上却仍旧毫无表情…… 母亲怒歌----失踪了! 最先怀疑,她失忆之后,被美利坚的强者斯特拉掳去不知所踪…… 这个时空通道的形成和开启,有非常严格的要求,刘十八默默回忆着忽必烈古墓中的八龙抬棺局…… 几乎和茅十三同归于尽的时候,奋力挤出自己凝聚的精血,爆射在那个时空之门上,才勉强成功运转了时空之门上篆刻的死人经! 那一次的经历离奇而侥幸,逃过死亡的除了自己还有秦大,曹雄,路小林! 唯独刘谦失踪,跳上了灵魂列车,渺无踪迹…… 一切的一切,如今静下心来回忆,当真觉得不可思议,仿佛自己一行人,是沿着事先安排好的路线在行进。 前往俄罗斯,是被华夏的高层指派,在苏富比,是被人带着离开那条围剿的街道。 那条街道,没有留下活路,唯一留给自己的就是充当翻译的魔术师刘谦---- 失踪的刘谦,用看似不经意的说辞,潜移默化的将自己一行人,引到乌克兰的地狱之门。 再然后,发现八龙抬棺,发现灵魂列车,发现忽必烈古墓,一切都顺理成章,能说通了…… 不过,想归想,刘十八的思绪却怎么也理不通,好像差了点什么,就是这小小的偏差,一切都不可理喻…… 十几分钟过去,刘十八的脑海中,仍旧一片浆糊! “明明就差一点,为什么总感觉哪里说不通呢?” 刘十八狠狠摆动了几下脑袋。 “主人,不是说不通,而是你不敢去想罢了……” 很突然,刘十八的耳边响起一个雏气未脱的声音。 “轮回?” 静静盘坐地面,恍若入定老僧的刘十八,面容古井不波,而他的心神,却唰一下潜进了那枚摸金令的次元空间中。 这个世界上,轮回夫妇和他们的几个孩子,都寄居在次元空间,心神和摸金令的主人刘十八完全绑定。 只要刘十八下功夫,懂得方法,就能轻而易举的消灭摸金令中的所有生物。 所以,轮回是这个世界上,为数不多刘十八能绝对信任的人之一! “轮回!” 刘十八的身躯,仿佛幽灵般,漂浮在次元空间的虚空中,静静看着轮回。 “主人,很久之前我就想提醒你,可惜一直没有机会,因为那个景瑟,或者说通天太强大了,还有那个烈火老头,也深不可测!” 轮回,依旧身着他那套显得短了一大截的黑色袍子。 说道这,轮回面色古怪的看着刘十八,毫不留情的补充道: “刚才通天的话,我也听见了!主人你现在就在回忆,到底哪些人是局中人,是吧?” “额!是的,我一直在考虑,假如真是一个局,到底是为什么要布置得这么让人无法琢磨? 弄得不知道,除了你和秦大,我还能相信谁?” 刘十八支支吾吾的应了一句,摆了摆脑袋。 “主人,你感觉身边的人,很可能也有问题?可是,你是否遗漏了几个人?或者说,你不敢去想……” 轮回眯着眼,突然大声问道。 “什么?你说什么呢轮回,不要乱说,谁是谁非难道我分不清楚,要你来提醒?” 刘十八不满的哼了一声,瞪了轮回一眼。 “你自个说的,有几个关键想不明白……其实不是不明白,而是你不愿去想。” 轮回毫不妥协,冷冷的补充道。 “你说,我还有什么不敢想的?” 刘十八面色一变,扭头瞪着轮回怒道。 “比如……你身边最亲近的一些人!你平时老是教导我,害你的人,就在你身边……” 轮回眯着眼,试探着轻声提示道。 刘十八面色僵直,呼吸渐渐加重,眸中泛起骇人的寒光…… …………………………………………………… 高~潮,要来了!为了写接下来的精彩,刘十八熬破了脑袋!今晚更新继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