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889章:悲剧的老九、死而复生 - 最后一个摸金校尉

第0889章:悲剧的老九、死而复生

“你……竟然是你?” 听着老九吐出一句极为诧异的话,刘十八和秦大两人同时一愣。 老九是刘十八和秦大两人,从忽必烈的古墓中扒拉出来的古老宝贝,一直和刘十八和秦大待在一块,极少有单独行动的时候。 而此时,老九突然蹦出这句话,怎么不令刘十八和秦大吃惊? “没想到,你是上杉玉漱……” 接下来老九的这句话,才算真的将刘十八和秦大两人,惊得瞠目结舌! “她,假冒的别离……” 秦大,此时才仿佛醒悟过来,眸中迸出一丝不甘和怒火,偷偷瞥了刘十八一眼。 刘十八,却根本没有朝秦大看一眼,他微皱着眉头,静静的看着那位身穿长袍的别离…… 要说是上杉玉漱,刘十八怎么会不认识? 她不是死了么?她的尸身自己当时还收进了次元空间,但是…… “轮回,我问你一件事!” 刘十八心神巨震,阴沉着脸,暗暗呼唤次元空间中的轮回。 “头儿,啥……啥事?” 轮回的声音传来,带着一副坦然和迷惑。 刘十八心中一紧,面上却镇定如常,仍旧冷冷的盯着不远处作势出手的那个假别离。 但是,轮回结结巴巴的声音,还是出卖了他内心的心虚。 这小子虽然身在摸金令的次元空间中,可是外界发生的事情,怎么可能逃过他的耳朵和眼睛? “上杉玉漱的尸体,我记得存放在次元空间之内,后来不见了,你告诉我被你消化了……” 刘十八内心的声音,在轮回耳边响起。 “是的!头儿,被我……被我吃了!” 轮回这会的声音,开始紧张起来。 刘十八皱起眉头,轮回对自己,应该不会说谎,这一次虽然结巴,却不是因为心虚,而是因为紧张…… “别紧张,没看见就是没看见,你老实说……” 刘十八和眉善目的再次问了一句。 “头儿,你可记得扔进来的只有尸身?却没有头颅?” 轮回最终,给了刘十八一个暴击! 没错! 当初伊藤盛景,也就是自己亲爹,两刀从背后扎死她之后,还不忘讲上杉玉漱斩首,头颅,最后则不知滚到哪儿去…… 而自己,当时人懒手抽筋,害怕触景生情想起自己的母亲,选择性遗忘了上杉的头颅。 但是,这怎么可能? 被砍断头颅的上杉玉漱,能活过来?那是不可能的事情,强悍如被病毒源体感染的茅一,被斩断了脑袋也活不了…… “头儿,我实话对你说,上杉的尸体确实在这被消化了,但是脑袋……” 轮回小心翼翼的声音,在刘十八耳边响起 “好了!我知道了,其余的我来处理,你抓紧收集一点鲜血,我需要五十支普通的太岁之血。” 刘十八吐了一口气,轻声吩咐。 和轮回交流完毕,刘十八还是感觉哪里不对头,不该啊…… 砍断脑袋,无法存活,变异人也不行,这是生物定律…… 想到不对的地方,刘十八心头一震…… 没错,上杉不行,变异人也不行,茅一强悍如斯,还不是被猪坚强攻破了菊花而死? 连自己的爷爷刘一,父亲假冒的伊藤盛景,都不能起死回生,凭什么她可以? 但,刘十八此时想起来,有一种可能,以那玩意的强悍程度,要恢复上杉的身体,易如反掌。 那就是病毒本源体,那种如同巨大钩虫一样的恶心东西…… 原本感染了那种本源病毒的仅仅两人,宁海东和宁敏儿,如今又多了一人,死而复生的上杉玉漱…… “头儿!鯂……” 头脑旋转得飞快的刘十八,静思中被秦大唤醒…… 抬头看去,一眼便看到老九和冒牌货又战到了一起。 “嘭嘭!轰……” 甬道中不时的发出巨大的轰鸣声,隐隐有山崩地裂的动静。 周围杜兰,提着裤子爬起来的索兰塔,烈火,暮色等人,全部鼓着眼珠观看两位绝代强者的对决。 他们这辈子,头一次看见这种级别的战斗! 烈火和暮色,两人虽然在第五部队服役,却一样没见识过这种级别的战斗。 清醒过来的刘十八,扭头看了秦大一眼,微微一笑,拍了拍他的肩膀道: “我理解!你是我最亲密的伙伴,大哥,兄弟,我不信你还能信谁?” “主人……” 秦大黝黑的面庞,竟然不好意思的红了一下,或者变得更加酱紫了。 “我理解,我理解,我真的理解!” 刘十八最后,不停的安慰着秦大,最终也没有说出自己的怀疑。 “吼!” 老九方向,一声震动空气四面扩散的嚎叫传来。 “嘭~” 随着一声闷响,旱魃老九的后背上,竟然又凸出一对黑色肉翅,令人震撼。 旱魃老九和别离激战许久,最终在高压下,再次突破了自己的极限,将旱魃之躯的层次,硬生生的拔高了一大截。 “唰!” 甬道中原本就漆黑不堪,只有五六个手电散发着微弱的光芒。 激发潜力之后的老九,速度更加迅猛,身形一转,肩部微微一晃,唰的一阵风响起,便在原地消失…… 刘十八的瞳孔猛的瞪圆,呐呐道: “这还是,人类能达到的速度么?不可思议……” 假如,硬要安一个数据流来形容,刘十八毫不吝啬,会给老九一个超音速的评价! 太快了,快字都无法形容! “嘭!” 几乎老九身形消失的一刹那,别离方向便传来一声愤怒的娇喝,伴随着一声重击之后的闷响。 激战良久,旱魃老九终于在正面,用自己的绝对实力,第一次将别离暴击,击退达五米之远。 老九扭头看一眼皱眉苦思的刘十八,接着两根血红獠牙,向两边嘴角扩张伸出,狞笑一声! 血红眸子一瞪,老九红色眸子的边框,竟散出银白色的诡异光芒…… “朕,今日让你知道,粑粑是米做的……” 老九温文尔雅的面容,变得狰狞扭曲,双拳凶悍作势,用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再度向“别离”杀去…… 这一击,老九势在必得…… 别离眸中泛出一丝犹豫,猛的抬头看向同样注视着自己的刘十八,凄然一笑…… 刘十八心中一颤,暗道不对,看着老九的背影,不忍直视的咬牙切齿道: “老九,停手!” 随即,不远处,别离身后的甬道石林,传来一声巨响…… 接近音速一般冲刺袭杀的老九,听到刘十八的命令,停不下手,或者脚,悲剧发生了…… “朕……好蓝菇!” …………………… 还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