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891章:第十七杆大旗、组必杀大阵 - 最后一个摸金校尉

第0891章:第十七杆大旗、组必杀大阵

这真是一个极大的讽刺,咸阳的秦始皇陵,目前还素手无策,一帮白发苍苍的科学家不知从何下手。 而在紫云山刘家屯,石鼎峰下一个秘密洞窟中,秘密墓穴中,却有一个面貌黝黑的雄壮男人,自称是秦始皇嬴政。 正真的嬴政在这,那么咸阳那座拔地而起的巨大塚傢,里面是什么玩意? “那些小鼎我志在必得,只要你给我你所有的小鼎,以往的恩怨一笔勾销……” 上杉玉漱轻声吐出一句话,眼眸却左右不离老黑。 “慢着!别说我没有小鼎,就算有小鼎在手,我也不会拿死去人的躯体,来和你做交易,否则那些人岂不是白死了。” 刘十八不等上杉玉漱说完,便挥手打断,直接拒绝了她的建议。 紧接着,不等上杉玉漱发飙,刘十八趁热打铁,追问道: “为什么,非要九鼎?” 上杉玉漱点点头,凝望着石林深处,那个一个几乎虚化的世界…… “为什么要?现在的你不配知道!” 说这,上杉玉漱才喘口气诡异道: “该到你知道的时候,会知道的。” 刘十八阴着脸,古怪问道: “那么,咱们扯一点其他的吧,” 上杉玉漱,没答应也没说不答应,仅仅对视了刘十八一眼。 “你想知道什么?” “你为什么要和那个神秘的景瑟,混到一堆? 为什么幽冥塔最后一层,要所有五行三家和十修的强者血液,景瑟到底在打开什么?” 刘十八不紧不慢的问着,一直到老九和秦大慢慢的走回自己身边。 “往下的塔叫做通天幽冥塔,肯定有其中的风险。 至于我为什么和景瑟混到一块去,这一点你应该早有准备,不是么,刘十八?” 上楸玉漱苍白的面上,浮起一丝扭曲。 刘十八缓缓朝后退两步,口中轻轻吐出一句道: “病毒原体。” “噫?不对,” 病毒源体迫不得已,不会出现在自己和黄忠面前。 但是,若不是病毒源体的话,上杉玉漱是不可能仅仅靠着一个脑袋就复活的。 刘十八眼珠转了几下,尽显其爷爷的猥琐作风。 “你来这里,就为救几个人,然后索要天下九鼎? 我很奇怪,那种救人的淳朴思想,不应该被你所拥有?” 上杉玉漱妩媚一笑,眼眸转动几下,瞥了虎视眈眈的老黑一眼,轻声道: “这里,应该是当年遗落的一处二级时光机器,能去的地方太多。 我甚至可以再次回到秦朝,找出九鼎改变历史……” 刘十八听到这里,不禁浑身抖了一下,面色巨变…… 假如,上杉玉漱或者景瑟,其中的任何一人,能随意的穿行各个时间段,那么对过去或者未来,将造成多大的改变? 那个时候,还有自己吗?还有刘家屯嘛?或许有吧,那时候的过去,自己还在许昌读书吧。 刘十八眸中爆出一丝厉芒,自己一直在创造奇迹,就和爷爷所说的,世界上没有完全改变不了的事…… 只要你敢想,敢做,敢于尝试,哪怕失败了你也是当之无愧的英雄…… ………… 更深处,还有一个不知深浅目地的神秘景瑟虎视眈眈…… 当前的上杉玉漱,同样神秘强悍,来意未明。 更重要的是,刘十八他们在这里耽误不起,秦岭的血战还在继续。 蒙天放和别离驻守秦岭传送阵,还有环夫人再牛逼,他也没有脱离人类的范畴跳出地球,面对源源不断的华夏精锐军队,迟早被爆菊…… ……………… 怎么办?刘十八又一次站在了人生的三岔路口,又到了选择的时候。 是不管玉漱,直接杀进最后一层生擒景瑟,还是将这里的一切都抛弃,先去营救别离和蒙天放? 或者,抓住这个上杉玉漱? 又或者毁掉幽冥通天塔的这个时光通道。 甚至,还可以带领所有人,顺着原路退回地面,这样最安全。 杀过去,毁掉这个通道…… 刘十八瞬间有了决定,面上却不动声色,心中却对盘旋在空中的七八个影杀,下达了快速突袭玉漱的命令。 能和刘十八在精神上交流的,除了影杀之外还有老九和秦大,刘十八同时下达了攻击的指令。 “轰!” 战斗的爆发,极为突然,除了动手的三个人,其他的人完全没有反应过来…… “嘭!” 刘十八的周身,突然之间被十六把黑色大旗环绕。 “拙!” 挥手间,十六把大旗呼啸着冲向愣神的上杉玉漱。 上杉玉漱,就在刚才一刹那,被七个影杀的灵魂强行贯穿,弄得心神恍惚。 要的就是你恍惚! “呯!” 黑色大旗虚空旋转着,按照刘十八事先操控的阵眼,猛烈的扎向地面。 “阴阳禁咒……” 一声震天暴喝,震撼心神,刘十八满头黑发飘扬,面色苍白。 “噗嗤!” 一口逆血吐出,刘十八脚步蹒跚。 境界不够,刘十八强行使用了,与本身实力不相符的大旗门阵法。 这个阵法,能强行提升人类的命格和实力…… 他的爷爷刘一!才是正真的经天纬地之才,夺风水造化之力,创百世难得一见的盗墓命格法门。 十六杆漆黑的大旗,按奇门遁甲十六字乾坤排列,组阴阳风水奇阵:阴阳禁咒…… 经天纬地之才,夺造化之功,自创百世难得一见盗墓命格法门,这就是老逗比刘一! 老逗比去了,但,一十六字奇门遁甲术。 奇门遁甲,却永远的留了下来,目前使用它的,是刘一的唯一孙子刘十八! 风水阴阳术,十六字,字字珠玑。 刘十八眸中泛出丝丝的杀机,仰天再次暴喝: “上杉玉漱,要怪就怪你不该拦住我,天、地、人、鬼、神、佛、魔、畜、慑、镇、遁、物、化、阴、阳、空……遁!” 刘十八扭头看了众人一眼,回头咬破左手中指…… “吐!” 一口混杂着唾沫的鲜血,均匀喷在刘十八手中的最后一杆,第十七面大旗的旗面上。 刘十八口角扭曲,面容肃穆,朗声吼道: “一字一阵眼,三字组阴阳,四字定风水,八字判生死。 十二字悟前世今生,十六字镇朗朗乾坤,十七字、组必杀大阵……” 这一次的阵法,和老逗比使用的不同,它不是以增幅而使用,而是以困术组成的杀阵…… 刘十八仅仅粗浅的学习了稍许,便强行使用了出来! 因为,上杉玉漱,是个极为诡异和神秘的人! 最重要的,她体内还有那种病毒源体! 绞尽脑汁求存,不如亡命一搏求胜…… 刘十八眸中精光大盛,阴狠狞笑道: “秦大老九,全力扑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