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878章:迷雾重重、地狱十层 - 最后一个摸金校尉

第0878章:迷雾重重、地狱十层

怒歌,是四大僵尸王的第一代旱魃真身,黄帝最小的小公主。 当年炎帝,皇帝,蚩尤三人,争夺天下的时候,怒歌为了扭转战局,付出了惨重的代价。 而这个代价,很可能就是化身旱魃之躯。 四个僵尸形态分别为、赢勾、后卿、旱魃、将臣。 玄奘和尚的神秘庙葬,佛堂之内的地板下,竟然有一具女人雕像。 雕像的主人,很可能就是怒歌…… 但,没等刘十八走进去,就看见提前进去的索兰塔,肩上扛着一个黑色雕塑,从佛堂内走了出来! “嘭!” 雕像放在地面,发出一声响动。 刘十八满怀欣喜凝神看去,但仅仅看了一眼,便呆住了…… 这雕像…… 哪里是什么怒歌,活脱脱的就是在地下涵洞中救出来,最后被老九掠走,带到秦岭古墓中,和别离甩在一起的那位环夫人…… “是环夫人!” 老九阴着脸走上前,深深注视着地面上的这一具容颜绝美,刻得唯妙唯俏的女子雕塑。 “这个雕塑,不仅仅是曹操的环夫人,她还是殷纣苏妲己!” 刘十八叹口气,补充了环夫人的另外一个身份。 众人身后,烈火的眼神惊疑不定,钻出团团的人群,走到刘十八身边仔细端详雕塑几眼,最后沉凝了几个呼吸,轻声道: “她是武则天!看她身上的朝服和凤冠就知道她在唐朝是什么身份。” 最后,暮色浑身香汗淋漓的挤进来,瞪着雕塑良久,才吐气道: “她是貂蝉。” “嘭!” “直鸟贼,这妖女是什么撸数?” 秦大越听越糊涂,一巴掌拍在雕塑敞领衣襟的部位…… 那个部位,是两个白面馍馍,当然现在是黑的…… 一个女人的雕像罢了,为啥贯了这么多的朝代,这么多的巾帼? 无视了老九,那张要吃人的獠牙,和瞪得溜圆的金色眸子,秦大自顾自的摆弄着雕像,他想不通。 非常的想不通…… “哗!” 这具美人雕塑,大概是万年乌木雕塑而成,浑身散发着淡淡的麝香。 但雕塑身上的那件龙袍质量就不咋地了,被秦大摆弄了几下,竟然在袖口上撕裂一道口子。 那道口子仿佛天生就该被发现,从里面滑落一张暗黑带白,长短五寸有余的纸片,哗的一下落在地面上。 刘十八鼓着眼珠,上前两步拾起纸片,就着手电光细细端详…… 这是?一张黑白照片? 照片上的人,英俊不凡,嘴角带着笑意,他的身边,就依偎着雕塑上的近代版环夫人。 这男人好眼熟? 刘十八皱着眉,这个男人好眼熟,是谁? 秦大走了两步,反着扭头,瞥刘十八手上的照片一眼,咧嘴道: “张。” 刘十八手一抖,照片落在地上翻了个面,照片的背面,写了两排繁体小字: “张钟麟携妻吴海兰,一九三零年于天府广元!” 表面上刘十八镇定,其实内心却在颤抖…… 张灵甫是后来抗战改的名字,而以前他叫张钟麟,这么一说就对上了! 照片上这个看起来年轻的将军,眉眼儿细细琢磨的话,不正是自己爷爷刘一那个老不死? 而这吴海兰,就更有趣了,竟然是环夫人相貌。 环夫人,武则天,苏妲己,貂蝉………… 一个个风云人物从刘十八脑海中掠过,一个个名字从耳边钻进来。 过了一会,刘十八才吐了一口气,其实这件事倒也简单! 无非是化名张灵甫的刘一,当时没有察觉出 吴海兰是谁,?没有察觉出她体内,生养着那两条种白色巨大蛔虫。 巨大的蛔虫,说白了就是变异的病毒源体。 俗话说纸包不住火,最后刘一狠心打死了吴海兰,但是却在最后关头动恻隐之心,没有杀死体内两条大虫。 等张灵甫离开了广元,浑身感染病毒的吴海兰,才从坟墓中复活走出。 回到四川老家招呼,最后辗转到了许昌地底的涵洞之内。 ……………… 解开了这个历史谜团,刘十八不再继续费脑,现在要做的,是用最快速度阻止景瑟的小动作,救出别离。 别离,那个如白莲花一般的倔强女子,她是秦始皇嬴政,留下的最后直系血脉,小公主…… “我们不要从佛堂后面的台阶下去,我们换个地方走!说不定能直达第十层。” 刘十八说完,又看着索兰塔点头补充道: “这次辛苦你了,最主要的是,你竟然无意间来到了这里,和我们会和。 为我们找到一条捷径且不说,更难能可贵的是----你还救了我。 你开枪的刹那,虽然我也有法子躲避,但终究违背了武道之心。 其中,更使我明白自己的顽固和愚蠢,士兵天生就是用枪的。 我不该强迫用刀,你们的武器只有一样,那就是巴雷特。” 说完这些,刘十八看着包括杜兰和索兰塔在内的十七个人,顿时不知道下面怎么去鼓励士气…… 这些混蛋,真的大包小包,将佛堂里面搬了个底朝天。 更夸张的是,还真有一个身大力不亏的士兵,扛着形似环夫人的那件高接近两米的乌木雕。 “人都站远一点,把手里的东西都放下。” 刘十八最终,没忍心让这帮士兵,扛着香案雕塑去赶路。 将东西收进了次元空间,刘十八才扭头,慎重的看着红色石柱。 死人经,八思巴文。 “####!” “轰!” 刘十八开口低吟几句,红色石柱,竟缓缓逆时针转了起来,并且发出一声巨响。 佛堂前面,雕刻满死人经的石柱下面,露出了一个漆黑的洞口。 “这是啥子?景瑟好像不是从这里下去的。” 秦大咧着嘴,瞪着地上的洞口脑袋摇个不停。 “这是近路!一条景瑟也不知道的近路,攻其不备,我们就从这里下去……” 刘十八解释着,他没有任何迟疑,一马当先跳了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