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842章:鬼画符、额点睛 - 最后一个摸金校尉

第0842章:鬼画符、额点睛

杜兰和秦大的悄悄话,没人听见,唯独刘十八狠狠的刮了秦大一眼…… “棺材盖子怎么盖着?刚才不是出来了两个白面和尚么?” 杜兰见秦大不理睬自己了,忍不住又憋了一句出来。 景瑟阴着脸不时的瞅瞅杜兰,他也不知咋说,刚才那恶臭,实在让他倒足了胃口。 “还是让老九来吧,他身子结实,秦大再后面接应着。” 刘十八轻轻在棺木上摸了几下,扭头看向老九,又将视线看向秦大。 老九点点头没说话,一副如临大敌的模样,死死盯着棺盖。 秦大拿着短剑挤到前面,将短剑的锋刃插进棺材边沿,对老九点点头。 刘十八抬起手,对十五名士兵和杜兰轻声道: “你们退远一点换军刺,记住!出现任何情况都不要开枪。” “上帝!我们都是神枪手,不用枪用匕首?” 杜兰鼓着眼珠,瞪着刘十八的背影。 “这个古墓的结构有多少年了?一起开枪,那股音波的震动足够震塌了这地方。 不需要谁来找咱们,因为我们自己就把自个活埋了。” 刘十八忍不住,还是将理由告诉了杜兰。 “开吧!路就在下面。” 景瑟皱着眉,轻声补充道: “刚才下来的时候,这一层有极重的阴气,肯定是棺木下面溢出的。 再次打开,说不定又有什么邪门玩意蹦出来。 对了,摸金校尉不是有一个古老相传的口诀么? 据说,用来进孤坟黑墓那种额头一点红,特别有效。” 刘十八闻言一怔,嘴角抽搐道: “这个懂倒是懂一些,没试过也没有朱砂! 再说了,前面是老九和秦大,没有问题的!” 景瑟点点头面无表情,没赞成也反对,仅仅往后一指道: “杜兰和他的十五名士兵呢?他们虽然有二级基因改造人的实力,但没有验证过到底有多大的抵抗力。” 说完了,景瑟竟然还不闭嘴,抖抖索索的从破棉袄里面掏出一个黄绿铜盒,呲牙笑道: “朱砂也是巫门必须的做法材料,很巧,我这还有一点存活,” 刘十八面无表情,接过景瑟递给他的朱砂细细看了一眼,叹气道: “我从未试过摸金一门中的朱砂点额。” 景瑟极为认真的回应道: “那刚好,今儿个正是机会,试试!” 刘十八捏着朱砂盒,围绕着所有人看了一眼,却发现对于安全来说,没人支持自个。 这些家伙,都眨巴着眼珠子,滴溜溜的看稀奇,满脸向往期待看着刘十八…… “额造----你满门祖宗!” 刘十八无奈叹气不知道骂谁,回头却又补充道: “赶鸭子上架,那我倒要好好的发挥一下。” 利用次元空间中和现实世界巨大的时间落差,刘十八将爷爷留下的珍贵手札,快速翻开寻到那条盗墓人遵守的要点细细读了几遍。 边读,刘十八边后悔,为啥自己闲的时候不多看,需要现在来临时抱佛脚? 仅仅几个呼吸,刘十八便从微不可查的静止状态中恢复,抬手将自己手腕割破,将一汪鲜血滴进装满朱砂的铜盒中。 “呵呵!手法这么生疏,十八你确定会么?” 景瑟看着笨手笨脚的刘十八,忍不住调侃了一句。 话没说完,就见刘十八突然挺直腰杆,浑身气质猛的一变! 这种气质似庄严、似肃穆,瞬间感染了周围所有人,连景瑟的神色也变的严肃起来,直直看着刘十八 刘十八的双眸微带凌厉的目光,环视了周围众人一眼,朗声道: “先贤有云,占卜不精,荒废一事,丹药不成,害人害己,地貌不查,抄家灭族。” 说完,刘十八仅靠强悍的记忆力,将爷爷手札中特别标注的一个符号,用右手小指的指尖,点沾稍许调和好的浓血朱砂,当场在虚空中漫无目标乱画起来…… 秦大和黄忠,杜兰从未见过这玩意,眼珠得得老大。 老黑和老九对这东西不感兴趣,自顾自的围着棺木转悠着。 景瑟,显然也没见过正儿八经的盗墓规则,面上满是期待! 那十五名士兵,侧不明所以,嬉笑着继续休息。 “轰!” 一股淡淡的威压,从刘十八身躯的各个部位要穴缓缓溢出。 他的一双手在虚空中越来越快的滑动,一个又一个出现后,又诡异消失的红色符号,越来越清晰。 “拙!” 最后,刘十八双手连续在虚空连续点击,手速爆出的残影,让所有人眼花缭乱,暗暗称奇。 但,刘十八的手速没有慢分毫,他还在加速! 几个呼吸后,刘十八的身形才微微一抖,瞬间出现在呆若木鸡的杜兰面前…… 刘十八此时的表情,极度庄严,腰杆挺得笔直笔直,双手仍旧虚虚的画着一个圆形符号。 符号渐渐清晰,能清楚的看到圆圈之内显出了一个华夏的汉字! “这是什么玩意?” 呆立不动的杜兰,忍不住问了一句,换来好几个人的怒视。 景瑟眸中闪烁,象呐呐自语,又象给人解释,低声道: “这里面,是一个驱散的驱字。” 刘十八无暇他顾,双眸闭合几个呼吸之后,再次睁开。 而这一次,刘十八脸色苍白,对自己更狠毒,张口咬开手腕上的血管,将隐隐带着暗紫的血液,再次灌注到几乎干枯的朱砂铜盒之内…… “轰!” 淡紫色血液,和朱砂融合的刹那,虚空中的那一枚“驱”字,猛的一颤,接着爆出一股金色的光芒。 刘十八诡异的扭头,呲牙对着景瑟怪异一笑,接着又快速回头。 他看了老九和秦大一眼,又掠过黄忠的身躯,最后才默默凝视虚空中的符号,口中念念有词: “阴路黑,阳路白,人走白路,鬼打黑墙…… 山有形,人无踪,凶尸墓深煞气寒;棺无头,尸戴孝,诡气入体命难饶。 走阴人,暗夜行,活人倒地死人翻身;遇黑棺,倒黑斗,驭血画符----额点睛。” 说道最后三个字的时候,刘十八的语气猛的加重,面色惨白双眸怒瞪杜兰,大吼道: “----额点睛!” 杜兰瞠目结舌,不知所以,他特么的从小长大就没见过这鬼画符…… 连秦大都听懂了,抬起脚一蹬腿,将杜兰踢到刘十八两尺距离之内。 “点!” 刘十八此时却嘴皮未动,从胸腔中爆出一声诡异而沙哑的声调。 紧接着一指点出,指尖推着一枚泛金的驱字符,恰恰印在杜兰大汗淋漓的额头之上。 “轰!” 这一瞬,杜兰浑身一震,不可思议的抬起头,瞪着刘十八道: “快看,有神仙……” 刘十八一口逆血喷出,无视了神经错乱的杜兰,一个跨步又来到身后更远的一名士兵面前。 “----额点睛!” 仿佛暗夜中开放的妖艳金花,短短几个呼吸,墓葬石窟被连续点亮十几枚,泛着淡金色的符号。 “呼呼……” 刘十八脚步蹒跚,从最后一人景瑟身边退开,面色惨白。 而这时,痴呆着没回神的杜兰,仿佛补刀般,在刘十八耳边又嘀咕了一句: “快!看神仙……” 刘十八气急,嘴角渗出淡紫血液,艰难扭头看着老九,指着杜兰,咧嘴道: “给我把他----敲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