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839章:再现纯阳尸、诡局 - 最后一个摸金校尉

第0839章:再现纯阳尸、诡局

“第三层的入口,就是这里,呵呵!” 刘十八摸着下巴,轻笑一声。 “怎么弄?” 景瑟问道。 杜兰此时又跑回来,不好意思道: “我带士兵走前面吧。” “不!让秦大和老九走前面,你的士兵从未进过古墓,万一摔倒或摸了什么不该摸的,这便犯了忌讳,要死人的……” 老九和秦大对视一眼,眸中仿佛有两道隐隐的闪电,在半空对撞了一下…… 接着,两人拿出武器,当先走了下去! 刘十八放回军刺,极为慎重的拿出那根液态金属棍,扭头看着景瑟和杜兰叮嘱道: “他们死了人,肯定会报复,要谨慎一些。” “吼……” 刘十八话没完,就听见黑暗台阶下方,传来旱魃老九凄厉一声长吼。 吼叫声势惊人,震得古墓穹顶乱抖…… 刘十八双肩一抖,提着金属棍就冲了下去,边跑边大笑: “真不知,第五部队的人这么积极,宁海东给他们许了什么样的条件,都不要命了,来找我们的麻烦。” 景瑟嘿嘿一笑,提着一根黑色如法杖一样的棍子,也不甘落后,跟着刘十八就冲了下去。 杜兰也不敢呆在第二层,率领士兵打开战术手电,也一窝蜂跟了下去。 磕磕碰碰,往下冲了不到四十级台阶,刘十八一行人就来到佛塔的第三层。 常规来说,按照佛塔建造规格,越往上,面积越小,而在这反过来朝下,往九幽地狱延伸的佛塔却越来越大了。 第三层仍旧黑暗阴森,唯独听见老九和秦大在前方激战的声音。 “怎么弄?” 景瑟好像对古墓也生疏得很,下来之后有些不知所措。 “还能怎么?冲过去,你在后面当心一点,那种病毒对你来说致命的。” 刘十八叮嘱了一声,便朝打斗的方向冲了过去。 出现在刘十八面前的,竟然是一尊巨大的黑色棺木。 棺木后面,两团黑影正在激战。 “那是什么玩意?” 景瑟一步跨到刘十八身后,呆痴的用手电照了过去。 老九和秦大两人,分别捉对厮杀着,对手竟然是两个看起来似人非人的怪物。 “嘭!” 老九不愧是旱魃之躯,率先建功,一拳将当面的怪物一拳打成了三截,黑色的液体喷洒了一地。 怪物浑身呈现出诡异的白色光泽,怎么描述呢? 就好像两个脱光,浑身惨白的和尚,头部有清晰的五官,唯独眼珠是白色的…… “我勒个去,这是嘛玩意?” 景瑟语无伦次的嘀咕着。 老九击杀了其中一个怪物,快步退到了刘十八身边。 “轰!” 秦大拿着短剑,灵巧的和那怪物周旋,瞅准了一个回身的机会,反手一剑削掉了怪物的头颅。 “老九,怎么回事?” 刘十八扭头问道。 “下来之后,这里空荡荡就一口棺材,没想到棺盖揭开,里面蹦出了这两个见人就咬的东西,这东西朕看着好像----和尚。” 老九沙哑的应道。 这时,秦大也擦干净了短剑,缓缓退了回来,凝重道: “头儿,你还记得在八龙抬棺的忽必烈古墓中么?” 刘十八闻言一惊,讶然道: “当然记得,那一次咱们差点都死了。” “这个光秃秃的玩意,和那纯阳尸一模一样,可以说是放大版。” 秦大反手握着短剑,语气中同样充满惊讶。 “纯阳尸?那种能在黑夜中来去如风,童男子炼化的妖物?放大版是什么意思?” 刘十八大了眼珠。 “这些妖物,正是纯阳尸,只不过是成年版的,和尚不也是纯阳之人?唯一不同的是,他们是成年之后才被炼化。” 秦大如此解释。 景瑟目光闪烁,走上前仔细的翻看两具怪物的尸身。 最后,景瑟还是摇摇头站起来,古怪道: “以前仅仅听说,一些阴暗古墓中,有墓主人豢养的一些,极为邪门的守墓人,今儿个才算开了眼界。” 刘十八吐了口气,回身看了看瞠目结舌的杜兰和十五名士兵问道: “你们没事吧?清点人数。” 杜兰擦了一把嘴角的涎水,回身看了看应道: “应到十五人,实到十五人。” 刘十八点点头,对查探周围之后,快步走回来的黄忠问道: “周围还有什么怪异?” “没了,除了这两个,没看见什么活物了!奇怪的是,这一层竟然空荡荡什么都没有。” 黄忠将银色短弓收好,拿出厚背刀。 刘十八点点头,凝神朝四周看看! 的确,这一层很怪异,面积比第二层要稍大,地面铺设着黑色的石料,墙的四周呈圆形,有七个角。 黑色的巨大棺材,就放在中间。 “从哪里走?” 景瑟抬眼四顾,迷惑的问道。 刘十八摇摇头道: “我担忧的不是往哪里走,而是我们前面的第五部队。 很奇怪,为什么这两个怪物,没有攻击他们呢?” 景瑟古怪一笑道: “说不定他们颜值比我们高,两怪物舍不得下手。” “吼!呜呜……” 老黑,摇头摆尾,在黑色巨棺四周转悠着。 “下一层,棺材应该是关键。” 刘十八走到棺材边,敲了敲棺材壁板,又摸摸老黑的脑袋。 <p爳“咚……咚咚。” 刘十八敲打棺木的声音,在黑暗的地窟中,显得异常刺耳,却启发了刘十八的思绪: “不对!假如第五部队也下来这里,应该会有蛛丝马迹留下,老黑肯定会发现。” 说道这,老黑善解人意的蹭了蹭刘十八的裤脚,表示刘十八判断得很对。 “那还不简单,除非我们被人耍了,第五部队的主力,根本就不在这里。 他们仅仅付出了两人的代价,就将我们骗了进来。” 景瑟白了刘十八一眼,走到黑色棺材前,端详棺木上的纹路。 刘十八听得有些头晕,眼神路过地上两具支离破碎的尸身后,眼眸一闪,突发奇想道: “为什么是两个人的代价?难道四个人不可以嘛?” “什么四个人?” 景瑟讶然回头,顺着刘十八的眼神看向地面的残缺尸体。 接着,景瑟猛的回头,讶然道: “他们这种怪物纯阳尸,难道也是第五部队的人?” 刘十八诡异一笑道: “为什么又不可以呢?谁规定了第五部队的人,必须是人类?” 景瑟闻言,恍然大悟般的自嘲大笑: “没错!劳资迂腐了一些。” 这时,老九插嘴道: “这两个被我和秦大斩杀的妖物,的确和先前的矮子,还有被我一拳打死的那个女人来自一个地方。 因为她们的脚裸部位,都有一个黑色的刺青:五!” 刘十八此时却皱眉,古怪的低声自语道: “对面的第五部队,好像能预知我们的动静,很奇怪的感觉……” …………………… 汗,10点指的是晚上…… 若计算不错,今天0点以前还有一个大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