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866章:妖娆暮色、崩溃的意志 - 最后一个摸金校尉

第0866章:妖娆暮色、崩溃的意志

没等刘十八话说完,也没等烈火回应,秦大和老九便迫不及待的踩住老九,强行掰开烈火的嘴巴! 秦大和老九,两人联合的力道,岂是 “别,我投降行不行?” 烈火剧烈的挣扎,眼睁睁看着衣服逐渐减少,再看刘十八手心,那只手指般粗细,且扭动不止,口器间发出嘶嘶声的蛊虫… 烈火的眼神,渐渐凝固,恐惧令他面部的扭曲,延伸到了颈部…… 摁住烈火老头的秦大和老九,同样面色扭曲,看着刘十八的手…… 白白胖胖的蛊虫,一扭一扭顺势滑进烈火的口中,在嘴角边扭动着钻了几下,顺着喉管一咕噜便消失了踪影…… 站在一边受到惊吓的妩媚女人,张大嘴巴面带恐惧,不可置信的看着烈火老头的嘴巴,抖抖索索带喝哭腔道: “我投降,求求你们不要这样对我,只要放过我,你们想怎么样都行……” 躺在地上目光呆痴的烈火,嘴角渗出一丝白沫,也跟着呐呐道: “抠出来,抠出来!你们要我干什么都行。” 秦大和老九对视一眼,两人仿佛想到了什么恶心的东西,同时将脑袋别了过去。 “奇怪啊!以前那虫子也就一个蚕宝宝那么大,现在长个头了,和大拇指一般粗细,太吓额了……” 秦大咕咕哝哝,突然扭头瞪着刘十八,极为慎重的问道: “主人,俺体内那条虫子,有……现在有多大?” 刘十八眸中闪了一下,却不动声色,指着身后几乎石化的杜兰和十五个蓝眼珠的士兵,哭笑不得应道: “连他们,我都给了自由,取出了那些虫子,你认为你体内还有吗?” 老九默不作声,却暗暗叹息了一声…… 秦大闻言,面上却带着喜色,扭头对着花容失色的女人狞笑道: <楸>“来吧……到你了。” 但接下来,女人的动作却让所有人瞠目结舌! “唰唰唰!” 女人动作很利索,在所有人没反应过来的瞬间,三把两下就将自己扯得只剩下三点式…… 十几把手电,亮度足够,将女人照了个通透,女人身材极好,雪白雪白,均匀细腻,大腿修长,带着一股极为特殊的韵味。 刘十八呆痴的看着女人,咬牙道: “给劳资穿上衣服!” 令人意外的是,老九古怪的吞下一口唾沫,莫名其妙的吐出两个字: “大馍馍……” 秦大也点头附和道: “好大的馍馍。” 连黄忠这种古板货,也幽默了一回,嘀咕道: “又白又大的馍馍……” 杜兰站得不远,看起女人更有朦胧美,恶毒的诅咒道: “吃了虫子的女人,只能和魔鬼睡,送给我也不要……” 秦大和老九对视一眼,面色同时扭曲道: “这馍馍……有毒!” 神补刀……? 刘十八愕然…… 本来一脸放松,为自己的机智而暗暗得意的妖娆女子,面色瞬间黑了…… 没等她反应过来,便被秦大和老九联手,仿佛抓小鸡一般按到冰凉的地面上…… “救命……求……” 最终,甭管馍馍有多大,妖娆女子仍旧没逃脱了刘十八的毒手,被拧开嘴皮子,灌了一条白白胖胖的蛊虫进去。 过了十几分钟,烈火和妖娆的女子,最终面上泛黑,乖乖的站在刘十八面前。 人有时候,由不得你不屈服,特别那两条蛊虫,太令人恐惧。 最主要的是,两人听了蛊虫能钻到人类脑部吃脑髓的时候,顽强的意志瞬间崩塌。 看着烈火和这个妖娆的女人,刘******了摸题巴,轻笑道: “从今儿开始,你们两个要叫我老大了,你叫烈火我已经知道,并且修的是阿修罗以杀道进修。 那么,你叫什么?属于十修或者五行三家哪一门?” 刘十八边说,便侧头看着这位仅仅穿着三点式,令人小腹喷火的女子。 算起来,特么好久了啊?刘十八凝视着女子,不知道在想些什么,自嘲的笑了笑…… “老大?她说了,你想咋来都行……” 秦大明显跟随刘十八时间太久,从木纳的树疙瘩变成善解人意的兰心男。 老九默默侧着头,仿佛在聆听其他的声音,没听见秦大胡扯。 站老远的杜兰,却又插嘴补了一刀: “上帝啊饶恕这个罪人!放进去之后,那虫子咬你一口,上帝也救不了你……” 只要是站着的男人顿时胯下冷风嗖嗖,同时扭头看着一脸无辜之色的杜兰,默然不语。 杜兰脸一僵,仿佛明白自己说了什么不合时宜的话,立刻又补充了一句: “老大可以放,那虫子是你养的,肯定不咬你……” 这一下,不光男人,连这个妖娆的女人也满面羞怒交加,对着刘十八道: “我叫暮色,属于五行三家中的盗门,他们都叫我盗门暮色!” 说道这,暮色抬手,气冲冲的指着一脸无辜的杜兰,娇声一笑道: “我有个请求,只要主人应了我,我今后就完全给你卖命。” “大胆!” 老九双眸一闪,闷喝一声。 秦大也狞笑一声:“由不得你谈条件。” 刘十八手一挥制止老九和秦大,好奇的看着这个叫做暮色,和自己竟然是同为盗门的女人问道: “你不怕蛊虫控制?” 暮色面色一红,羞怒道: “我都答应过,你们想怎么样都可以,需要的时候来找我没问题,但不要在大庭广众下当成歌来唱。 对于面子和性命来选择,作为女人我宁愿不要命……” 刘十八闻言一愣,心底却暗道一声好! 刚烈! “你的请求是什么?” 刘十八微微一笑。 “我要和这个洋鬼子在一块,一天24小时跟着他。 我要嫁给他,他不是怕主人的虫子咬么?我必须让他天天咬一回……” 暮色眸中闪过一丝捉弄之色,抬起手抚了抚腮边的乱发。 不经意的一丝妩媚,让看着暮色的一众男人同时一呆,心底泛起涟漪,好一个绝世尤物! 唯有杜兰面色铁青的呐呐道: “上帝!请救救我……” 刘十八扭头看着杜兰笑道: “你自己说的,上帝也救不了你。” 说完,刘十八扭回头笑道: “小事一桩,现在你们两个人随着我们,一起去第七层看看。 我很好奇,景瑟要偷偷的杀死五行三家和十修中人用来血祭,到底是什么?” …………………… 抱歉,久等!相信我,礼拜一会全力补充,也就是今天0点之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