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912章:身陷绝境、逆行突破 - 最后一个摸金校尉

第0912章:身陷绝境、逆行突破

秦大和刘十八的暗讽,通天教主,也就是景瑟,怎么可能听不出来? 果然,通天的面上,瞬间变了颜色,怒哼道: “好大的胆子?哼!老夫看你们是晚辈,特别是刘十八,是刘一那鬼才的后代,本想说服你们自愿献出精血就罢了……” 刘十八和秦大对视一眼,同时往前踏出一步…… 两人没有说话,眼神中却浮现着一丝灵犀和笑意,静静的对视了几秒…… 刘十八,最后回过头,看着怒气冲天的通天教主,慎重道: “我和爷爷一样,吃软不吃硬,你若一开始好言相劝如实道出缘由,说不定我直接挤一滴精血给你了! 但你口口声声,不但以长辈自居,还句句话都带着胁迫轻视我两人的意思。 别忘记了,就算地球上的人都是蝼蚁,我两人也是带种的那几只蝼蚁,哪里会给人白白伤害自尊? 你既然那么高大上,我和秦大肯定要迁就您老强硬到死,是不是? 我肯定让你一直傲到底,不会泼了你的面子,所以那精血肯定死也不给,你硬来,只能在尸体上自取了……” 说完这句话,刘十八便握紧金属棍,随时准备和通天拼死一搏。 第十层幽冥通天塔,除了祭台上诡异的时空通道在缓缓旋转,泛出淡淡紫色光幕外,再也没有多余的光源,所以这里尤其显得寂静而黑暗。 听了刘十八的一席话,本该愤怒的通天,却诡异的没有暴跳如雷,反而沉默下来久久没有吱声。 对峙的当场,顿时寂静起来,气氛陷入到更加紧张的氛围! 刘十八和秦大两人尤其紧张,被墓中的阴风一吹,忍不住脊背同时发凉,额上起了一层白毛汗。 通天教主,不愧是传说中的强者,虽然静立不动,恍若沉思,但是周身散出的那股强者威压和莫名气息让天下十修中,摸金一道达到六品的刘十八,忍不住心惊胆战。 刘十八低头看了看双手,见握住金属棍的双手,因为紧张和用力,隐隐有些泛白…… 秦大,则和刘十八一样,右手紧张的反手握着左腰的剑柄,双眸死死盯着黑暗中的通天,浑身弥漫着一股惨烈的野兽气息…… 这股气息,太熟悉了…… 刘十八忍不住在万般紧张中,回忆起了当年在乌克兰的那个古墓。 那个忽必烈的古墓,那个惊世的八龙升九龙的诡异抬棺格局! 更重要的,刘十八回忆起那一次和秦大,曹雄,刘谦一道,四个人决死力拼,怒战茅一的那种惨烈和赴死的决然…… 而那时候的秦大,在最后关头将死亡留给自己,将多活几个呼吸的机会,留给了刘十八…… 淡淡的回忆中,刘十八的浑身独特气质,竟莫名的发生着巨大的改变! 没错,此时的刘十八,竟在通天教主的高压实力压迫下,凝固许久没有寸进的境界壁垒,开始有了丝丝的裂缝…… 刘十八的嘴角,隐隐的泛着一丝苦笑…… 而在他的本心中,却在怒骂自个: “我这是贱啊,不打不成才,为啥每次突破都在生死关头……” 紧张的站在刘十八身边的秦大,感同身受,他最先发现刘十八有所不同了,他的浑身战意在升腾,实力在莫名其妙的暴涨…… 收回瞪着刘十八的眼珠,秦大将视线回转黑暗中同样凝立,气势惊人的通天教主! “啪!” 暗暗的,秦大稍微挪动一下脚步,轻轻往前踏出大半步,恰好将静默的刘十八,悄悄护住半个身子。 刘十八久久没有提升的十修境界,分别为传承本职: 盗墓摸金术达到六品;武道也有六品,共计八百公斤巨大爆发力;功德师五品;风水六品;运师六品;命师四。 他的十修中最怪异的还要数信仰一道,其中阿修罗证道之法有六品,领悟三杀即杀天、杀地、杀众生融成阿修罗三杀证道,证的是戾道…… 算起来,刘十八所修到五品之上的十修技艺刚好有七门,而他本身的实力则只有摸金六品。 还有一门相术,曹雄临死之前将自个的罗盘和金钱卦赠给了刘十八,可惜只修到一品,等于没有! 如此一算,他这次的突破境界,也算不得高压下的坑爹,而是理顺成章的水到渠成罢了,只不过时间不对头----生死攸关之际! 突破,刘十八也并不是一身所学全面突破,而是自行领悟十修中排第十的养生武道,排第八的信仰,第二的运师,和坑爹排第七的相术。 刘十八所属的武道,阿修罗杀道,运师,三门原本六品境界,这次在默默咬牙引导下,在轮回暗中帮助下,同时突破到了七品。 可惜破七门技艺的没有七门,所以当下刘十的在摸金一道,六盗摸金的六品,仍旧原封不动! “噗嗤!” 一股紫芒在体内扭转着冲突可许久,最终无可奈何般,从刘十八头顶百会穴透体而出,发出一声清晰的破体气流声。 “呼!” 刘十八的心神和思维,自行从回忆中拉回! 闭着双眸,他的嘴角微微上翘带着一丝苦笑:就这么,突破了? 刘十八自嘲般。内心暗暗讥讽自个儿: “真是应景呐,提升的都是力量型修为,武道,三杀戾道,唯有运道勉强破七品。 不对……在面对通天教主这一类脑子好用的超级强者,运道也破七品,难道今次脱困得胜,靠--------运气?” “哗!” 刘十八紧闭许久的双眸猛睁开,仿佛黑暗中突然出现一个秃子,闪烁着灵动醒目的光彩…… “轰!” 缓缓抬起右手,将金属棍交到左手,刘十八低头细观右手,然后加速握拳微微往下一压,发出一声气流压缩之后才会发出的闷响。 感受着浑身澎湃新鲜的力量,品味着渐渐高涨的杀意和战意,刘十八唇角微动,扭头看着秦大含笑道: “我们这次又要和八龙抬棺局的最后一战那样,并肩破釜沉舟一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