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897:神一般的、曹阿瞒 - 最后一个摸金校尉

第0897:神一般的、曹阿瞒

刘十八板着脸,看着漆黑的影壁,听着烈火口中乱喷着,心中却隐隐有一丝明悟,猛抬头看向玉漱,口中却坚决道: “点火!” “啊?” 烈火捧着手里的紫檀木碎屑,呆痴道: “很值钱的,真烧?” “烧!就在影壁下烧,主意是你出的,你来点火。” 刘十八静静直起腰来,又扭头对黄忠和杜兰道: “老黄和杜兰,你们两个一人带五个士兵,沿着影壁两个方向,慢慢的探索过去,看看有多远。” 说完,感觉似乎还少了什么,刘十八又抬起手挥动了几下,补充道: “记住啊,只要探到边缘就行了,记住有多少步,就原路返回,千万不要绕行到石壁的后面去。” 黄忠解下腰间厚背刀,点点头随便招呼了五名士兵,向右边行去。 杜兰似懂非懂,又肯定了一遍,才严肃的带着剩下的士兵,快步向左边跑去。 “轰!” 一片红光冲天而起,爆出一阵浓浓的檀木香味,混合着木料的焦糊味。 烈火和暮色两人,将一堆紫檀木的残渣堆积到影壁之下,直接点着,火势渐猛。 因甬道无风,所以按照常理火苗不应该左右摇晃! 但当前点燃紫檀之后的火苗,却显得有些妖异,仿佛有什么气流拂过,令它左右摇摆着…… 刘十八静静的闭着眼,呼吸着难得一闻的香味,脑海中却思绪百转,他在静静的思索着自己这一生所碰见的所有坑爹事。 “影壁,有反应!” 烈火的声音,在前方响起。 “头儿!” 秦大的声音,也在身边响起,终于打断了刘十八的沉思。 老九看了看刘十八,见秦大已经叫醒刘十八,便扭头继续看向那块古怪的“壁”!</> “这块漆黑的影壁,上面的人物好像活了一样……” 暮色惊叹着,指着影壁上方的的影响叫道。 那个影象,是一个从底部开始渐渐通透的道士…… 道士的影子从盘坐,开始变成站立,还在不停的移动,一会上天入地,一会又拎着一个挂着葫芦的招魂幡游戏人间…… 正面影壁,渐渐的都仿佛活了一般,每一个雕刻的人物造型从栩栩如生,变得更加灵动起来…… 好诡异的场景! 不可否认,这一面黑色的影壁,的确巧夺天工,其中的重叠铸造雕刻法肯定是大师级的工匠才能篆刻,否则不可能有如此造诣。 就好比当今世界的纹身一样,起先仅仅是单盘针的点刺,看起来单调。 可到如今,很多纹身师傅将纹身,画技,以及电脑中的三d画面,都融合到了纹身之内,已经将纹身师的级别,强行提升到了宗师级别,令人叹为观止。 而这面影壁,经过底部加热之后,显现出的影相,何止是叹为观止? 活了,简直活了,里面的那个道士,以及周围不断显现出的场景,通过火光折射,越来越鲜活…… 那个道士的行为更加明显,仿佛在游走世间,传播什么教义,偶尔的能清晰的看见其面部表情…… 但,这一切景象,看在刘十八眼中却不一样,他的脊背在渐渐的发凉,心脏猛的抽搐…… 那个道士,赫然就是----景瑟的模样! 这面影壁的历史,怕最少也有----千年? 刘十八的表情,渐渐凝固起来,周身汗毛倒竖…… 唐朝玄奘时期,距今有1380多年…… 景瑟,到底是什么人? 为什么那个时候,他就存在? 并且,还深深的隐藏在一个乡村守墓人家族之内,成了那个家族的宗老? 假如一切都是的,那么结果很可能令人不可思议,令人恐惧…… “咕咚!” 刘十八艰难的吞了一口唾沫,咧嘴骂了一句: “额造你妈的比,这么精明都被你耍了……” 秦大和老九闻言,无奈对视一眼,然后同时向刘十八看来…… “哼!” 刘十八翻翻白眼,闷哼一声,摇摇头! 他担心自己是不是心理有阴影导致眼花,,于是抬起手揉揉眼皮,直到泪花子都被撸了出来才罢手,接着睁开眼,抬头再次看去。 唯有一点不同,刘十八这一次的目光,却没有看向被烧得通透发热的黑色影壁,而是看向了静静躲在角落,同样凝视着石壁的上杉玉漱…… 上杉玉漱此时的表情,同样很夸张,嘴巴大大的长着,眼珠子瞪得溜溜圆,眸中满是不可思议…… 上杉玉漱,认识景瑟这家伙? 或者说,上杉玉漱认识一千多年之前的景瑟? 刘十八心中仿佛明悟更加深刻,缓缓将目光越过上杉玉漱的头顶,看了一眼影壁上的那位看起来游戏红尘,满脸慈眉善目的道士。 “啊……” 这一眼看起,紧接着刘十八都忍不住惊叫了一声。 他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那个影壁上的道士,也就是景瑟,就这么一会时间消失了? 而在老道士消失的那个地点,却诡异的出现了一个年轻且英俊的和尚! 接着影壁开始逐渐变化,这个年轻和尚一生的轨迹,渐渐的展现在众人的面前。 走进寺庙,敲钟念佛,做一天和尚撞一天钟,私会皇室某人,紧接着骑着一匹白马西行而去…… 然后过了几十年,这位和尚渐渐衰老,去了一个寺庙养老,最后又迁移到紫云山这个地方坐钟禅…… 最后,这个地方开始动工建造一些地表建筑…… 又过了一些年,紫云山又陷入了沉寂,地表的建筑渐渐腐朽,最后消失,没有留下一丝历史的痕迹…… “这是什么?” 看到这,从右边巡视影壁的黄忠,带着五名士兵回转,开口问了一句。 刘十八阴着脸,默不做声看了黄忠一眼,轻轻摇头。 他不知道如何解释这件事,和这个影壁! 你要刘十八咋说?说自己被景瑟这个老东西玩坏了?被骗了一路? 这时,杜兰也回到了原地,阴沉道: “左边有五十多步,合计三大步为两米,大约有十七米。 影壁的边缘和整个甬道墙壁最后合在一块没有缝隙!” 刘十八黑着脸,扭头问黄忠道: “你那边是什么距离?” “和老九差不多。” 黄忠侧着头,边瞅着影壁便应着刘十八。 但紧接着,黄忠却古怪的缩缩脖子,歪脖横眼,神神秘秘的低语道: “这个和尚是景瑟吧?头发没了,咋和那个曹阿瞒长得一模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