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848章:金长虫、黑女尸、胆战心惊 - 最后一个摸金校尉

第0848章:金长虫、黑女尸、胆战心惊

“轰!” “昂……” 众人身后,老九飞身扑向黑船,仰天一声厉啸,一拳轰去! “嘭!” 坚固得令人牙疼的黑船,被旱魃老九,用尽浑身力道,一击轰成碎片。 漫天木屑飞舞,打得人面上生疼…… 景瑟瞪大眼珠子,痛心疾首骂道: “刘十八,真败家子,这是唐朝的,唐朝的你懂不懂?有历史价值……” 所有人都没想到,黑船竟然被旱魃老九,一拳轰成了渣渣! “主人……这!” 反身落地的老九,咧嘴苦笑道: “这一拳,没有多大的力道,怎么可能呢……” “真是,令人防不胜防!” 刘十八冷笑着,挥手击飞一块碎裂的木板,接着厉声喝道: “所有人注意,不要让黑船的碎片近身。” 景瑟闻言一呆,扬手挥飞一块木板,左看右看茫然讶然道: “发现了什么?” 刘十八死死皱紧眉头面色可怖,嘴角一会狞笑,一会又变得淡然,神态变幻,让人捉摸不定! “嘭!” 随之,一个重物落地的声音传来。 众人齐齐看去,不由得倒抽一口凉气…… 一具尸体? 一具几乎干瘪得没有人形的女尸,身着古代的裙袍,领口处大大敞开,露出干瘪的胸板…… “我我……憋死……了!” 同时,刘十八右手上,杜兰挣扎着,终于又叫唤了一声。 刘十八这才扭过头,深深的注视着杜兰! 在第二层,杜兰偶然提示到,景瑟可能是第五部队的带头大哥,刘十八差点就信了! 在第三层,刘十八稍稍做了一些试探,种种迹象表示,景瑟很可能躺枪…… <p楸那么杜兰的用意就很值得推敲! 他,为什么要将第五部队那名隐藏在暗处的神秘大哥,强拉仇恨到景瑟身上? 这,到底是为什么? 难道…… 刘十八心底,猛的冒出一个几乎想都不敢想的假设…… 第五部队的那名一号带头大哥,谁规定了必须是华夏人? 他,难道不能是曰本人?是加拿大人?是澳大利亚人,是英格兰人? 又或者,一号不能是美利坚人? 比如说,杜兰? 种种迹象表明,刘十八一行人的行动路线和进度,被前方不知深浅的第五部队掌握了。 自己这边的一行人中,老九,秦大,黄忠,景瑟,杜兰,还有那十五名士兵中间,必定有一个人能用特殊法子,和其他人暗通款曲,将这边的情形,传达给前方第五部队。 一刹那,刘十八额上渗出的冷汗,比黄豆还大,双眸中尽是惊怒和不可置信的神态! 看着杜兰,刘十八又有点不确定了,这家伙都快被自己掐断气了,也没见爆发什么威力反抗啊? 一个美利坚的将军,可能是华夏第五部队的带头大哥么? 这种推断,好似天方夜谭,刘十八自个都不信! 但,却未必没有可能! “呼呼!” 刘十八凝视静气,长长吐出一口气,再次深深注视差点断气的杜兰一眼,颤声道: “不许乱动,否则我真捏死你。” 这时,小心翼翼往前探视了两步的黄忠,讶然道: “黑船碎了,这下面直接露出一个洞口,应该就是往第五层的入口,没想到第四层这么简单,打破了船就中了……” 原先黑船停置的地点,果然如黄忠描述一般,露出黑漆阴森的通道,依然是向下,不知深浅的石质阶梯。 “这次老将打头阵,先下去探路,功劳不能被老九一人占据了,老汉也要分润一些。” 黄忠摩拳擦掌,拿出厚背刀挥舞着,有些迫不及待。 但,在场所有人,听见黄忠的话,没有一人挪动脚步。 黄忠扭头一看,见刘十八,景瑟和秦大,正死死盯着自己脚下。 脚下有啥? 黄忠往下看去,一眼就看到那一具干枯到几乎风化的妖异女尸。 “啊!额造你妈……” 紧接着,黄忠额头上,渗出的冷汗比黄豆还大,目中尽是惊恐,嘴角颤声道: “这,这是啥子妖物,呕……” 话没说完,黄忠喉咙之内便打了一击标枪,一口没来得及消化,黏糊糊泛绿的压缩饼干,如满足后的压缩子弹,一嘴喷老远…… “额!造你妹啊,这是啥子东西,吓死人……” 黄忠算得上,对战经验极为丰富的老将,本身是活死人墓中被禁锢养尸之后,又无言无辜复活的超级武将。 按照人类历史上出现过的物种来说,这具干尸身上出现了不该出现的东西! 女尸,肯定是唐朝的,从她身上的那件,几乎风化成渣的敞领长袍,就能看出来。 从老九一拳击碎黑船,到黄忠看向脚下,其中短短十几个呼吸罢了。 那具干枯狰狞的女尸身上的七窍中,爬出密密麻麻,金色的,如面条一般的长虫。 这些金色的长虫,长着两排细密的,爬虫类义肢,看起来极为可怕。 硬要形容的话,可以将蜈蚣放长五十倍来描述,记住是放长,而不是放大。 金色长虫扭曲着,一条大概有数米长短,纠缠着在干尸的周围缠成一坨。 “额造你姥姥,这是嘛玩意?呕……” 刘十八强装镇定许久,终于口中泛苦,惊怒交加的吐了一地! 黄忠也被吓得一个倒栽葱,连滚带爬的跑了回来,躲在老九身后。 这老头也不傻,知道刘十八一行人中,明面上老九战力超群,为第一人。 景瑟长大嘴巴,倒退三步低头沉吟,从他眸中能看出,其实他内心一样惊惧交加。 秦大和老九,缓缓向后退,气氛一时间极为凝重! “窝……窝……放开窝!” 胃部几乎吐干净的刘十八,终于发现手上还掐着一个人,杜兰! 这家伙还没断气? 刘十八疑惑的松开手,看看手腕…… 杜兰骤然脱离刘十八的手掌,一下扑到地上,瞪着那一坨金色的虫体,毫无疑问的也开始大吐特吐! 站得不远的十五名士兵,除了站在最后的稍好一些,前面七八个也吐得七晕八素! 金色的虫体,粗细大约五毫米,单独的一条看起来还没事,但是几百条突然从干枯的女尸五官七窍钻出来,确实吓人! …………………… 0点之后,半夜不确定几点会更新,大家明早看吧! 晚9点刚从医院回来,心情沉重,焦虑不安,大家稍微体谅些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