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858章:风动水动,水动地移,地移气生 - 最后一个摸金校尉

第0858章:风动水动,水动地移,地移气生

“怎么知道的?是哪个?” 景瑟镇定下来,看着刘十八。 刘十八嘴角往上一翘,露出一个邪意冲天的神情,咧嘴笑道: “我们过去和秦大汇合,然后你自然知道是谁,至于我怎么知道…… 你,难道忘记了那一群可怜的魂体影杀?她们,才是自然界的奇迹和强者……” …………… 接下来,刘十八一马当先走了出去,老九紧紧的跟在他后面,惊疑不定的景瑟默然不语掉在最后…… 一路上,刘十八口中不断掐着口诀,在漆黑的甬道中前行。 老九个景瑟两人的手电都还能用,发出微弱的光芒,景瑟默默的关注着刘十八。 在一面甬道的转弯处,刘十八竟然诡异的直接穿了过去,将最后的景瑟吓了一跳。 最后,等景瑟回过神,摸摸搜搜踏过去,他才发现,原来术业有专攻,盗墓贼果然有他的独到之处。 因为景瑟回头看的时候,竟然能清晰的看到自己三人刚才走过的那条甬道,安静的躺在原地,没有挪动什么。 要说相同之中的不同,那便是地面上隐隐多出九个小土堆,进来拐角之后,刘十八又伸手,在甬道头顶上拔出几根腐烂的木桩。 “这是什么?” 景瑟疑惑的看着刘十八独自摆弄着。 刘十八闻言,回头微微一笑道: “这种东西,其实是一种小范围的组合幻阵,巧合的是,我在黑狱中101室,碰见过一个类似的风水阵,几十年都没被人破解。” 景瑟点点头哑然,沉默了几个呼吸又道: “这种幻阵难道属于风水阵的一种?在我的理解能力内,我感觉风水术仅仅是观山势走向,嗅风气流淌,品山水之中的气势磅礴而已。 而这些,都是盗墓的方法所衍生出来的一门学问。 在外人眼里可能很神秘,但在十修和五行三家中人的眼中,应该没有那么多玄机。 特别是刚才的幻阵,和风水有什么必然的关系呢?” 走在最前面的刘十八,闻言脚步顿了一下,深深吸了一口气,背对着景瑟! 不知道为什么,这一刻,在这个幽深得如同地狱的漆黑甬道中,他想起了爷爷刘十六! 刘十八的记忆深层中,这个自己命运中最重要的老头给自己留下了什么! 从他懂事起,爷爷每天教导自己的那些知识,仿佛是无意,又仿佛是有意。 很多东西,自己上学、上班之后,好像都忘记了。 但如今,被景瑟这老货再次提到风水,那种从小隐藏在记忆深处的玄奥学说,不自禁的又清晰的蹦了出来…… 其实当前的刘十八,内心远远没有景瑟所看见的这么淡然! 没错!秦大,黄忠,洋鬼子杜兰这十几个人人,确实是刘十八偶然之外的故意为之…… 他自个也没想到,笔直小弧的甬道中,竟然还隐藏着手段高明的九宫八卦七幻阵。 这个幻阵年代久远,布置的手法和黑狱101的明显不同,甚至要更高超一些,无疑是刘一的套路! 而在心底,刘十八却再次暗中联系了一下,那一名开始就消失的绝美影杀。 “主人!” 果然,那名不知道躲在何处的影杀,恭敬的从半空诡异的飘来。 景瑟看着刘十八,对着空无一物的虚空念念有词,不禁感觉到了什么,抬手在自己额上摸了一把! 额点睛的点朱砂……果然没了! 如今,那一群要人命的黑色幽灵,全部落在刘十八的手里。 景瑟有些不甘,眉毛皱起又松弛,就这样来回犹豫,最后还是叹了一口气! 他早就找刘十八服了软,如今再?复,反而让人瞧不起! 景瑟虽然隐居在乡野,说到底他还是一个江湖人,考虑事情的角度脱离不了逻辑思维。 而他不知道的是,在自个叹气的同时,头顶上有十几只肉眼看不见黑色爪子,悄悄的缩了回去。 …………… 景瑟躲在一边惊疑不定,老九就站在刘十八和景瑟侧边,恭敬的看着刘十八的背影,双拳却捏得紧紧。 “我们等一下才过去。” 刘十八这会才扭头,看着景瑟神秘一笑。 “我们不是来和秦大碰头的?还等啥子。” 景瑟茫然不解道。 “等绝境出现,三十多个痰盂刷子,他们仅仅杀了一半不到。” 刘十八回身,拍了几把景瑟的背部补充道: “趁着有时间,我把爷爷对风水的注解,拿出来,和你探讨一番咋样?” “你真愿意和我探讨?” 景瑟一愣,这可是家族真正的不传之秘。 刘十八淡淡一笑道: “为什么不愿意?因为你值得我相信,同时我也相信风水中的一些小窍门,和巫术相印证,举一反三的话,说不定还有惊喜呢。” 景瑟默然不语,良久才点头道: “你狠!” 刘十八含笑的面部,突然严肃起来,正色道: “古人云:一命二运三风水!风水玄学,在普通人眼里,历来被视为左右自身命运掣肘的枢钮。 而观风望水,寻龙定穴,则等于堪破天道,洞悉人道。” 景瑟聚精会神的听着,突然插嘴道: “我很好奇,风水一道和摸金一门,到底有什么联系,他们的起源在哪里?” “风水定穴和摸金寻龙,其实一衣带水应视为一家,盗墓是我爷爷刘一,从风水中延伸出来的一门技术活。 气胜则风随势动,水土随地理脉象延伸,地气则聚之不散,行使有度,所以称之为风水玄学。 而这风水一脉,则是一位惊天动地,叫做孙铁树的大英雄所创,并且传给我爷爷!” 刘十八仿佛回忆,又仿佛在缅怀,轻轻的解说着! “孙铁树是谁?” 景瑟扭曲着面颊,左思右想! 刘十八淡淡看了景瑟一眼,轻笑道: “后人,尊称孙铁树为齐天大圣!” 景瑟面上的表情凝固,很干脆道: “你打死我算了,你哄小孩子是不?孙悟空,你咋不说唐僧咧?” “哼!” 刘十八冷哼一声,不管景瑟信不信,自顾自道: “风水术有三大必须缺一不可,一风二水三地气,风动则水动,水动则地移,地移则气生,有了地气,才能成龙穴。” 说道这,刘十八不管瞠目结舌的景瑟,却扭头看向旱魃老九,严肃道: “那边怎么样?” 老九身形一闪,几秒之后又飞了回来,低沉道: “十五个士兵伤亡之后活下来七个,黄忠轻伤,秦大重伤,痰盂刷还剩下五个。” 刘十八眸中一闪,凝重道: “杜兰呢……” ………………………… 今儿个,大家可以敞开来骂我昨个没更!但,刘十八心里仍旧高兴! 我爹的肿瘤切片为良性!哪怕十八已经几天没睡,现在也很精神。 这几天,感谢各位老少爷们和兄弟姐妹的理解和力挺!我在这----给所有喜爱我的读者,慎重的鞠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