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852章:诡异迷宫、消失的人 - 最后一个摸金校尉

第0852章:诡异迷宫、消失的人

下到第六层,走在最前面的刘十八,浑身的汗毛,在一瞬间全部竖了起来。 这种感觉很惊悚,刘十八清楚的知道来自于何方,体内十修中命师和运师的预警特性! 用通俗一点的话来解释,这种感觉其实就是人们常说的第六感。 只不过某些特定的人群,用训练自己意志力的方法,将这种用灵魂做媒介的特殊感应力放大! 他们的感知力非常强大,扩充到无限可能----甚至能遇见朦胧的未来。 而此时的刘十八,还远远没有达到鬼神莫测,知晓天机的地步。 摸金校尉八品,可能才窥得其中一丝奥妙,突破九品,可能才预知过去未来的稍许情形。 而九品之上到底有什么? 当今世上,只有刘一这个老坑货,达到了这个高度。 很可惜,刘一和自己的儿子,刘十八的父亲大战禅石之海的变异人主宰者:茅一,给刘十八留下了传承后,双双殒命…… 不知道为什么,仅有六品校尉的摸金正统传人刘十八,却古怪拥有一些预知吉凶的本领,且百试百灵。 刘十八的内心,其实有一个异常坚定的信念,和一个谁也没有告诉的巨大秘密…… ……………… 刘家屯地底,疑似玄奘诡墓的十层幽冥塔,第六层! 黑暗中,首先跳下漆黑甬道前行的刘十八,脚前数米远,游走着一对血红泛金芒的眸子。 老黑,不管何时,都会秉承老主人刘一的遗愿,冲在刘十八的前面为他挡刀预警…… “嘎嘎!” 刘十八低头,皱眉摆弄几下手压式手电,发出刺耳的嘎嘎声,在寂静甬道中传出老远。 “嘭!” “造你妹!” 随之,刘十八手怒哼一声后挥手,将那只被按压滑丝而报废的手电,扔到甬道靠墙角落,发出一声响。 整个队伍中,光线越来越暗,不时的发出咒骂的声音和物体落地的声响。 这一行人,每人一只的手压式手电,显然报废了不少,留下还能使用的,不到一半。 刘十八身后的秦大和景瑟两人,同时关掉自个手里的电筒,至于旱魃老九,他根本就没用过手电,一直放在贴身黑袍中。 被夹在队伍中间的杜兰,咧着嘴扭曲嘴角,左手捂着裆部艰难前行,右手则拿着一根鲜血淋漓的筷子…… 不久之前,杜兰尿意无可阻挡的袭来,他冒着断子绝孙的巨大风险,将筷子拔了出来, 随之,杜兰心底的后悔两字,能直接从华夏,排队列到美利坚。 “杜兰我看你也是好汉,要学学猪坚强……” 离开杜兰不远的秦大,诡异的扭头一笑。 被胁迫参加刘十八这盗墓团伙的杜兰,心底有一万头造泥马在那上蹦下跳…… 杜兰和秦大的交流,仅仅是一个小水花罢了! ………… 刘十八和老九并排,再次摸索着向前方黑暗中走了数十米还没走到头。而两人脚下凹凸不平的地面,却渐渐平坦起来。 “十八,这甬道不对!好像盘旋着带着我们在绕圈。” 景瑟终于没忍住,开口分析道。 刘十八冷冷点头,侧脸看了景瑟一眼,面无表情道: “何止在转圈,你看地面上那些阴暗的地方,我敢肯定全部是干枯的血渍。 这条路,就在不久之前一路爆发大战,洒满了鲜血。” 景瑟皱眉,脚步一颤,最后却叹息一声,没有发表自个的看法。 行走了一段路,杜兰的血管渐渐通畅起来,下面也没那么疼痛,渐渐赶上来,落后刘十八进两三步的距离,和秦大并排前行。 听见刘十八的话,杜兰打着手电两边乱晃,寻找刘十八口中的阴暗处。 结果,眼珠瞪得比牛蛋还大的杜兰,什么也没发现。 他不知道,其实在这样阴森漆黑的地底,别说刘十八发现不了,只怕比他更强的人进来,靠肉眼也没法察觉。 察觉沿路有大量血渍的,是老黑! 杜兰这坑比虽然没发现血渍,却让他发现了两个几乎被忽略的细节。 “那个,头儿!我能不能说话?” 行走中,杜兰抠抠脑袋问道。 “嗯!你说。” 刘十八嘴角一咧,随意应道。 “上帝!我发现甬道两侧的墙壁颜色不一样了,刚下来的时候带着青色,而现在却呈现出一种诡异的紫色。 还有这个甬道,刚下来可以容纳两人并行,可如今一个人走都甩胳膊,我细细看了一下,这条路在变狭窄。 路两边的尺寸,要是按照景瑟的转圈推测来解释,这证明我们已经,离开第六层的中心点,越来越近了。” 杜兰饶有其事,班门弄斧的用学了不到几天的小玩意卖弄着。 刘十八没有看杜兰的表情,只随意补充道: “乍一感觉确实很近,但我的感觉,却和你相反,这个第六层假如猜测不错,应该是一座极为高明的迷宫。 我们一开始没有警觉,已经陷了进来,我也发现了不同,却为时已晚,只能往前,再往前……“ 听了刘十八的话,一行人沉默下来,整个甬道中仅剩下脚步声和剧烈的喘气声。 甬道中,渐渐出现了诡异的雾气! 众人身上的军服,毫无疑问湿哒哒异常难受。 甬道却诡异的越走越顺,却仿佛永远走不到尽头…… 走着走着,刘十八猛的停下脚步,讶然看向甬道边一个角落…… 角落中,静静躺着一枚报废的手电筒,是刘十八亲手扔掉的那一枚,后面有他气愤之后,捏扁的痕迹! “我们又回到我扔手电的位置?难怪路越走越顺,原来是自己把路踩宽阔了……” 随即,刘十八的心神,偷偷的联系上隐藏在这一层的影杀…… 刘十八平静的心脏瞬间提起:影杀竟然消失得无影无踪,失去了血脉上的联系…… 前面又是一个弯,刘十八走过去猛地转过身,他的身后,除了景瑟和老九,再空无一人…… “人呢?” 刘十八问道。 景瑟讶然扭头道: “就在我后面啊!” 说完,景瑟便张大嘴巴,补充道:“这怎么可能?前一会杜兰还在我耳边哔哔咧?” ………………………… 刘十八得休息,为明天的事情做准备!明天的更新,应该在中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