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914章:为了爱情、俺才受这个罪 - 最后一个摸金校尉

第0914章:为了爱情、俺才受这个罪

“你?----是普通人……连你通天教主都是普通人,那我算什么? 造你妈的?还是锅炉工,这么有技术含量的黑人……额造你娘哦?你耍我?” 刘十八瞠目结舌,不自禁抬手捏着自个下巴上那一坨小肥肉,扭来扭去却不知道痛。 “有诈?想迷惑我,争取时间突破我的旗门阵?” 瞪着旗阵中那个傲然站立却显得落寞的身影,刘十八呐呐咕哝一句,接着声调拔高怒哼了一声。 “呼!” “你太高看自己了,哼!” 通天不屑的怒哼一声,接着又摇摇头叹口气,苦笑道: “我普通的程度,你不敢想象!苏兰联盟的原子能基地,就是一个大锅炉,而我通天教主景瑟,就是烧那个原子能锅炉的锅炉工……” 顿了几秒,通天教主苦笑补充道: “至于你这个旗门大阵……嗯!有十六杆棋眼,还有一个阵眼,做了小小改动,不错不错! 但!我还是要告诉你,这个旗阵,其实是我的……” 刘十八站在原地身形僵直,艰难吞了一口唾沫…… 秦大则有些迷糊,侧头问道: “从那个坟墓睁开眼,我也喘气这么久,还真不知道,锅炉工是个什么东西?” 刘十八咧咧嘴,他实在不知道怎么和秦大解释,他确实不知道什么是锅炉…… 但,刘十八最要紧的不是这个,而是旗门大阵,这十七面旗阵,不是孙猴子传给爷爷的么?怎么成了通天的? “通天,别看你名头吓人,可我也不是吓大的,从小到大我也经历过不少事了。你说别的我都能听,但是你编排我爷爷的东西是你的?” 刘十八扭过头,瞪着血红的眸子怒道。 通天的身形闻言一颤脚步竟难得的虚浮了几下,仿佛很激动,仿佛很生气?/p> “孽障!你爷爷没有告诉你,这十六杆旗是孙铁树那个脾气硬得像****的家伙传给你爷爷的?” “我当然知道,是孙大圣的东西,但是我爷爷后来增加了阵眼,最后才成为威力强大的风水大阵……” 刘十八听了通天解释,虽然也有点点迷惑,但嘴上仍旧硬着。 “那么,孙猴子那个只知道使用蛮力砸人的家伙,又哪里来的旗阵呢?” 通天不等刘十八说完,怒级发声打断了刘十八,强插进来补充道。 “呵呵!” 还不算完,通天又冷笑两声,再次石破天惊道: “一个简单的逆向推理,既然那猴子能传授你爷爷高深至极的风水寻龙道,那么为什么孙铁树自个却不会呢? 一直到他死战不退,陨落在禅石之海,你都没见着他,用出一招风水一门中任何手法吧?” 刘十八闻言张大嘴呆住! 没错!爷爷天纵奇才,自创摸金六盗一门,跻身天下十修之首,并且最后还将旗子增加了一面,多了阵眼,威力更强! 但是由始至终,孙铁树一直都在用自个手上的金箍棒……死砸来着! “你……那你说!咋回事?” 刘十八唇角哆嗦,呐呐问道! 真的!刘十八现在,有些头疼了,迷茫了! “那个坑你们五千年的神话传说,你应该不陌生吧? 传说,我通天教主傲气冲天,只因为掌控了截教三大镇教之宝,分别为:诛仙剑阵、六魂幡、青萍剑。 这点没错吧?可是,你们有谁见过这六魂幡是什么样子?全力施展有多大的威力?” 通天话语中,透出隐秘指示的六魂幡信息,让刘十八额头一热,紧接着渗出了一层疑似汗珠的油花…… “你……不,这是孙大圣的东西!你不要蛊惑我,我警告你,我不是……” <>刘十八擦了一把额上冷汗,完全失去一个强者应有的冷静,说话也谨慎起来。 “我知道你不是吓大的!” 通天的笑声中,充满了调侃。 “那么咱们试试,这个六魂幡到底听你的,还是听我的?” 通天轻笑一声,接着黑暗中一股狂暴的气流响起! 通天,正在吸气入腹…… “收!” 刘十八眸中露出一丝果决,厉声发出一道声波,朝旗阵吼叫。 “唰!” 围困通天的十六杆大旗,旗面的锦绣,齐刷刷往虚空一竖,作势就要离开地面,回到刘十八的手中,然后扔进次元空间! 就在此时,对那些大旗,刘十八失去一切对其的掌控,忍不住大惊失色! 通天双眸,在黑暗中看起来闪烁着金光,却仅仅说了一个字: “镇!” 随着通天唇齿间吐出一个字,十六杆大旗瞬间委顿下来,失去光泽洒落一地。 “起!” 通天眸中含着稍许笑意,严肃道: “收……” “轰!” 连续撞击地面的闷响传来,刘十八爷爷刘一,曾经引以为傲的十六杆旗门大阵,无一例外的落在通天背后,整齐的排列成一个四乘四的小方阵…… “这是?” 刘十八瞠目结舌,不知道说什么,自己用精血点精的旗阵,竟然不听自己的? “这十六面大旗,其实就是产说中老夫的成名法宝,六魂幡! 我嫌弃前面十不好听,所以斩去十,改成六,多顺口啊!你听听,六魂幡……” 通天教主的声音,透着一丝得意洋洋。 但是落在刘十八耳内,觉得天旋地转! 对于孙大圣孙铁树,敢于和那伙邪门,自称漫天神佛的家伙死磕到底的硬气,他打心眼里佩服! ?但,孙铁树和通天教主,怎么扯上关系? “呵呵!很稀奇是吗?很不可思议是吧?我告诉你,孙铁树其实和我是至交好友。我的锅炉房就在他的生物实验室隔壁。 所以我也有幸成为最早变异的基因变异强者,只不过隐蔽一些罢了!” 通天教主的声音突然拔高,遥遥瞪着刘十八,咬牙切齿的不知道自个咕哝了几句什么。 “呼!” 紧接着,刘十八面前,闪过一道风! 这风来得诡异,刮得脸疼,令人汗毛炸得竖起不解释…… 刘十八眼睛被风激出泪花,再睁眼就看见通天老头站到了自个和秦大两米距离之内! 通天还是景瑟的老样子,身穿破棉袄,破棉裤,裆部还吊着一个鼓鼓囊囊的半拉短裤,侧边还顽强钻出几根黑毛…… 那模样惨不忍睹,却气势不凡…… 通天鼓着眼珠,厉声道: “要不是为了爱情,劳资才不受这个罪,你小子可知缘由? 老夫当年,爱上了一个不该爱的人,最后竟然追到了远古地球。 后来,老夫脑子短路,跑去争风吃醋,和那几个拉帮结派的家伙大打出手。 没想到,反而被人算计,成就一段四大圣人攻破诛仙阵的坑爹传说。 他们怂恿愚昧原始古人,把老夫贬得一文不值,额造你妹,劳资不就是看上了一个妞么,至于么……” ………………………… 过了明天,就会完全恢复更新,所有的琐事、伤势、家事,工事,基本完结! 明天,是我的生日,希望能和妻儿过得有意义! 今明几天,我尽量多更新,欠下的东西,总归要还的…… 望大家一如既往的支持刘十八,傲娇什么的,和我这个普通大叔,始终无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