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830章:佛塔尸藤、仅有一击 - 最后一个摸金校尉

第0830章:佛塔尸藤、仅有一击

刘十八一行人爆发最后的力气,终于也冲到那一段坍塌的泥墙跟前。 此时,水流也恰恰跟了上来,差点将精疲力竭的最后几名基因战士卷走。 刘十八和景瑟对视一眼,同时看去! 泥巴墙被震塌了一大段! 后面有一扇青色的古老石门,被老九奋力打开数米,足够人勉强进去。 此时,一行人顾不得那么多先保命要紧,随着刘十八身后,一个接一个冲进石门,老九则喘着粗气站在门后等着。 等一行二十一人全部进来之后,老九转身,一掌将石门紧紧关上。 “轰!” 汹涌追来的水势,轰然砸在石门上,被死死的关在外面。 生死两重天! “呼!呼……” 景瑟满脸笑眯眯喘着粗气道: “十八啊!门外被水淹,再也打不开了,咱们这次要是再晚十几秒,可真的完了。” 刘十八站在一边,忽然笑道: “这都是老九的功劳!” 闻言,景瑟和秦大,黄忠,杜兰猛抬头,同时看向恭敬站在黑暗中的老九。 “老九!感觉如何?” 刘十八小心翼翼的问了一句。 “属下,浑身都澎湃着无穷力量,无处发泄!” 老九的声音很阴沉,透着无穷煞气,令人感到脊背发凉。 景瑟大着胆子向前走几步,拿着手电在老九面上照了一下…… “蹬蹬……” 景瑟张大嘴,仿佛受到什么惊吓,往后飞快的退了几步,抬手指着老九,嘴唇泛青哆嗦道: “十八!他,他不是将臣之躯,他是旱魃,是旱魃…… 他----是赤地千里的绝代强者,旱魃!他的两颗獠牙全部长出来,且变成血红之色!” 刘十八轻拍惊魂未定的景瑟,淡淡一笑道: “我知道!在他喝下那一瓶药水之前,我就知道。 但,不管他变成什么样的强者,在我眼里他还是老九。” 说完,刘十八对着黑暗中的黑袍人,展颜一笑问道: “老九!你说对吗?” “没错!老九始终是老九,不管是将臣还是旱魃。 我----就是老九,是主人的贴身护卫,将臣老九!” 老九的声音仿佛锯齿一般让人耳膜生疼,非常嘶哑。 景瑟眸中闪烁,不知道在想一些什么,极为复杂! “主人,我发现这土墙后面的空间,还有其他人。” 紧接着,老九又补充了一句。 “嗯?” 刘十八一众人闻言一惊,忙拿着手电向四周照去。 “警戒!” 杜兰抬起右手竖起。 “哗!” 十五名训练有素,强悍自信的基因战士哗的一下向四面散开,举枪朝四面八方预瞄。 四周死寂死寂,没有一点声响。 “老九!里面是什么人?” 刘十八扭头看着老九, “不清楚!但,我能闻到他们的味道,这算是觉醒旱魃血脉之后的一个新特性吧。” 老九轻轻的应道。 “呵呵!看来,我们这次误打误撞的进入这个隐秘墓葬的内部。 同时,追击我们的第五部队的人,很可能也进到了这里。” 刘十八轻声咀嚼着。 “你有什么依据?” 景瑟不信道。 “没依据,我相信老九的判断!老九,你闻得出他们有多少人?” “十九个!其中有七个女人!” 老九沙哑应道。 话说到了这里,就没必要再深究下去了! 刘十八拿着手电抬眼看去,眼前是一片很大的空旷之地,地上用青石*成,上面雕着佛门典籍,全部是梵文。 最令人惊奇的是,四周竟然呈现出一个不规则的,仿佛十边角的围墙,围墙的边角,同样堆满枯败的尸骸! “这是什么地方?这么阴森恐怖?” 杜兰结结巴巴问道。 “你们看,那边有一个楼梯向下延伸,我们所站的地方,是最上层,这是一座塔。” 刘十八眯着眼说道。 “这不是一般的塔!佛塔都是从下往上,通往极乐,而这塔是倒置的,往下通往哪里?” 景瑟面目阴沉。 一边的黄忠,却古怪的双手合十,诵了一声古怪的佛号道: “通往幽冥地狱!” “先进来的人呢?难道下去了?” 杜兰找寻了一圈道。 “我肯定,有人先下去了!” 老九严肃道: “不过,我进来之后,看到最后一个身形极快的家伙一闪。” “你能看见他?那么他肯定也看见了你,那么他为什么要跑?” 杜兰忽然答非所问,自言自语了一句。 刘十八闻言一怔,面上浮现一丝惊愕道: “这里不对……有陷阱!” 景瑟不信道: “不会吧?我们刚进来就有陷阱?神了……” 景瑟话没说完,四壁便传来一阵噼里啪啦的古怪声响。 离十面角墙最近的杜兰和五个士兵,忙端着枪转身,脚腕却同时被古怪的东西缠住,相继趔趄着栽倒在地上! “上帝?这是什么?” 杜兰差点吓晕了过去,抓住他脚的,竟然是白骨累累的手臂。 “化尸藤?” 清醒过来的景瑟,仿佛猢狲灌顶般大叫一声! 黑暗中,景瑟的身影摇晃,也被拽倒在地上挣扎起来。 “刘十八,你咋不早说有陷阱!” 景瑟悲愤的骂道。 剩余的十个基因战士淬不及防也被一只只白骨手臂拽倒。 唯有将臣老九,身体跃起,几个起落竟然消失了身形…… “老九,竟然自己跑了?十八你还说他永远是老九?狗屁……” 景瑟瞅着老九消失不见,口无遮掩的乱说起来! 秦大和黄忠,挥舞着手中短剑和厚背刀,护着刘十八疾步向石门边退去。 老黑速度最快,事变的刹那最先跑到了石门边! 杜兰奋力挣扎,眼看着刘十八越来越远,忍不住叫道: “头儿你跑啥?救我……” 由不得杜兰恐惧,脚腕处白骨手臂越缠越紧,这家伙的神经渐渐支撑不住,有些犯晕。 说实话,杜兰和他的十五名士兵就算强化到了二级基因战士,也仅限于人类世界,对这些华夏的稀奇古怪缺乏认知,不恐惧才怪…… 后退中的刘十八却仍旧四平八稳,面上镇定如常! 没错!秦大,黄忠,刘十八,他们三人经历的诡异事件早就数不胜数,神经早就锻炼得如钢似铁,坚韧不拔,遇事不乱…… “老九!宰了他!” 后退中的刘十八,莫名其妙的突然蹦出一句。 “嘭嘭嘭!” 紧接着黑暗中,景瑟和杜兰,听到地面下方传来激烈的打斗交手声。 又过了几分钟,他们这些人身处的地方,瞬间充满了一股极度难闻的腥臭。 “嘭!” 将臣老九,从楼梯下方飞身上来,将一具软绵绵的女子尸体,扬手仍在地面上。 女尸落地刹那,被拉扯在地面的景瑟,杜兰和十五名士兵,脚腕处的白骨手瞬间松开。 杜兰惊恐的从地上坐起,疯狂的用脚踩着白骨手,愤怒道: “我踩死你麻痹的,鬼东西。” 景瑟惊疑不定,爬起来用手电照着地上的白骨手,拿起来研究几个呼吸,才扭曲着脸看向将臣老九道: “这尸藤,唯有精通巫门巫术的巫门中人,才能驱动,并且最少要达道七品。 老九,你老实告诉我,你用了几下才将她击毙了?” 老九阴沉着站到刘十八身边,伸出一根手指,淡淡道: “一击!” ………………………… 能等的,半夜三点继续更,不能等的早上再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