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6章 :第十杀手王二梆子 - 最后一个摸金校尉

第86章 :第十杀手王二梆子

见刘十八的眼神老往自己领口里钻,宁敏儿轻啐一口,脸色微红,接着红润的嘴唇抿了一下,贝齿轻咬嘴唇。 这动作,看得刘十八一呆,一阵恍惚…… “小弟弟,姐姐给你说说。首先,司马俊杰虽然是省内一把手,但毕竟是文官,而我哥却是武官,手里有枪就有话语权,懂了吧? 其次呢,那司马垂云虽然是小小的纨绔,但又怎么能和我哥相比?” 说道这,宁敏儿得意的昂下头,偷偷看了一眼正在刻录光盘,没注意到这边的宁海东,神神秘秘在刘十八的耳边嗤笑道: “相对司马垂云这小子来说,我哥才是正真的大纨绔。 当年,我哥年纪还小,可是京城四大纨绔之一,号称小军阀。 你想想,一个京城大纨绔,和一个地方上的小纨绔,谁更狂妄一些?” 刘十八狐疑的眨眨眼,古怪道: “你哥也不是好东西……” 宁敏儿翻翻白眼,继续道: “后来,我爹实在忍不住,就把我哥绑到军队里,这一去就是十几年,这才让我哥变成现在的摸样,有些小小的威风了。” 刘十八宁海东瘪瘪嘴,咕哝道: “确实威风八面,就是长得丑了一些。” 但,宁敏儿的话也让刘十八有些感触,枪杆子里出实权,说得真好。 没有强悍的武力,任何阴谋诡计没有保障,都是瞎扯淡。 宁敏儿耳朵不聋,靠在刘十八身边,自然听得清楚,不由眼眶一红,努着嘴怒道: “怎么说话呢?我哥以前做了不少坏事,但现在他变了。 你不知道,以前我在京都,哥老是为我跟别的纨绔打架。 其实,他很多时候都因为我才被人打得头破血流,现在想起来,我哥才是最疼我的人。” 听着宁敏儿的话,刘十八点点头,表示非常理解。 这时,宁敏儿又神神秘秘的在刘十八耳边,吐气如兰的娇笑道: “其实我哥就在外面威风,回到家就和老鼠一样,我哥被我爸和爷爷整怕了……” “你个死丫头,怎么老在背后编排你哥?” 宁海东仿佛长了顺风耳,隔了十几米都能听见两人私语,转头笑骂一声。 宁敏儿愤怒的挥舞小拳头,刘十八看得大笑。 这时,一个士兵焦急的跑到宁海东面前,敬礼报告道: “报告,司马俊杰服毒自杀,已经确认死亡。” “什么?死亡……” 听见这话,宁海东顿时目瞪口呆。 宁敏儿和刘十八也相顾骇然…… 这可不是小事,封疆大吏在外非正常死亡,不管他有没有卖国,于理不合。 所有的账,都会算在刘十八和宁海东身上…… ……………… 刘十八神情严肃看着直升机内,正巧看见司马垂云蹲在司马俊杰身边,静静的看着自己。 司马垂云的眼神中没有愤怒哀伤,十分平静,就那么静静的看着刘十八。 他眼神中的漠然,让刘十八脊背发凉…… “十八,这小子是心腹大患,不能让他活着。” 这时,曹雄幽灵一般出现在刘十八身边,阴测测的说道。 李来富也缓缓走过来,阴沉道: “这个家伙,要杀了!” 刘十八看了惊呆的宁敏儿一眼,转身紧走几步,低声道: “老曹,你看出了什么?” 曹雄眼眸中精光一闪,厉声道: “双目清明,心思内敛,面色沉静,阴险狡诈,头顶黑气已消,他父亲用自己的生命献祭化解了司马家取死之道。 经这次大变,此子已经性格大变,九死一生,大难不死必有后福。” 李来富背着双手,面色阴沉的附和道: “斩草不除根,春风吹又生!放虎归山,后患无穷……” 刘十八叹了口气,低声道: “晚了,他都进了直升机了,没机会了!” 曹雄闻言冷冷一笑道: “多大的屁事,你问李老头,看他咋说。” 李来富嘿嘿一笑道: “就看小主舍得不舍得,有没有枭雄之心,等下直升机上天之后,可以打下来……” “什么?打下来?李爷你在和我说笑吧?用什么打,用射孢子的弓箭嘛?” 刘十八不屑的瘪瘪嘴。 曹雄古怪的一笑道: “全世界赫赫有名的索命门杀手,怎么会连一架武直都搞不定? 刘家屯敢说没有肩携式火箭筒?敢说没有肩携式地对空导弹?老李我说得没错吧? 对付草鸡许昌警队,你们可以装穷拿青铜匕首破铠甲,对付军队就要拿点真金白银出来了。” 李来富淡淡一笑,傲然摸摸山羊胡,阴测测一笑道: “还是二师兄了解师弟!” 刘十八瞠目结舌,目瞪口呆,猛的拍了一下脑袋! 索命门,在国际猎杀积分榜上,威名赫赫! 国际身价最高的十大杀手中,索命一门占了八个名额。 如此强劲的实力,怎么可能只有青铜剑和射鸟弓? 李来富含笑转过头,招手叫来五十三岁的副村长王二梆子。 满脸神秘的看着刘十八,李来富指着王二梆子笑道: “小主,王二梆子就是全世界十大杀手中排名第十的那一个。 只要小主下令,王二梆子一分钟之内就能把武直给打下来,保管斩草除根,一个不留。” 王二梆子皱着腮帮子,没牙的老嘴一张,沙哑道: “没……错!” 刘十八闻言,抬手擦了一把白毛冷汗,心神恍惚道: “这天,真热!” 曹雄面露古怪道: “十八,这天要下雪了……” 刘十八看了看遥遥微笑的宁敏儿,转过头凝重道: “放他们走,司马垂云也给他一条生路,跳梁小丑,不足为惧,今后有的是办法收拾他。 老曹你忘记了?司马懿的骸骨是你焚毁的,你和他有剪不断的因果。 今后,咱们有得纠缠,山不转水转,江湖有相逢,会见面的……” 曹雄闻言,沉默了一会,憋了好久,才憋了一句: “麻痹的,刘十八你不是好东西!你为那小娘们做善事,要老汉顶缸?” 刘十八闻言古怪一笑,严肃道: “不,你没想过轰杀之后呢?我们刘家屯老少怎么办? 我们要带着大家伙浪迹天涯,东奔西躲?和整个华夏对抗?” 李来富和曹雄闻言,顿时沉默下来,两老头子勾肩搭背,转身走了…… 刘十八无奈的摇摇头,看着宁敏儿轻叹一声: 司马垂云,算你命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