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856章:李白、玄奘、张灵甫 - 最后一个摸金校尉

第0856章:李白、玄奘、张灵甫

“那些……嗯!痰盂刷,是不是很厉害?” 景瑟不置可否的摇头,眼一翻突然问道。 “几年前,我的确看见过几具化成黑骨的人盂残骸,却没见过能动弹的。 瞅瞅这一路上的斑斑血迹,估计第五部队损失不小,这玩意能以喇叭尖扎进脑袋,估计力气很大,悍不畏死!” 刘十八面容冰冷,冷静的分析着。 景瑟眸中也含着冷意,咬着牙道: “你费尽心机保护那些士兵,有了伤亡你怎么说?” 刘十八看了景瑟一眼,轻笑道: “我保护他们肯定有我的想法,说不定,我等的就是这一刻呢?俗话说养兵千日用兵一时,你说是不?” “哼!你小子比你爷爷----还不是东西。” 景瑟怒哼一声,把脑袋别了过去,转向藏身的土坑内。 用手电照着看了一眼,接着景瑟便眼中一亮,好奇道: “这藏身的小土窝,是你用铲子现挖的,还是这甬道上本来就有?” 刘十八闻言愣了一下道: “你把我说得清闲得不行!这条道,应该不是我们走过的那一条,刚才也就顺势找个地方躲躲。 那痰盂刷跑过来的时候,你也跑得贼快,额好不容易跑你前面拦着。 刚巧,看到这里有个土窝窝黑咕隆咚的,朴一转身就把你扯进来,还没细看。” 边应道,刘十八边扭身看去。 这土洞就在甬道一个阴暗角落,有景瑟的手电照着一目了然。 洞内很小,往里不足两米,且是死路,地面上有些坑坑洼洼。 不过,让刘十八和景瑟呆痴的是,小洞的墙上极为平整。 细细的观察能发现,这个小洞不简单,四壁用泥砖堆砌,泥砖上竟刻着一些李唐时期的仕女图。 从︽口往里看去,每一面泥砖上的仕女图都保存得极好,显得栩栩如生面目丰润。 这些仕女挽着高高的发簪,穿着唐朝风格极为浓厚的敞胸开叉长袍,鼓鼓囊囊的一对馍馍倒有大半在外面…… 最令人目瞪口呆的是,仕女图从第一幅壁画露半边馍馍,到后来衣衫半解,再然后到整个脱光,接着露出屁蛋蛋,最后直接出现了一个和尚---- 一共有三十二副壁画! “这么小一个坑,你说干啥刻这么多的仕女图?到了最后这一副,竟成了苟合的春公画……” 景瑟有些不解,看着刘十八问道。 “一开始我也奇怪,后来起心数了数,一共有三十二个仕女,每一副中的女子都不一样……” 刘十八看着看着,忍不住摇头苦笑。 “你笑啥?这是哪个学子骚包了闲得慌刻画的吧?说真的,这画功不错。” 景瑟翻翻白眼。 “你仔细看看这最后的一副,有什么感受?” 刘十八随手一指坑洞中间,靠近地面的一块泥砖问道。 景瑟低下头看了半晌,抬头道: “有啥不同,咦?好像这一块多了一个印鉴,私章还是什么?有落款题词……” 刘十八古怪的看着景瑟,有些担心这老头的心理承受能力…… 果然,看了良久景瑟哭笑不得道: “李白到此一游?这句话为啥听着那么熟悉……” 刘十八恼怒道: “咱们华夏每个公厕的门后面,都有这么一句话,你肯定熟悉!” 景瑟张大嘴巴,指着这几个平方的小坑,讶然道: “你的意思是?这小洞就是个茅房?我就说嘛,为啥地面有这么大一个坑? 这李白倒也名不虚传,真乃是风雅之人,不光诗好,画画也好。 拉大便,他也不忘记在茅坑上作画,还是仕女图。” 说道这,景瑟若有所思,皱着眉头沉思良久才叹了一口气,看着刘十八苦笑道: “整个李唐帝国历史中,最神秘的有三个人,一个是武则天武媚娘,另外一个就是那老和尚玄奘,最后一个就是诗仙李白。 要我说,李白的名气最大,却最神秘,没人知道他到底从哪里来,最后又到了哪里去,留下了驾鹤西去的传说。 现在劳资前后一思量,才仿佛开窍了,这李白和玄奘,恐怕是一个人吧? 否则,没法解释玄奘的墓地里面怎么发现李白拉屎的茅坑呢? 刚才我又仔细斟酌最后那句,到此一游的题词,发现真的很眼熟。 和我老家古楚云梦泽,也就是俺家的茅坑门板上的那句一模一样出自一人之手。” “哦?” 刘十八故意瞪大眼珠子,露出一副迷茫的表情。 “哼?你给我装,在我家茅坑门板上留下这句话的人,就是那年造访景家的刘十六,你爷爷……” 景瑟愤愤不平,面色有些泛青,又补充道: “刘十六,刘一,玄奘,李白,恐怕都是他一个人对不对?” 刘十八静静的听着,最后应道: “不对。” 景瑟嘴一咧,讶然道: “不对?” “除了李白,玄奘之外,还有蒙古忽必烈时期的刘秉忠,三国时期的诸葛武侯,甚至还有我们不知道的身份……” 刘十八慎重的补充道。 “你?额造你妈,刘家的妖孽果然有过人之处!” 景瑟泄气的骂道,最后眼眸一亮道: “我记得,刘家屯以前还传说,你爷爷曾经当过****营长是不是? 纵观华夏上下五千年,你爷爷到底贯穿了多少叱咤风云的人物? 那么有本事的人,啧啧啧!你敢信他仅仅是个营长?” 刘十八默不作声,他能知道的也仅限于此,不知道的东西不能乱说。 景瑟愤愤不平,一把扯下破棉裤,掏出一根大叼,怒道: “闪开,撒尿!” 刘十八咬咬牙闪到一边,接着便听见力道十足的哗哗声,紧接着一股尿燥味扑面而来。 景瑟右手扶着大叼,上下晃动着,嘴角扭曲着头也不回道: “我倒是想起来了,****里面,当年真有一个惊才绝艳的营长,不过后来升任了师长。” 刘十八眸中一闪,讶然道: “还真有?是哪个?” 景瑟摇头摆尾,将那中看不中用的玩意左右甩几下,得意洋洋道: “****中,有个威名赫赫的七十六师,师长叫做张灵甫……” 刘十八内心震惊,却面无表情道: “继续说,详细的!” ……………………………… 告诉大家一个好消息,父亲的切片报告出来,肿瘤为良性!一切安好,刘十八终于松了口气,今晚接着更新,心情大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