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887章:事出反常必有妖,秦大怎么了? - 最后一个摸金校尉

第0887章:事出反常必有妖,秦大怎么了?

“老九,出手杀了别离!” “杜兰,开枪杀了索兰塔……” 刘十八的命令简单而直接! 除了老九反应稍快,一个闪身朝别离扑去,其他散落四周的人,完全被刘十八这突然出现的命令弄得瞠目结舌…… “轰!” 老九的身影,几乎瞬移般,掠起一道残影向别离扑去,身在空中,双拳便凌空合拳一击,势不可挡…… “刘十八?你想干什么?” 别离也愣了一下,惨白面上银牙咬了咬,轻轻低喝一声,双袖一抖,挥手两根化尸藤钻出,迎向半空扑来的老九。 “轰……” 一声闷响,半空中扑下,占尽优势的老九,竟然和仓猝迎战的别离对轰一击,仅平分秋色。 “唰!” 老九被击退,身形却在半空中倒悬着,来了一个漂亮的后空翻,落在四五米之外稳稳站住,面色依旧沉静如水,温文尔雅! 而同时被下达必杀命令的索兰塔,则没有那么好运! 服用二级基因药物,还没完全激发潜力的索兰塔被首先反应过来的杜兰,和身边十五个士兵,一下扑倒在地面…… 索兰塔干脆,连挣扎和辩解都省了,就那么静静的抬着头,讶然的瞪着刘十八,百思不得其解…… “呼。” 刘十八吐出一口粗气,竟然在石林边上,找到一颗灰不拉几的石头,拍了拍灰尘,一家伙坐了下来! 其实,刘十八一直注意观察着四周,他不光观察着索兰塔和别离,还观察着老九,杜兰,甚至还有秦大,黄忠和一干士兵面上的表情。 直到索兰塔被几个士兵压得向一块肉饼,刘十八这才轻松起来,找了个地方坐下。 谁是谁非,谁是那个不可思议的人,到了这里基本没有悬念! 刘十八等待的就是楸一刻。 “这一下” “秦大,黄忠,你们两位协助老僵尸,一举拿下别离。” 这一次的语气,格外的严厉,甚至能看见刘十八眸中的厉芒。 秦大和黄忠,只有秦大稍许犹豫,但还是选择急速冲向别离! 老将黄忠,早就习惯了主公是天地的生活,挥舞厚背刀冲击的速度,比犹豫了一刹那的秦大,竟然还快了稍许。 “嘭……” “轰!” 三人对战强悍得离谱的别离,竟然还处在劣势。 而别离,从被老九袭击开始,跟本没有解释过一句,仿佛理所当然! 别离面上,诡异的苍白竟然渐渐退去,泛起了一丝红晕。 “轰!” 别离手中,两条小孩胳膊粗细的化尸藤且不说,更令人崩溃的是她全身缝隙都是武器。 指不定,从哪个跟本不可能地方,钻出一根致命的藤条…… “啪嗒!” 黄忠,被第一个击出战圈,倒退了十来步才站稳,面上涌起无边骇然,嘴中还呐呐道: “好强!当年的吕布,在力道上也不如你吧……” 刘十八端坐黑色大石,眸中冷冷的看着秦大和老九对决,呐呐自语道: “别离,看出你不对的,而不仅仅是我,还有老黑……” 说罢,刘十八含笑,轻抚趴在地上吐舌头的老黑头顶。 在此之前,老黑就一直围着别离转悠,刘十八就感觉有点奇怪。 按说老黑和别离,不应该这么生分,别离可经常带着老黑和猪坚强,出去转悠的。 老黑的迷惑,仅仅是味道相似之中有不同,相似的是化尸藤,不相似的是体味,也不是完全不同,就是怪异罢了…… 当然老黑没法说话,但是不妨碍它警示刘十八…… 说完,刘十八扭头看了看按在地面的索兰塔,呵呵一笑道: “趴下他的裤子,检查菊门……” 一直平静如山的索兰塔,突然剧烈挣扎起来,扭曲着脸道: “上帝,******!” 站在一边,不知道为何的烈火和暮色嘴角抽了抽,强忍着没敢说话,他们两个也算是俘虏,此时没有说话的资格…… 刘十八抬头看了看烈火和暮色,淡淡一笑道: “索兰塔真不错,跟着我这么短时间,就学会了草上帝,那证明他的信仰发生了变化。” “嘭!” 石林附近,又是一声巨响传来。 这一次,连凶悍如猛虎的秦大,也被“别离”甩到了一边,撞在一颗石笋上,栽了个七晕八素! “唰!” 刘十八眼珠刚好看到这一幕,却心中一动,猛一下站起来,死死盯着秦大。 不知道为什么,刘十八感觉哪里不对? 具体哪里不对,刘十八说不出来,但是就感觉有点----不对! ……………… “轰!”刘十八身前,再次传来一声巨响。 仅剩一人的旱魃老九,独战真假未知的这位别离。 老九极为罕见的,取下黑色披风的头套,露出那张迷死万千人的大叔脸。 但是此刻,老九面上,却仍旧充满着令人发寒的镇定。 淬不及防之下,老九和秦大确实着了别离化尸藤的路子,但那是在确信背后安全之下,才会大意! 如今面对面,速度达道极致的老九,却能和这个强悍到爆表的别离,勉强交手…… 没错,仅仅是勉强交手! “嘭!” “啪啪啪……” “轰!” “轰轰轰……” 别离袖中的那两根主藤,始终被老九钉死了,跟本发挥不出什么威力,但是周身其余的小藤条,却雨点般落在老九身上。 胸膛,背部,胸腹部,每一个要害都成了化尸藤的击打目标! “轰!” 又是一次巧妙的重击! “咯噔!” 一声金属板一般的脆响,老九被别离击退三步,阴着脸低头看着自己胸腹之间,那里塌陷了一大块…… 旱魃老九强悍的肉身,被同样强大的别离连续击打之后,终究出现重创! 老九站在原地,面上却挂起了一副邪异的笑容! 刘******了摸下巴,暗道: 老九的笑容,真难看,比哭还难看啊,额造你妹子…… 但同时,刘十八的眼珠,却眯了眯,再次看向凝立在两人战斗处不远,随时准备接应的秦大,瞳孔剧烈的收缩起来…… ……………………………… 刘十八最近更新坑爹,原因不细说,主要是说多了自己也感到羞于见人! 但在今天这一章,我仍旧要给大家诚恳的鞠躬道歉。 下面这首乱说十字词,是我随性而为而作,希望大家不要笑话…… ……………………………………………… 凝九天十地叹罕有人杰, 望七里八乡醉夜夜笙歌。 世间不平五行六道笑谈, 间三间四间吾傲视人间…… 今天礼拜一,刘十八连续创作,不停歇,该还账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