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821章:二级基因战士、诞生于苏兰 - 最后一个摸金校尉

第0821章:二级基因战士、诞生于苏兰

半个小时之后,脚步蹒跚的杜兰,再次出现在静静站立的刘十八身后! “第二次,死亡了五个士兵,两次强化,我们失去了一半的士兵……” 杜兰虽然是个纯粹的军人,但骨子里还是人类,本心善良,不分肤色国籍。 刘十八猛的扭身,厉色道: “立刻,原地深挖掩埋!他们要来了……” 遥遥的甬道中,十几个疲惫的身影,蹒跚着从地面爬起来,将身边僵硬不动的战友,一个个背到秦大和黄忠,用半小时挖掘好的深坑中掩埋…… “十八!你打算怎么做?” 景瑟鬼魅一般出现在刘十八身边。 “这里地形太狭窄,不适合蛊术和风水术施展,反而便利了热武器。 在这里我们要吃亏,所以我决定继续前进!景先生的意思呢?” 刘十八看着景瑟。 “你的意思就是我的意思!找个好地形,将后面的那些臭虫打退再说,否则到秦岭我们被两头夹击会很倒霉的。” 景瑟一笑,扭身消失在黑暗中。 几分钟后,刘十八一行人整理完行装,准备再次前进! 刘十八从自己一方所有人一个个看过去,秦大黄忠,老九,景瑟,杜兰,十五名士兵…… 加上刘十八,一共二十一人! 刘十八和亲近的秦大等人,没有太大变化,唯有刘十八功德境界提升了一节罢了。 但经过二次基因强化后,存活的杜兰和十五名士兵,却不同日而语了。 十六个人,每一个都是二级的变异人,每一个都是基因战士。 若谈到战斗力,原本一个士兵,能徒手杀死同为特种兵的普通士兵三个,那么现在后面的数字要加一个零。 三十个…… 他们每一个人的实力,几乎翻了十倍! 光从力量上来说,这些士?已经有了武道四品五品实力,加上他们那些经久训练的杀人技巧,在威力上来说不亚于一个武道五品强者。 更令人惊讶的是,这些人的隐匿技巧和进击的时机,远超同样境界的高手。 特别是近身的小范围格斗,连秦大都不时的被杜兰抽空击退。 原来的杜兰,在秦大手下三招倒地! 现在的杜兰,能硬抗秦大不退,还能偶尔偷袭! 天差地别的差距,令杜兰和他手下的十五名士兵欣喜若狂! 但冷静下来之后,他们又同时看向了刘十八! 没错!在他们的心里,这个盗墓贼就是他们的首领,是他们的天。 他们自己太了解自己自身了。 现在的他们,随意一个出去都是类似超人的存在,若是在和平时期,每一个都能衣食无忧! 这一切,都是那两支神奇的药剂造成的。 这种药剂美利坚没有研制出来! 不光是美利坚,世界上任何国家都没有研制出来,就算有类似的药剂,也没有如此惊人效果或稳定。 那些山寨的基因药剂,仿佛就是个笑话,仅仅能算做威哥一般的存在,半小时爆发完事。 眼前的这个年轻人,手握重宝,掌握着一股令世界为之颤抖的力量! 赌一把,跟着他! 刘十八静静的看着眼前这帮士兵,这些人眼中的崇拜和认可,正是刘十八需要的东西! 眼前的十五个士兵和杜兰,就是他最好的试验品! 当你给了一个人足够的利益,他会义无反顾的跟你走,只要你的强大,永远比他更多一筹! “从现在起,你们正式自由了,成为苏兰联盟的一员! 其实,我自己也不知道苏兰是什么意思!但是有一个叫老唐的家伙既然定下了格调,那么我们就试试看。” 刘十八大笑一声,挥手旅行了自?的承诺,收回了这些士兵体内的蛊虫。 紧接着,刘十八面色苍白,闷哼了一声! 收回蛊虫,等于是刘十八违反了和蛊虫之间某种约定,所以他要受到惩罚,这是一种契约精神。 至于早先埋葬的那些士兵,蛊虫随着他们的宿主一起死亡,共赴西天,没法回收! 十五个士兵,惊喜的感受着自己的自由,感受着浑身澎湃的力量,面上感慨万分! 赌这一把,绝对值了…… “快速前进,找个宽敞一些的地方,我们要摆脱后面的尾巴,给他们迎头痛击! 小伙子们,你们准备好了没有?” 杜兰得意洋洋转身,大吼一声。 “好!” “gougou!” “向右转,跟着头儿!” 杜兰将手一挥,看向刘十八。 刘十八满意的看看杜兰,扭头道: “老九和景瑟殿后,秦大黄忠开路,杜兰的士兵在中间策应。” 说完,刘十八也不管惊世骇俗,随手从次元空间中,将他们早先卸下来的枪支弹药战术马甲全部扔了出来。 杜兰和十五个士兵,瞠目结舌的看着地面上一堆熟悉的物件,愕然无语! “每人带双份武器弹药,尤其是军刺,它将是你们今后最和手的武器。” 刘十八淡淡吩咐完。 景瑟和老九对视一眼,刚准备扭身,又被刘十八叫住! “景瑟先生,你还欠我一个说法!” 刘十八看着景瑟。 “什么说法?我咋不知道,你不要糊弄老头子,我年纪大了记性不好。” 景瑟脚步一顿,没有回头。 “你不敢回头看着我?心里虚吧?进来之前你给我说过,你知道最后的旱魃所在地,没错吧? 并且你还说那旱魃,应该是黄帝的最小女儿怒歌,并且是我母亲,是吧? 那么你现在就告诉我,她在哪里?据我所知,她还在许昌一个地下涵洞出现过,那里出现过一些病毒原体。 最后,有人告诉我,那个神智不清的女人,被美利坚的冥王斯特拉带走。 然后,我又听到了你的解释,那么请你在我们动身之前,告诉我,你知道的答案?” 刘十八似笑非笑的看着景瑟。 景瑟摸了摸胡须,扭过身面色一****: “小孩子不要乱说,我啥时候说知道旱魃真身的下落,你有什么证据?” 说完,在刘十八呆痴的目光中,景瑟一步三摆向老九行去,边走边笑道: “做人,得讲诚信!我老头子没说过的话,肯定不承认,老九你说对不对?” 老九木然的点点头道: “朕以为,此言甚佳!” 刘十八白眼一番,指着老九气急道: “你……赵禥!” 将臣老九浑身一震,茫然道: “赵禥?赵禥是谁?你好大的胆子,竟然直呼朕……主人,我这是怎么了?” 刘十八不语,他不知道说啥好! 一个僵尸形态的萌老头,可怜被烧坏了脑子! 随即,刘十八心中却一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