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850章:再现镇气钉、干尸惊魂 - 最后一个摸金校尉

第0850章:再现镇气钉、干尸惊魂

“为什么死,这还要看看,但是……” 景瑟左右看看,谨慎的蹲下。 杜兰躺在担架上一柱擎天,也没忘记叫了一声: “全体,四面警戒。” 刘十八扭头嘱咐老九道: “护住这十几名士兵,近身战斗他们比较弱!” 老九隐隐点头,身形一闪便消失在黑暗中。 “秦大,你带着老黑,去前方慢慢查探,切记不要深入!” 刘十八又看着秦大说道。 “黄忠守好后面,我感觉这一层不简单,有些诡异!” 刘十八特别叮嘱黄忠。 交代完了一些必须的,刘十八才暗暗和首先下来打探第五层的影杀头领沟通。 “下来的时候,有没有什么发现?” “主人,下来的时候,这里已经没有活人,唯一就是这已经死去的男子。 但是,这一层之内,不久之前却有人,并且发生过激战,前面不远处有一个祭坛,遍地鲜血……” 影杀恭敬的回应刘十八。 刘十八低着头沉思,不敢抬头看漂浮在半空中的那名,美得冒泡,且浑身赤果果的影杀头领。 而他身后的十五名士兵,和躺在担架上的杜兰,却一个个流着涎水,仰头呆痴瞪着影杀。 最可怜的,要数杜兰,躺在担架上死死捂着起反应的“筷子。”口中不停的咕哝着: “上帝!救救我吧……筷子!” 刘十八往前走了五六步,来到景瑟身边,左右看了看,轻轻蹲在景瑟身边道: “这里有些不对。” 景瑟头也不回道: “嗯!肯定有些诡异,否则怎么会死人?劳资闻到一股极浓的血腥味。” 刘十八闻言吸吸鼻子,附和道: “没错!这里血腥味很重,对了,这人怎么的?” 景瑟面目狰狞,拉着刘十八缓缓站起来,然后轻手轻脚的缓缓后退,极为严肃道: “具体是什么东西还不清楚,唯一清楚的是,这个倒霉蛋,是被吸尽了全身血液而死,伤口在这里……” 刘十八快速凝神看去,果然发现在这具面目狰狞,死状极惨的男尸天灵盖部位,有一个小指头大小的洞口。 诡异的伤口,令刘十八和景瑟两人相顾无言,大惊失色。 这种伤口,简直闻所未闻,指头大一个洞口,伸进去将全身鲜血抽光,何等恐怖? 这还不算,景瑟又给了刘十八一闷棍道: “这具尸体体内,同样有那种金色的超长钩虫,我刚才翻动的时候,差点着了道。” “这具尸体也有钩虫?” 刘十八目瞪口呆,突然想到,前面一层尸体身上的钩虫,是否同样来源于此? 这具尸体是现代人,前一具尸体是唐代人,为什么有同样的钩虫? 除非…… 刘十八想到一个可能,两具尸体的钩虫,都是由这个杀死眼前男子的那东西,或者说那人所留。 想到种种可能,刘十八不禁脊背发凉,浑身汗毛直竖…… ………… “头儿!你赶紧来这边。” 遥遥,传来去第五层深处查探的秦大,惊怒交加的叫声! 刘十八猛抬头与景瑟讶然对视一眼,同时转身朝秦大的方向冲去。 “跟上!最后两人掩护。” 杜兰咬牙切齿的下达命令,身后十五名士兵应声而动,跟上刘十八和景瑟,看起来极为严谨。 拿着手电筒跑到秦大身边,一看之下,刘十八发现先前影杀描述的那个祭坛。 祭坛上下显圆形,隐隐透着一股邪门的气息! “当心!” 刘十八心中隐隐有不好的预感,大声提醒所有人,并且拉打算上前的景瑟一把。 地底,有一座十层的石塔,每一层不是空的就是棺材,再不就是黑船,诡异的钩虫,如今这第五层,又有什么呢? 站在四五米开外,刘十八静静的观察着! 圆形祭坛看起来极为阴森,表面看去同样是用白色的大石砌成的,前后直径差不多有七八米。 祭坛的四面都是同样的台阶,大约两米宽,四个边极为对称。 景瑟侧着头,小眼珠闪烁着诡异的光芒,盯着刘十八问道: “墓室里面建造祭坛,有这样的说法?” 刘十八摇摇头古怪道: “闻所未闻,当然也有更邪门的,比如我和秦大曾经去过乌克兰境内,忽必烈的那座古墓。 哪儿才叫惨绝人寰!不光有祭坛,还有数千万人肉熬制的人油膏……” 景瑟喉咙动了一下,强迫自个吞下一口唾沫,补充道: “千万人肉,熬制人油膏?” 刘十八深深注视着这个黑沉沉的祭坛,没有回应景瑟。 他身边的秦大,却悠然把玩手上的银色短剑,狞笑道: “说千万人,只怕还少了!要知道那口大锅烧了不知道多少年了。” 景瑟眸中一闪,眯着眼侧头问秦大道: “没想到,你还跟着十八去过黄金家族的墓?里面难道没什么玩意?一点好处都没捞着。” 秦大咧咧嘴,满口黑牙乱抖轻笑道: “有!肯定有好处,这好处俺们天天带着咧……” 景瑟闻言一怔,眼神下滑,盯着秦大手里的短剑,攒道: “你的短剑不错,吹毛断发削铁如泥,只怕不是一般的金属锻造……” 秦大额上浮起三道黑线,挥手拦着景瑟下面的感叹词,解释道: “得得得!打住,俺说的天天带着,不是指物件,你别乱哔哔!” 景瑟呆痴道: “不是物件?难道是活的,是老黑?不对啊……” 边说,景瑟边看向刘十八脚下,虎视眈眈瞪着自个,呲牙咧嘴的老黑。 这时,刘十八才回过神来,哭笑不得的指了指不远处返回的旱魃老九道: “别乱猜了!乌克兰最大的收获,不就是老九么…… 忽必烈之墓的最后宫殿中,最后的最后,用铁管锁链禁锢的,是即将被炼化成将臣之躯的,老九!” 景瑟闻言不由一呆,接着侧过头愣愣看着老九,低声呐呐道: “不是天生的将臣血脉?而是人为制造出来的,不可能,怎么可能? 这种高级基因,怎么能被落后的古人制造出来……” ……………… 刘十八微微侧头凝视景瑟一眼,迈步向祭坛中间,正对着自己一行人的石阶缓缓走去! 老九和秦大对视一眼,同时跟了上去! 景瑟犹豫了一下,看了看老九的背影,最终停下脚步! 手电照射下,祭坛最上面有一面石案,上面摆着一个青铜香炉! 令人蛋疼的是,香炉还在冒烟,而在石案后面,竟然出现一个,用泥土堆砌而成的坟包…… 在土坟后面,立着一根黑色石柱,石柱直冲天际,不知有多高…… 而在土坟,以及石案周围地面,则洒落着成片的血渍…… 秦大蹲下身,用手沾了少许放在嘴里舔了一下,仰头阴沉道: “新鲜的血,这里有人!” 刘十八点点头,双眸眨也不眨,淡淡看着那个坟头,以及坟头后面的那根黑石头棍子…… 遥远的记忆,被刘十八缓缓打开,那是刘十八在许昌,初见曹雄,他念叨的一首打油诗: “三尺坟头冒青烟,富贵如海福无边! 前人栽树后人凉,逆天改命路茫茫!” 这首打油诗的背景,是刘家屯的一个孤坟,后面插了一根黑色镇气钉! 坟头的主人,是刘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