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885章:绝处逢生、尸毒、死路 - 最后一个摸金校尉

第0885章:绝处逢生、尸毒、死路

“额----造泥马100灰……” 温文尔雅的旱魃老九和憨厚的秦大,竟然蹦出两句粗鄙至极的污言碎语,令其余的人大跌眼镜。 特别是杜兰和索兰塔,喋喋不休的拉着烈火和暮色,硬要他们两个解释翻译,这两句到底是什么意思。 随着秦大和老九两人发声,只听见穹顶突然响起一阵怪异的声音。 “嘎嘎……噶!” 声音有点刺耳,缓缓从穹顶的高处,象甬道中部蔓延过来! 因为甬道的穹顶很低,一行人清晰的看到一道裂缝由远及近从身后扑来! 刘十八此时却年头通达心生警兆,看着穹顶绿色雾气顺着裂缝往外喷涌,大叫着提醒众人道: “快跑!化尸水顺着裂缝追过来,那种土坯砖墙,跟本无法承受强烈的腐蚀,不跑就得嗝屁。” 秦大和老九对视一眼,极快转身,将正在大声喝呼的刘十八,架起来就朝来时的方向跑去。 其实化尸水,还不是最致命的…… 最致命的是墙壁等烂木头,被化尸水腐蚀后,产生的剧毒。 淡绿色的毒气,迅速占领极长的一段通道,朝众人身后追来…… 只要被毒气腐蚀,就能让所有普通的人类窒息在古墓中。 除了刘十八,老九,秦大、黄忠,别离几个有限的身带剧毒或者实力非凡者,可能幸免于难,其余的人难逃一死。 至少,二级的基因强化士兵,是没法避免强悍如硝镪水一般的溶液。 这些剧毒的化尸水蔓延得很快,估计刘十八一行人,只有十几秒时间,迅速离开甬道。 此时,刘十八早已挣脱秦大和老九的夹持,他已经反应过来首先自个不能乱了方寸,大声喝道: “先过去入口。” 情急之下,一行人根本没时间在甬道中找到其他的出路,只能往上跑,而上面是第八层! 离开第十层只有一步之遥,难道要放弃了? 刘十八此时没时间考虑其他的问题,首要的是带着这帮人冲出去。 “老九,秦大,黄忠,看见有掉队的士兵就帮一把!” 刘十八大步飞奔,除了自己不时的帮助零散的士兵脱困,还不忘提醒几个高手,不要抛下其余的人。 别离本身伤势没有好,听见刘十八的话,也只能无奈的伸手,用食人藤将身后跌倒的两个士兵捆起来拖着跑。 “嘭!” 一行人中的旱魃老九,果然最先一个冲到铁门边上,看都不看一拳轰出去。 “轰!” 原本就没有关紧的铁门,被他一拳轰开。 随后而至的十几个士兵,乱哄哄冲向铁门…… 为首的杜兰,第二个跑到铁门边,就只见地上腾起一股绿色毒烟,将门口挤成一团的士兵,硬生生压到门的另一边。 “嘶嘶!” 士兵的鞋底,都承受不了这股剧毒,开始发出令人惊恐的融化声。 刘十八仅仅收不住脚,往前冲了几步,上衣仅仅接触到烟雾稍许,便在眨眼间腐朽开来。 化尸水,强大的腐蚀力,令所有人惊叹,最要命的是,它竟然越过众人的头顶,蔓延到门口,堵住了所有人的去路。 逃出生天的,仅老九一人…… ……………… 刘十八立即招呼所有人,靠着甬道还未被侵蚀的地方迅速靠墙。 黑铁门好像有某种回力装置,就在迟钝的一刹那,门又关了上去,引得士兵情绪有些不稳。 门内,刘十八带着秦大,黄忠,烈火,暮色,杜兰,索兰塔,加十五个士兵,随时有殒命的危险。 冲出去一门相隔,唯有老九! 昏暗的甬道,绿色的雾气,混杂着不知?藏在哪里泄露的化尸水,缓缓的从穹顶往下压,不时有倒霉的士兵被烧破外套,发出几声惨呼和怒喝。 “屏住呼吸。” 这时候,军人出身的杜兰皱了皱眉,突然叫道: “这种气体更毒,吸入一点就能烧坏你的气管。” “咳咳咳!” 索兰塔剧烈的咳嗽几声,咬着牙将手伸进自己的裤裆内…… 下一秒,索兰塔一把将自己的军用短裤扯了出来,也不避讳谁,背过身掏出家伙就是一泡尿…… 紧接着,在所有人呆痴的目光中,索兰塔一把将那条浸透尿液,散发着燥味的短裤一把 捂住自己的嘴巴和鼻子…… 不,还不算,这家伙连自己两只眼睛也捂上了…… 刘十八默默看着索兰塔所做的一切,他知道这才是军人的本能,平时的训练造就出的冷静。 “所有人照做,除非你能抵抗这种化尸水和它的味道。” 男人们,听见刘十八的话,谁也没反对,都默默同时转身,一个字:尿…… 甬道中,只有一个人不知所措,便是暮色! 就算军人和强者不避嫌,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女人的短裤,她自己怎么也没勇气脱下来…… 绿色的毒雾愈发接近了…… “给!” 关键时候,被暮色强行拖挂的杜兰,竟然将自己的短裤放到暮色眼前! 一股股令人作呕的腥味,扑面而来! 不知道为什么,一向对男人不加以言辞的暮色,闻到杜兰的短裤味,此时的身体,竟然泛起了阵阵颤栗! “给我!” 暮色最终屈服,一把扯过杜兰手上的短裤,一股脑套在脑袋上。 甬道温度在升高,显得有些闷热,呼吸也渐渐困难起来。 没有更多的时间去犹豫! 再犹豫一会,除了几个人,其他的人,咽气就在眼前。 别说什么二级基因强化战士,最起码没到百毒不侵的程度。 “头儿,老头子感觉,咱们贴着的这面墙,好像有新鲜空气飘进来……” 烈火趴在地上灰头土脸,和狗似的吸着鼻子到处嗅着。 刘十八一看差点乐哭了,你都能闻出来,那还要狗做啥? 想到狗,刘十八心中一亮,朝趴在脚下吐舌头,悠悠盯着烈火的老黑,低声吼道: “老黑,找出那面墙漏气的地方……” 老黑耳朵一支,呲着牙就窜了出去, “嘭!” 冲刺的老黑,早就瞪着撅起臀部,抢了自个生意的烈火不满,此刻得到刘十八授意,一家伙将烈火挤到一边,撞了个四脚朝天。 有些事不得不信巧合,烈火学狗找了半天没效果,被老黑撞得往后一倒,被毒气烧得起泡的那面砖墙竟坍塌了一块。 一股新鲜至极的空气,涌了进来…… “呼呼呼!” 几乎窒息的一行人,各个往前挤,张大嘴巴,拼命吞咽空气,露出满意的表情。 “毒气烧过来了!” 暮色尖叫一声,露出恐惧的表情。 “并肩子,强行破墙,冲过去!隔壁是另外一条道,死路!” 刘十八贪婪的吸口气,扭头对秦大狂吼一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