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823章:民间毒蛋、远古邪物 - 最后一个摸金校尉

第0823章:民间毒蛋、远古邪物

既然想不通,刘十八就暂且放下了,此时此地,不是考虑看不见摸不着的时候。 关于三号一切,都是刘十八臆想和判断,做不得数,真实到底是怎样的,谁也无法预判。 “准备好出发了?” 稳定住心绪,刘十八扭头看向身后战意冲天的杜兰,和存活的十五名士兵。 这些士兵都变了样,他们的精气神,从萎靡,变得自信且充满侵略。 没错,他们赌命一般,改变了自己的命运,不管是哪个国家,敢赌命来扭转自身命运的人,都值得尊敬! “呜……” 一直躺在刘十八一行人身后甬道的老黑,这时候又站起来,低沉的轻吼了一声。 刘十八警觉地朝黑暗中看了一眼,眉头微皱道: “阴魂不散。” 将臣老九和景瑟,就站在老黑身边不远,同时往刘十八看来。 “打算怎么办?往前走就要赶快,再慢就有少许麻烦。” 景瑟眸中射出一丝冷芒。 刘十八凝重的点点头,抿嘴道: “我们得加快速度,秦岭那边几个人,估计会很艰难,我怕他们顶不住,另外我对硫磺岛那边也很担心……” 景瑟面色一变,转过头看着刘十八,极为严肃道: “硫磺岛的人,都被蛊虫控制了,你担心什么?” 刘十八沉默了,他不知道该如何回答! 没错,驻守硫磺岛的人中,都是和自己一起同生共死的死忠,就连老唐茅一,也算得上是个异数。 其中最早跟随自己的,有三号周苗苗、郑伟达、风轻舞、翠花,罗钢、陈颢文、老司机,老唐茅一、陈宏志,霍达,张宝义、张光烈。 投降的佩鲁茨、戈登;副官奥赛罗;麦克阿瑟、布莱尔。 最后,就是景瑟带来的九个儿女,和二百多族人,加上曹雄。<楸p> 其中七姑娘被曹雄弄大肚子,九姑娘逆推了张光烈。 细细的一算,暴风战舰目前搭载的自己人,有二百二十多个。 而这其中,没有被蛊虫控制的人,寥寥无几。 首当其中的有三号,老唐茅一,曹雄和景瑟带来的族人儿女二百多人。 要说安全,景瑟带来的九个儿女和族人,无疑是最值得信任的。 然后说曹雄,估计这家伙也回忆起来一些事,当然其中没刘十八的影子,也没有忽必烈墓。 这些人中,要是真有变数,肯定在三号周苗苗和老唐茅一之间展开。 他们两个,没有经过那些蛊虫洗礼。 这两,都不是省油的灯…… “先不想硫磺岛的事,整理行装后,我们继续前进。 这里太狭窄,不利于展开潜伏,后面的尾巴,肯定会用热武器来对付咱们……” 刘十八思虑再三道。 ……………… 景瑟似乎也明白,暂时的避其锋芒,很有必要! 最重要的一点,甬道上面来的是什么人,还不清楚。 刘十八看一眼身边的景瑟,轻声笑道: “你说自己是僵尸王后卿的后代,并且还是巫术传人。 难道,你不施展一些小手段,震慑一下后面的虾兵虾将?” “哼!” 景瑟淡淡冷哼一声道: “没用,甬道中的小玩意,对那些敢下来的人,没有任何用处。” “他们是什么人?景瑟先生可知道?” 刘十八眸中一闪,他的心中有猜测,却无法肯定。 “不清楚!你也知道,老夫来自于上个世纪……” 景瑟果断的摇摇头。 不过,景瑟不知道,不代表这里真没人知道。 听见两人对话的杜兰,犹豫着凑过来解释道: <>“在美利坚的一份绝密档案中,有这么一份记载。 华夏有一个十分神秘的部队,创建于建国初,具体是谁创立的不得而知。 据说部队中人人都是高手,实力极为强横,好像是华夏的古老门派什么的,叫什么十修……” 刘十八点点头,心中愈发肯定,后面跟来的那些人,就是这个神秘的队伍。 看着杜兰,刘十八严肃道: “出发!” 秦大和黄忠,闻言带着老黑,迈步朝未知的黑暗中行去。 两人后面,跟着十五名,二级基因强化战士,再后面是杜兰,刘十八,老九三人殿后。 甬道的更后面,还有一个黑影,不知从布袋中,掏出什么东西洒在地上…… 几分钟后,黑影快步撵上队伍,刘十八用手电照了一下,正是景瑟。 “你往地上仍什么东西?” 刘十八随口一问。 “驴粪蛋蛋。” 景瑟也没故作玄虚,如实应道。 “驴子拉屎表面光,你扔的就是驴蛋?” 刘十八咧嘴无语。 “是的!我也没想到,那家熬制阿胶的老板,家里还藏着这种陈年老驴粪。 啧啧啧!你看,一个个硬邦邦,滑溜溜,香喷喷……” 景瑟喜滋滋的吧唧着嘴皮子。 杜兰将脑袋凑过来,迷惑道: “上帝,这东西有什么用处?” 景瑟淡淡的瞟了杜兰一眼,他实在没有兴趣,对十修一窍不通的杜兰解释。 太费劲了…… 从景瑟那得不到答案,杜兰便看向迈步向前走的刘十八。 刘十八看着杜兰,无奈之下,唇齿轻吐道: “我也不清楚,不过看他手里几个驴~蛋大小,有一些象华夏古时候的一种邪门玩意。” 景瑟眸中浮起一丝好奇,轻笑道: “嘿!认识这东西的人很少见,没想到这,你也能知道?” 刘十八皱眉摇摇头道: “我就乱猜,实际上不能确定!” 除了秦大和黄忠在最前面开路,中间是十五名士兵之外,老九,景瑟,杜兰和刘十八实际上都在殿后。 见刘十八犹豫,一直不做声的将臣老九却插嘴道: “这东西朕好像看见过!叫做独弹。” 杜兰一惊道: “毒弹?有毒?” 老九面无表情,指着景瑟手里一个黑色鸡蛋大小的物事,随意道: “不是有毒的毒,而是独身的独,而实际上这种东西有剧毒,无解!” 刘十八静静的看着老九,摸了摸鼻子,迷惑道: “那就没错了,我猜的也是这个,从爷爷留下手札中找到的说辞!” 杜兰死皮赖脸道: “给我一个,上帝啊!” 将臣老九面色狰狞道: “张嘴,我给你吃。” …………………… 今天也会更新三章,同时祝大家七七过得愉快,心想事成! 告诉男孩子们一个诀窍:撑死胆大的饿死胆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