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915章: 称号慈航、名为怒歌 - 最后一个摸金校尉

第0915章: 称号慈航、名为怒歌

秦大扯扯刘十八的袖子,低声道: “俺观察过了,这老家伙肯定是内心魔障过了头,按照那谁的说法,魂游天外天去了……” 刘十八张大嘴看着秦大,拍了拍他的肩膀,哭笑不得咬牙切齿补充道: “简单点解释吧,一纸神经病诊断书,另外加捆绑十圈的神经病服,对这家伙来说都是轻的……” 通天教主口沫横飞,眼角渗泪,义愤填膺,仿佛没有听见刘十八和秦大窃窃私语,仍旧在厉声控诉着他人的罪行: “自称元始天尊、太上老君、准提菩萨,接引使者的这四个孙子,就是下三滥的破玩意。 臭小子,我也不怕告诉你实话,他们四个家伙在苏兰联盟之内,是另外四个班次的锅炉工,我们五个人轮流换班。” 刘十八浑身情不自禁的颤抖,嘴角抽搐,他怀疑自己是不是在做梦,听到一个离奇到爆表的故事! 若不是自己亲身经历了禅石之海的那番苦战,他怎么敢信通天教主的扯淡说法? 在内心深处,刘十八其实已经有了七八分相信! 但,还是有一句话令刘十八咬牙切齿,外带头晕目眩,通天教主刚才那句: “要不是为了爱情,劳资才不受这个罪……” 刘十八细细回忆着当初的秦岭,上杉玉漱所说,他们一行人乘坐星空战舰,跨越时空来到了数亿年前的地球…… 当时战舰上,有几个女人?好像没几个吧,那么这通天教主,迷恋的是哪位佳丽红颜呢? 答案呼之欲出…… 通天教主却自顾自的继续摇头摆尾,仿佛没看见刘十八的苦逼模样,还在诉说自个不为人知,神奇到爆表的被人坑的经历: “他们怂恿愚昧原始古人,把老夫贬得一文不值,额造你妹!至于么…… 自称元始天尊、太上老君、准提菩萨?接引使者这四个下三滥的玩意。 其实,他们四个是我一个班的,是另外四个轮班的锅炉工,不就是一个女人,至于么? 坑我那么久,羞于见人……” 刘十八浑身颤抖,嘴角抽搐,他甚至怀疑自己是不是在做梦,听到了一个离奇的故事! 特别令刘十八咬牙切齿头晕目眩的,是通天教主刚才那句: “要不是为了爱情,劳资才不受这个罪……” “唉!” 刘十八自嘲的看看秦大,叹气道: “秦大,收了力气,咱们松口气,和这老东西,俺们不是一个重量级的对手。 他随手都能轻易捏死咱们,就算现在脑子短路了,也不是我们能对付的存在!” 说道这刘十八诡异抬头,眼珠子滴溜溜乱转,狡猾的瞪着仙风道骨一般做派的通天教主,咧嘴笑道: “我能拿捏的,就是自愿挤出精血,我要是不愿意,就算杀了我,你也休想得到一滴,没错吧?” 通天闻言,腮帮子咬牙切齿的蠕动几下,面皮抽搐,最终却叹道: “龙日蛇、凤日鸡,说得果然有理!刘一的种,就没一个好东西。” 刘十八思绪有些混乱,这通天老头正邪不分,好坏难辨,他到底想干啥? 通天好似明白刘十八的迷惑,沉思良久,才看了一眼秦大,然后抬手指着刘十八手中的金属棍,诡异笑道: “其实,你手里这个液态合金棒子,是我当年在苏兰联盟当锅炉工的时候,用来捅锅炉的叉棍! 那原子能锅炉太大,有时候堵了聚变通道口,但是温度太高,人进不去内里清理,所以我托人设计一根能长能短能伸缩的锅炉掏子…… 后来,第一批星空探险者返回地球的时候,那孙铁树没有防身武器,于是路过我那,就顺手顺走了这根……锅炉掏子!” “哐啷……” “梆梆……梆梆……” “掏锅炉的,锅炉叉子?” 刘十八握紧金属棍的双手,不知道啥时候失去了力气,任由金属棍----落在地上,发书梆梆的巨响! 不!那不是金属捞子,那是刘十八心中永远的神话,齐天大圣的金箍棒…… “你……景瑟!不,通天……” 刘十八心绪不宁,有些神不守舍,语无伦次。 “主人!” 秦大扭头看着刘十八轻声呼唤一声,眼中露出一丝惊奇,特极少看见刘十八露出这样惊慌的神情。 “呼!” 刘十八被秦大的一声呼唤叫醒,深深吐了一口气,抬头看着两米外,面露诡异微笑的通天,沉默不语…… “你想问什么,就问!老夫知无不言。” 通天抬起手,优雅的拢了拢身上的破棉袄。 刘十八眼神闪烁,眉头皱了一下,最后还是忍不住试探道: “我有很多问题,你都能一一解答?” “没错!” 通天教主极为自信的点点头,然后突然扭头在祭台左右看了看,冷哼一声…… 刘十八顺着通天的目光,也左右扫视了一遍,却没有看见一根毛,黑漆漆啥也看不见! 刘十八定了定神,吐气扬声问道: “你因为看上一个女人,于是参加第二批探险者,来到远古地球,和第一批相差了多久时间?那个女人是谁?” 通天轻吐唇齿,寒声道: “第二批来到地球的人,都是被苏兰流放的犯人,除了几个押送的人之外。 这几个押送的,就是我和那四个无耻混蛋,那一批来到地球的人和第一批整整间隔了五千万年。” 说道这,通天顿了一下,皱眉道: “我喜欢的那个人就是玉漱,我知道她第一批返回地球,于是第二批自告奋榚追到了这里。 但我们降落之后,却发现眼前的一切和预定有了很大的偏差…… 第一批的探险者时间设定错误,跟本不在地球,他们去了一亿年前。” 刘十八张大嘴巴,讶然道: “额造!一亿年前……” 通天眯着眼看了刘十八一眼,接着道: “同时,我还发现了一个更要命的问题,我喜欢的那个女人,跟本不是玉漱。 她,就混在第二批囚犯里面,和玉漱那个贱人长得一模一样,她是个克隆人,并且有些神智不清。 降落到地面之后,我又发现,原来正真的克隆人不是她,而是玉漱。 她的实力来自于感染,一种逆天病毒基因,强悍得令人恐惧,智商却有点捉急……” 刘十八紧张的面容渐渐舒缓下来,暗道: “只要不是上杉玉漱,就行!” 通天眼眸眨了一下,斜着眼看着刘十八,略有深意的轻笑道: “这个女人神智的确不清,但是一路上有个老囚犯却一直将她当女儿般照顾,于是她便认了这个老头为父亲……” 刘十八心里一颤,嘴角颤抖道: “你痛快点……都说出来!我有一个很不好的预感! 她是我真正的亲娘,怒歌……” …………………… 抱歉,昨个生日,陪家人晚了点没来得及更新!今天晚一点还有更新,我现在出门去省作协办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