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857章:七层妖塔、谁是带头大哥? - 最后一个摸金校尉

第0857章:七层妖塔、谁是带头大哥?

景瑟没注意到刘十八面上有什么不同,反而更意气风发道: “啧啧!这张灵甫真是个人物,在菜园子里面,亲手枪杀自己的老婆; 对华夏反击血战几十场,将大军打得溃不成军,一溃千里。 最后,张灵甫以一个师的兵力,甘愿自当诱饵营造口袋计。 他的七十六师,硬挺两三个军数十万人围攻数十天,最后猪队友太多,可惜……” ……………… “唰!” 两人正说着,洞口传来一阵风声,前往迎敌的旱魃老九回了。 “主人!往这边迎来的十九个嘴里塞喇叭的邪物,已经全部被属下拍碎了脑袋。” 旱魃老九的黑袍上滴着黑血,浑身煞气冲天的禀报道。 景瑟突然见到老九鬼魅般出现,被吓了一跳,咚咚咚往后退了三步,一屁坐在刚才自个撒尿的坑里。 “嘭!” 景瑟呲牙咧嘴,翘着胡子怒道: “老九你出现的时候,就不能打个招呼,哎哟你妹的……” 老九阴沉的眸子冷冷看了景瑟一眼,不理会他而是继续看着刘十八,补充道: “另外一条岔道,和我们失散的秦大,黄忠,杜兰,加上士兵一共有十八人。 当下,有接近三十只那种人盂刷子,从那条甬道的前后两边围杀了过去。” 刘十八面上十分平静,淡淡道: “辛苦了老九,你返回秦大他们附近,密切关注他们的战况,随时准备出手。” “嘎嘎!” 老九阴阴一笑道: “有秦大和黄忠两人一前一后坚守,不见得会有多大的变故。 秦大的身手神秘莫测,连朕也瞧不清楚,黄忠的一把厚背刀舞得密不透风,甬道就那么狭窄,不会出事。” “不!我担心的不是那些半死不活的死人,而是---- 受创的第五部队,他们很可能乘此机会出手! 因为这边的情形路线,第五部队似乎了如指掌,我怀疑他们的带头大哥就在咱们队伍里。” 刘十八眸中透出一股睿智的光芒。 “你带着老黑一道去,有事让老黑回来找我,它不会迷路。” 刘十八拍了拍老九的肩膀。 旱魃老九点点头,朝匍匐在小洞门口的老黑招招手道: “老黑,随朕走。” 老黑一咕噜爬起来,摇头晃尾的跟着老九去了…… “哼!老黑平日对谁都呲牙咧嘴凶巴巴,唯独对你,秦大,老九,黄忠,几个极为友善,真是奇事。” 景瑟眼见老九带着老黑远去,这才冷冷讽刺一句。 刘十八扭头含笑道: “因为,狗是最忠心的,它能从你身上感受善恶煞气!” 景瑟面色一凝,呐呐道: “这话说得,难道劳资对你有坏心?” 咧嘴笑笑,刘十八没有选择回答这问题,而是皱眉道: “这第六层有些古怪,按照小九宫八卦的生死门来分析,应该有下到第七层的入口才对,为什么找不到呢?” 景瑟这会才高兴起来,坐在坑底指着自己道: “俺知道,你信不?” 刘十八静静看着景瑟的眼珠子,过了三个呼吸才摇摇头道: “不信!你先前还说我妈就是黄帝的最后一个小女儿怒歌,同时她也是旱魃鼻祖之一。 你的话如同放~屁一般臭不可闻,进这里之前,你说知道唯一现存的旱魃真身在哪,那么你现在告诉我----我妈在哪?” 景瑟俩手一摊道: “我没骗你,你妈不是被冥王斯特拉带走了嘛?肯定就在他那里没错。” “我记得,这个线索是我告诉你的。”</p? 刘十八咬了咬牙齿。 景瑟开始耍无赖,嬉皮笑脸道: “你那会要揍我,我肯定先忽悠你一下了。” 刘十八二话不说,一言不合直接卷袖子…… “你别动粗啊,我警告你,俺的巫术不是吃素的…… 君子动口不动手,你爷爷是怎么教你的?要尊老爱幼知道不?” 景瑟鼓着眼珠,看着一言不合要动粗的刘十八。 “嘿嘿!我最恨有人骗我了,特别是利用我母亲的事情为借口的人。” 刘十八卷好休息,一步一步缓缓走进。 “别别!我说真的,你信我!我真知道下第七层的入口在哪…… 别动手,入口就在我下面,就在我刚才撒尿的这个坑下面……” 眼见刘十八没有商量的余地,景瑟无奈指了指自个潮湿的裆部。 “啥?” 刘十八一愣,脚步一顿呆痴道。 “你听这里,我老头子一大把年纪,骗你干啥!” 景瑟说着,爬起身用脚在地面的古老出恭坑地步跺了几下。 “咚咚……” 果然,甬道边一个不起眼的出恭口的内部----是空的! 刘十八狐疑的看着土坑和尿渍,没来得及说话,便见景瑟掏出黑色木仗轻喝一声,直直往下挥出。 “啪!” 泥塑的坑底,直接被一棍子震碎,露出更下面一层更加古老的青砖。 “这是什么?” 刘十八缓缓蹲下,暂时忘记自己在恐吓景瑟这老头。 “我哪知道是啥,估计下面有玄机吧?不信我证明给你看,说不定就是入口呢。” “嗨!” 说罢,玩巫术的景瑟,深出右手的食指与中指,切豆腐一般扎进坑底的青砖之内。 景瑟面色凝重,双指缓缓勒住坑底那块青砖,轻喝着用力回抽,一块古老青砖,竟被看起来羸弱无力的景瑟,生生拽了出来。 接着,景瑟还不罢休,深深吸气,一脚踏了下去! “哗啦!” 茅坑底部,隐藏得极深的一层古老青砖,往内部坍塌下去,露出一个看不清多深多宽的洞口。 洞口黑漆漆,往外喷着一股怪异的霉味,而且伴着一阵刺骨阴森的寒气。 能确认的是,青砖的下面,果然有一模一样的石质台阶。 “咋样?我没说错吧?” 证实了下面就是第七层,景瑟立马表功,得意洋洋。 刘十八弯腰捡起景瑟掉落的手电,用手捂小光源,轻轻照看了一眼。 手电的光被刘十八捂住了一多半,但能看到洞内遥远的黑暗处,仿佛有一座建筑。 “这里,应该就是第七层的入口!我能肯定,第五部队的所有人都在第六层,还没有下去。” 刘十八扭头,看着身后的景瑟,诡异的一笑道。 “你打算咋办?” 景瑟面容一整,严肃问道。 “就在第六层速战速决,解决他们吧!” 刘十八眸中射出一丝寒冷之意,令景瑟脊背发凉。 这是怎样一双眼睛? 充满了无边的杀气…… 一刹那,景瑟甚至怀疑自己是不是看错了,此人不是刘十八吧? “走吧!洞口先隐蔽起来,我们去找秦大和黄忠吧,他们那边的战斗应该到了尾声。 我也应该知道了,那个带头大哥是谁……” 刘十八呼了口气,轻声说道。 …………………… 晚上,应该还有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