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841章:响屁不臭、臭屁不响 - 最后一个摸金校尉

第0841章:响屁不臭、臭屁不响

原,美利坚海豹突击队队长,米图拉、杜兰,刘十八将他带在身边,本意是让他,远离贝里琉群岛,不要给布莱尔和戈登制造麻烦。 因为,杜兰掌控着那十五万投降战俘的原本精神意志,刘十八不想将隐患留在硫磺岛。 没想到,进了一个神秘甬道之后,下到第三层,杜兰这个坑货,竟然给了刘十八一个大大的意外。 第五部队竟然有二十人,而不是如景瑟所说的,和外界揣测的一样,十九人。 别小看一个人,在关键的时候,失之毫厘谬以千里,一个隐藏在暗中的敌人在瞬间翻盘的事,不稀奇。 “你知不知道,那个神秘的二十号是哪个人?” 刘十八左右看看,不报希望的继续补问杜兰一问。 “头儿,我若真知道那最后一个队员是哪一个,何必偷偷摸摸单独告诉你?” 刘十八闻言一震,神色变幻看不出悲喜,心中咀嚼却着杜兰的话:何必偷偷单独的告诉你? 除非只有一个原因,杜兰在害怕,他不知道最后有什么切入点,他的命运说不定出现逆转。 这年头,排队最重要,会站队的人,级别比不奉承,也拍马的人,起码增加三倍的几率。 从各个方面汇聚而来的消息,渐渐在刘十八的脑海成型: 那位神秘的带头大哥,恐怕才是如今所有事的始作俑者。 二十号,你躲在哪里? 时时刻刻,给刘十八带来惊惧和一些不好的预感。 “十八!到底咋整?咱们光耗在这里更加不成啊?” 遥遥,景瑟的声音传来。 “马上就来!” 刘十八应了一声。 杜兰也看向七八米外,黑漆漆的空间中,摇晃的几个手电广。 接着,杜兰将脑袋转向刘十八,神情极为古怪的吧唧了一下嘴。</p楸 景瑟? 刘十八好像有点明白杜兰夸张表情下隐含的意思---- 景瑟? 景瑟,不是从关岛地下基地中的那个时空通道,随着两百加的族人,一起来关岛的? 刘十八疑惑的看看,收敛了任何表情默然不语的杜兰! 换做以前,刘十八都不用考虑,直接给答复! 但是如今不同,他的身上背负了太多的责任! 对别离的承若,对宁敏儿的承诺,还有对宁海帆老头子立下的誓言,每一个都仿佛昨天,历历在目! 留下了太多的遗憾,经过了那么多几乎神转折的折腾,刘十八已经变得成熟和谨慎。 假如,现在谁问刘十八:这世界上什么人最老实? 刘十八的答案,很简单,世界上刘十八最老实,他当着人说假话,能把自己骗过,让自己都觉得自己说的鬼话是真的。 配上活灵活现的面部表情,谁不会相信刘十八说的话呢? 假如,景瑟就是那个第五部队的带头大哥,他图什么?仅仅要把刘十八骗进这个古墓? 还有刚才,在场所有人,唯有景瑟阻拦杜兰给刘十八扯私话。 所以,他才急匆匆催着刘十八下更深的一层,也就是说,这家伙比谁都急? 可是,这又是为什么? 一个什么样的人,能容忍自己两个亲生女儿,一个七姑娘,一个九姑娘,投怀送抱给曹雄和张光烈,这两个明显颜值探底的存在? 景瑟到如今,绝对是最神秘的存在之一,从未见过他爆出最高实力,仅有的就是鬼画符…… 一个巫门传承者,四大僵尸王中,排名第二后卿血脉的人物,他难道连秦大和老九都不如? 再换个说法,他难道连自己的爷爷刘一都不如? 否则,他和爷爷根本不可能结交,从而刘一指点迷津,让他经过景氏祠堂,来了关岛。 当人刘一还是谨慎的,同时还派遣了曹雄同行,以防万一。 爷爷刘一是个孤独而高傲的人,得不到他的认可,你不可能获得他的友谊。 你说这样的人,会是一个简单的人么? 刘十八自个告诉自个,绝对不是! 景瑟是一个表面看起来不靠谱,而内在却十分 缜密,严谨,且老谋深算的人。 人心,真的很难琢磨…… 刘十八不禁打个寒战,不久之前,他还对景瑟有极大的好感。 经过杜兰这货的一句话暴击,他才瞬间清醒。 此时,刘十八才发觉,自己还是太嫩了! 世界上每个人都各怀心思,特别是十修中和五行三家中的强者,各个都阴险。 刘十八的眸中划过丝丝奇异的光彩,他想到了一个可能: “难道自己?仅仅是他们一个棋子?又或者,爷爷刘一和自己都是棋子? 这个世界,不缺天生老戏骨,要骗过刘一,未必不可能……” “呼!” 想到关键点,刘十八反而平静下来,深深吐了口气,面皮瞬间恢复常态。 “杜兰!” 刘十八拍拍杜兰的肩膀,将他吓了一跳。 “别一惊一乍,刚才的话,我什么都没听见!” 刘十八看着不远处的手电光,仿佛自言自语。 杜兰极为配合,东张西望道: “我刚才说什么了嘛?肯定没说,咦!我说了,能不能让我找个地方拉一泡屎?” ……………… 东扯西拉中,刘十八和杜兰两人,极有默契的回到了出发的原地…… 见两人回来,且刘十八还在臭骂杜兰: “你吃了什么?拉个屎还要叫上我,你说,世界上有那么臭的屎嘛?” 杜兰眼眶泛红,竟泛出水雾,?得极为委屈,忸怩道: “上帝!我发誓,以前从未拉过那么臭的便便,肯定是水土不服引起……” 景瑟黑着脸,嘴角抽搐,最终忍不住张大嘴,朝着刘十八和杜兰走来的方向,大口吐出胸中一泡浊气…… 接着,景瑟深深的……深深的……缓缓的吸了一口气…… 古墓中,空气基本不怎么流动,原本固定着,被景瑟这么一吸,果断朝这边涌来! 而就在十几秒之前,刘十八裤子后面,曾鼓起来很大一坨,被一个臭屁蹦涨的…… 那股新鲜的气息,被景瑟大口大口吞到了肺部,接着用更快的速度呕吐而出,顺带附加一股倒喷的白沫…… 景瑟嘴角哆嗦,指着杜兰臭骂道: “孽障?拉个屎而已,为何臭得惊天动地,连老夫都着道了……” 刘十八适时,做了接盘侠劝道: “好了!臭也不能怪他,怪肠胃不好就是,我们立即行动,往下一层去。 把黑色棺材揭开,我倒要看看,到底还有什么古怪……” 杜兰强忍着吐血的冲动,白眼翻了又翻,不情愿的站到自己的位置。 秦大却突然古怪扭头一笑,嘴角一咧,露出一排黑色板牙,笑眯眯道: “臭屁不响,响屁不臭,你说这个屁香不香?” 杜兰差点崩溃,咬牙切齿道: “上帝!可怜可怜杜兰吧!额一定要造秦大的母亲……” “下辈子你有机会!额娘在秦朝……” 秦大头也不回,应了一句让杜兰瞠目结舌,顺带吐血的解释。 …………………… 后面还有,兴许0点之前,兴许0点之后!误差不超过20分,延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