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865章:烈焰红唇、蛊虫菊门 - 最后一个摸金校尉

第0865章:烈焰红唇、蛊虫菊门

甬道中的情形太诡异了,景瑟培养的黑色巫虫,从一开始所向披靡,吞噬第五部队八个人之后,悍勇无比向白色虫雾扑去。 黑色和白色的虫雾,仿佛天敌般纠缠在一起,上下翻滚厮杀! 几个火把和手电的照射下,隐隐能看见极小的黑色和白色虫体,如同发了疯般吞噬对方。 “轰!” 黑色巫虫,仅仅坚持十几个呼吸,就被白色虫雾包裹,一块一大块接连崩溃。 仅存的黑色虫幕嘭的一下散开,仓皇往后逃去,却仅仅延伸不到两米就消散在黑暗中…… 接着白色雾气如收口一般,追着另外一边的黑雾,到了甬道的另外一头,如法炮制…… 而,趁此千载难逢的机会,刘十八却双眸一闪,一个复杂精细的手印,在半空拍出。 一团笼罩了数米方圆的白色蛊虫,直接飞跃甬道虚空,朝远处甬道站立的景瑟扑去。 白色虫群的速度极快,路过满脸不解的景瑟身边之时,刘十八尝试着调动心神,控制着分出一条最大最肥美的白色蛊虫。 ………… 没错,刘十八不想杀了景瑟,这老东西太神秘,一定要弄清楚来由! 但刘十八却知道,仅仅靠着那条银色的肥蛊,是没法制住景瑟的。 巫门的强者,多少有点诡异的手段。 “你……” 景瑟瞬间就看见了与众不同的大白虫,喉头发出一声怒哼。 “拙……” 法杖连挥之下,又是一团黑雾喷了出来,景瑟则转身朝身后的甬道退去。 黑雾很稀薄,但足以将那一小团白色的虫雾给拦下! 景瑟,终究接着狭窄的地形,逃离了这条甬道! “主人!要不要我追过去?” 刘十八身边,旱魃老九的眼珠子,难得灵几下,转着圈问道。 “不慌!跟着他就能到第七层,咱们没时间消耗在这,必须早一些离开这。” 刘十八凝重的摇头,然后古怪的扭过头,招收将那条最大的白色蛊虫,收到手掌中。 这条蛊虫,浑身泛着亮眼的白色光泽,一伸一缩之间,昂着尖尖的头颅,不时裂开血红的三角器口,露出锯齿般的牙齿…… 老九呲着獠牙,愣愣的看着刘十八手中的蛊虫,艰难的吞下一坨口水…… “咕咚!” 刘十八闻声一愣,扭头好奇道: “除了喝鲜血和吃食人鼠群留下的病毒晶体,难道老九你,还好这一口?想吃蛊虫?” “不!朕不想吃,而是想吐……” 旱魃老九话没说完,用极快的速度扭身就跑。 眼中一亮,刘十八咧嘴笑道: “老九,你是不是想起以前吃过的那些山珍海味?” 说完不等老九应道,刘十八又补充道: “你还记得不记得大宋最后那批珍宝,藏在哪里?” 老九快步离开刘十八,面色那看的盯着他手里的白虫,他要距离尽量远一些。 口中,老九闻言却回忆言道: “我没想起来吃什么!更谈不上想起来金银埋在哪里。 过去发生的事,只有把我钉死在棺材里的那个人才知道!” 刘十八看着老九难受的摸样,知道这家伙是真的想起了什么宋代的往事,至少想到了吃肉…… 至于是吃女人肉还是吃猪肉,只有他自个知道了! 老九好歹也是曾经的帝王,三宫六院七十二妃玩一个遍,都不算事。 “老九别跑那么快,这虫对主人极为友善,不会贸然攻击的,你别跑…… 秦大,你和老九一起,把那逃走的烈火老头和那女人,活捉。” 刘十八哭笑不得,只能吩咐秦大跟上飞快离开的老九,朝甬道另外一边追去。 老九和秦大路过甬道拐角的时候,最终没忍住自己的好奇心,朝墙角那一堆白色的虫雾看了一眼…… 从刘十八厉啸放出蛊虫,到两人路过,仅仅几分钟,第五部队中的八名精锐,竟然被这种诡异莫测的蛊虫吃了个干干净净。 隐隐灼灼的手电照射下,能看出留下的仅仅一堆白骨罢了! 秦大和老九对视一眼,不由同时倒抽了一口凉气。 没错,谈武道修为或者力道,秦大和老九能甩刘十八八条街。 但,刘十八汇聚了一些稀奇古怪的狠辣手段,却将他的实力无限扩大,变得更加神秘起来…… 就说这蛊虫吧,老九自认浑身钢筋铁骨,刀枪不入,但是他不确定,假如自己被一群白色蛊虫围困,还有没有活路? 想到蛊虫,两人便想到逝去的路小林,不免有些伤感,假如那家伙不死,操控这些蛊虫该是何等恐怖的一件事。 ………… 刚刚拐弯没追几步,老九和秦大便抓到了烈火和那个浑身冒火的妖娆女子。 第五部队中仅剩的两人,此刻呆呆的站在甬道的拐角张大嘴巴,不可置信的看着刚才老九和秦大关注过的地面,那里有一堆白骨。 刘十八扭过头,刚和惊魂未定的杜兰和黄忠说了两句话,便见秦大和老九,一人拖着一个返了回来。 “嗯?这么快就抓到了?” 刘十八好奇的看看一脸哭笑不得的烈火,又看看第五部队仅剩的女人。 这娘们,别看脸上冷若冰霜,而紧紧包裹着的躯体,却让杜兰拼命咽下一口又一口涎水…… 刘十八眼中闪过一丝凶狠,嘴角微翘,也含着笑意,瞪着烈火,伸手递给他道: “你是自己吃进去,还是让我来?” “你不要!不要拿过来,我是奉命执行任务,对你个人并无恶心。 你不要拿这个靠近我,你要我吃了它,干脆杀了我……” 烈火眼角抽动,满脸哭相。 和他同行的女人,虽然脸上平静,而实际上刘十八却从她身上的轻微颤抖,得知她更不堪! “按住他!脱掉裤子…… 刘十八懒得过多的去解释,他的想法简单而直接。 秦大和老九对视一眼,同时逮住烈火的胳膊,一下就摁到地上。 “不要!” 一阵凄惨到令人落泪的惨呼,传遍整个甬道、 “反正我不安心你活着,给你三条路选择:第一条路就是宰了你。第二条路你自觉不要人招呼你,吃了这条蛊虫。 最后一条路有一点邪恶,呵呵……” 烈火扭曲着嘴脸,怒目而视道: “行不改名坐不改姓,劳资就叫烈火,甭管你多邪恶,敢不敢给我来个痛快的?” 刘十八摇摇手,不知道又从哪摸出一只同样的白色蛊虫,拿在手里把玩了几下狞笑道: “第三个办法最简单,我让他们两个摁住你,然后把你脱成赤果果。 那只蛊虫,从你菊门里面硬塞进去,你自己考虑一下其中的滋味如何?” ………………… 这几天人特别困,坐着就睡着了!肯定对不起大家,这个我不解释,因为是我不对。 说老实话,十八有点卡文,思考得比动笔更多! 昨个看了一些其他消息,可能有一点感触吧!洗个澡吐口气,刘十八再次提笔…… 对了,我老爸今儿算是正式出院,线拆了5天之后,今早发现一截线头在肚子里,搞什么鬼,真想告他医疗事故…… 精彩就在后面,有一个情节很恶心,大家后面看了不要骂我…… 这章完毕,0点左右还有一章吧!差大家的,十八尽量补,别催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