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849章:一柱擎天的筷子、 又死一人 - 最后一个摸金校尉

第0849章:一柱擎天的筷子、 又死一人

杜兰骤然脱离刘十八的手掌,一下扑到地上,瞪着那一坨金色的虫体,毫无疑问的也开始大吐特吐! 站得不远的十五名士兵,除了站在最后的稍好一些,前面七八个也吐得七晕八素! 金色的虫体,粗细大约五毫米,单独的一条看起来还没事,但是几百条突然从干枯的女尸五官七窍钻出来,确实吓人! 景瑟擦干净嘴角的残留物,倒吸一口凉气之后,才强迫自己镇定下来,狐疑道: “这东西,好像一种动物体内,或者人体常见的寄生虫!” 杜兰趴在地上大口喘气,抬起头惨呼道: “什么虫?” 刘十八带着后怕的表情,咬着牙补充道: “我肯定不是蛔虫!变异蛔虫我见过,有小孩手臂粗,得从****拔出来……” 说道这,刘十八诡异的停顿了一下,扭头瞅着地面的杜兰道: “要是我怀疑得不错,杜兰刚才在甲板上摔倒的刹那,可能被这种虫感染,钻进了体内。” “哦、卖膏的……请怜悯你的仆人,救救我……” 话没说完,杜兰直接双眼一翻,又晕了过去! 景瑟浑身打着轻微的小冷战,哆嗦道: “假如劳资没看错,是钩虫!” 刘十八听到钩虫两个字,再也忍不住,又吐了一口出来,紧接着眸中闪过凶光,一脚踩在昏厥的杜兰背上,直接将他踩醒过来…… “上帝!****……” 杜兰还没清醒。 刘十八咬牙切齿道: “活人倒地,死人翻身,进墓倒地是大忌!这家伙得好好检查一下。 老九,秦大,黄忠,景瑟,你们四个赶紧一人一条腿摁住他。 他体内肯定感染这种金色钩虫,咱们得赶紧给他扯出来,否则一旦繁殖就坏了……” 但是接下来,让人措手无策的事发生了。 几个大男人七手八脚摁住杜兰,三扒两下给剥了个精光,最后却发现没法下手…… 黄忠硬着头皮,用军刺挑开杜兰的****鼓捣得鲜血淋漓,也没发现什么钩虫的影子。 要说传染,肯定从五官七窍进去,五官在脑袋上清清楚楚能看见,肯定不是这儿! 那么在哪里呢? 想到怪异污秽处,众人的眼神同时不怀好意的瞟向杜兰腰部以下,那根一柱擎天的硕大玩意。 “老天爷,真的挺公平!” 景瑟黯然一叹。 刘十八古怪道: “怎么说?” 景瑟指了指杜兰的下面,鬼鬼祟祟道: “老天爷给了东方人完整聪明的大脑,却赏东方人一个纤细得仿佛牙签一般的吊玩意。 老天爷给了西方人一个比锹把还粗的玩意,却只赏赐他们东方人一半的智慧。” 刘十八面容扭曲,良久才憋出一句道: “找一根干净一点的筷子,给我捅进去看看。” 蹲在地上的黄忠,茫然仰起头道: “往哪捅?” 刘十八黑着脸,指了指道: “这儿!” 黄忠闻言浑身一哆嗦,咧嘴道: “这儿?真捅……” 景瑟捂着脸道: “试试吧,咱们还要赶路,休得墨迹!” “啊……” 几分钟后,一声惨绝人寰的惨叫响彻了整个第四层空间。 ……………… 一刻钟之后,刘十八一行人开始向第五层进发! 暗中,刘十八仍旧放出几只影杀开路! 别的不敢肯定,但是他能肯定,第五部队的那个一号,必定就在自己这一行人之中隐藏得极深。 被怀疑的对象中,首先怀的就是景瑟,其次就是杜兰,至于旱魃老九,秦大和黄忠,基本不可能…… 除了影杀之外,仍旧是老九个秦大打头阵,景瑟这次下去之前,却微微迟疑了片刻。 景瑟拿着手电,疑惑的看了一下从三层下来的石阶,皱眉摇摇头,最后转身跟着黄忠往第五层行去。 最后,四名士兵拿着简易担架抬着装昏的杜兰,也跟上队伍,朝墓穴的更深处行去。 没错!杜兰是在装晕,不装不行啊…… 因为折腾到最后,众人硬没从杜兰体内找到一条金色钩虫。 可惜的是,那根从尿道扎~进去的筷子却拔不出来了。 可能因为肌肉紧缩的缘故,筷子被那个部位发达的肌肉锁死,就那么半截在里面,半截在外面,象一个用竹签扎半截之后,烤熟的火腿肠…… 黄忠老头,从许昌地底重见天日之后,第一个吃的,就是烤火腿肠。 所以,黄忠将火腿肠视为天下一等一的美味,极为熟悉且念念不忘,最后他给杜兰起了一个外号:火腿肠! 黑暗中,杜兰扭曲着脸,死死的捂着下面半根露在外面的筷子,咬牙切齿…… 下到五层的阶梯,和前面四层有些不同,并不是直来直去,而是复式楼一般的旋转梯,并且是木料做的,望不见底。 漆黑的环境中,潮湿的空气,让所有人的衣服几乎都贴在身上,极为难受。 “慢点!慢一点” 躺在担架上的杜兰非常紧张,原本阶梯就狭窄,四个士兵抬着担架,小心脏早就提起来了。 他现在也算骑虎难下,下面扎一根筷子,这算啥事啊? 景瑟与刘十八一路上小心翼翼,两人都沉默着没说话,仿佛感觉到什么危险。 刘十八皱着眉轻轻往前又踏了两步,静下心碧眼感受…… 果然,他感受到一种奇妙的错觉! 这种感觉怎么说呢,仿佛失去了重量一般,整个墓室好像在旋转。 或者说自己在飞,像是失重一样。 旋转石阶终于到头了,一行人终于踏上了平地,同时喘了口气 “呼!” 景瑟长吐一口气,笑道: “十层幽冥塔,同时代表十殿,就是第五层,好像没什么特殊的。” 刘十八也有些累,一屁股坐在地上休息!一行人一路行来,不知天日,完全没休息。 秦大用手电四处巡视,忽然惊叫道: “看那边!” 刘十八和景瑟顺着看去,下巴差点掉下来! 只见不远处,有一人类的尸体,浑身鲜血,面貌狰狞! 景瑟紧走几步,讶然道: “你们看他的衣服,背面有五这个数字,他是第五部队的五号。” 刘十八猛的站起来,惊惧道: “为什么他死在这里?” ……………… 今天,刘十八看护父亲住院,医院和家里两头跑,速度慢了一些抱歉! 礼拜四刘十八签字,礼拜五手术,老天保佑肿瘤是良性的!请大家谅解稍许! 这一更后面,2点之前还有一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