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1章 :最牛的土匪家族 - 最后一个摸金校尉

第91章 :最牛的土匪家族

华夏京都,由于离北方较近,天色黑得比较早一些。 靠近市区的军区大院门口,一辆军用吉普快速通过大门,往大院深处疾驶而去。 门口岗亭的两个荷枪实弹的门卫,不由对视一眼,心中暗暗奇道: 平时给宁海东开车都是警卫员,开得四平八稳,今儿个太阳打西边出来了,竟然自己开车? 宁海东身边还坐着一位大美女,好面熟啊…… ……………… 军区大院坐落在靠近市区不远的地方,外面看起来比较肃穆,有一圈高高围墙将大院和外面隔绝开来。 但京都的老百姓都知道,这里住的都是京都军方大佬,真正的实权派。 那些老家伙们,不喜欢住繁华都市,却喜欢比较幽静的地方。 宁海东满面愁容,轻轻打开自家大门,率先走了进去…… 刚进大厅,就发现自家老爷子宁卫国,背对着自己站在大厅中间,沉默看着墙上一副裱字“富国强兵”。 听见大门响动,老爷子没转身,用低沉的声音喝道: “你还知道回来?给我说你今天做了什么好事?” 别看在军营里,宁海东威风八面,但回到家就是一只扒拔了牙的老虎。 一听见老爷子声音中的那股低沉,就知道要遭! 要没啥大事,老爷子肯定一通狂骂,不过骂完了也就完了,该干嘛干嘛,屁事没有。 但今天这话问得,暴风雨的前奏啊,老爷子声音越小,越低沉,就代表老家伙脾气越大。 “爸……” 宁海东艰难的开口道。 “滚,老子没你这么个儿子。” 宁海东刚开口,就被宁卫国一句话呛得说不出话来。 犹豫半响,宁海东畏畏缩缩再次开口道: “爸,你看谁回……” “老子叫你滚,你没听见?嗯!你做得好事,带着京都直属特战连,私自调动秃鹰直升机? 竟然还私自调用间谍卫星,你小子现在牛逼啊,啊……? 竟然还逼死了一个省督,连他儿子也没保护好?连个喘气的活口都没留一个?” 骂着骂着,老家伙猛的转过身来。 转过身来的宁卫国两鬓斑白,看起来六十左右,身上穿一套军服,双目炯炯有神,不怒自威。 怒目瞪了宁海东几秒后,宁卫国才猛的瞪大双眼,惊喜看着宁海东身后,一双老眼忍不住浮起一丝泪花。 “敏儿?” 宁卫国嘴中咕哝两字后,就再也说不出话来。 但,从他颤抖的双手,能够看出来他心中的激动和欣喜。 宁海东家,是三层楼的小别墅,听见老家伙咆哮,从二楼快步下来一个保养极好,看起来只有五十多岁的。 走到楼梯中间美妇瞬间愣住,和老家伙一样呆在那里…… “敏儿?什么时候回来的,想死妈了。” 美妇的话还没说完,从一楼后面另外一个小厅中又出来两个人。 这是一个坐轮椅的老头子,老头的头发雪白雪白,由一个保姆推着轮椅缓缓走了进来。 这个白发老头子大约有十岁,一进来就气喘吁吁,由保姆扶着往沙发上一靠,愤骂道: “你骂什么呢?你骂老子孙子,老子就骂老子的儿子,就是骂你个狗曰的。” 接着,白发老头看见了站在门口,泪流满面的宁敏儿,猛的瞪大眼睛,颤抖着道: “啊?乖孙女啥时候回来的?赶紧的过来,过来让爷爷好好看看! 这都好几年不见了,越来越漂亮了,真正是大姑娘了。” 说完,白发老头怒瞪着楞在一边的宁卫国道: “当年,要不是你赶他们小夫妻出去,至于弄到现在这样? 老子怎么生了你这么个东西?现在好了,我家敏儿竟然成了小寡妇。 其实,那孩子我很喜欢,你们怎么就不待见结果没几天就成了英雄,你个混蛋犊子。” “爷爷!” 白发老头话没说完,就被痛哭的宁敏儿给抱住! 老头颤巍巍的,用一双满是老茧的双手颤抖着轻轻拍打着宁敏儿后背,老泪横流,溺爱的安慰着。 “乖孙女,不哭!有爷爷在,回来了就好,回来了就好啊。 今后,你爸再敢欺负你,劳资打断他的狗腿。” 过了几分钟,宁敏儿又扑到楼梯上下来的美妇怀里,母女两又一阵抱头痛哭。 弄得堂堂京都军区司令员,宁卫国同志站在那满脸无可奈何,嘀笑皆非的看着这一切。 他对自己的老爹已经无语,自己都六十多岁的老头了,还被你象骂小崽子一样吆喝? 要是给外面的人听了,还不得笑掉满嘴大牙?你个老东西就不能给司令员留一些脸面? 宁卫国想着想着满脸怒气,看着一脸傻笑的宁海东厉声道: “你跟老子过来,你说你今天干嘛去了?要不是老子我还有些薄面,今儿个就得把你的团长给扒了。” 听见宁卫国的话,白发老头海帆不由鄙视道: “别拿老子孙子出气,乖孙子过来,到爷爷这里来,老子看谁敢动你? 我孙子我还不知道?一般情况下他啥时候干过违反纪律的事了? 就你这个做爹的,蠢得跟猪一样,有本事你把曰本国灭了去,别他吗在自己家耍威风穷吆喝。” 面色铁青的宁卫国这下真没辙,叹了口气随便找了个旮旯坐下,阴着脸看着老爹和自己一双儿女在那享受天伦之乐。 这叫什么事? 本来那天伦之乐该自己享受,怎么给这个老东西抢去了? 今年八十四岁的宁海帆唏嘘半天,总算将痛哭的老媳妇和小孙女哄好,抬头看了看宁海东,严肃说道: “今天高兴,乖孙女也回来了,家事说完了,现在该你小子说公事。 你给爷爷说,为什么私自带兵去搞什么演练,还动用隐藏在新闻卫星里的间谍系统? 我听说出去了一百二十人,只回来了九十,还有三十个士兵你弄哪去了?” 听见爷爷宁海帆问起正事,宁卫国忙走过来,坐在宁海帆身边,讪讪笑道: “爸……” 宁海帆撇了儿子一眼,冷哼一声,继续问道: “乖孙子继续说,到底是怎么回事?” 宁海东苦着脸,看看脸皮微微变红的宁敏儿,咧嘴一笑道: “我今儿上午接到妹妹电话,说妹夫有危险,于是我带人去帮忙。” 话一出口,满屋子人呆若木鸡,愣愣的看着忸怩不安的宁敏儿久久说不出话。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