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819章:福祸两相依、逆境悟功德 - 最后一个摸金校尉

第0819章:福祸两相依、逆境悟功德

第五部队中,带头大哥名叫烈火,是一个面容阴沉,极为阴森的老者。 认识老者的十修中人,无一不惧怕此人,惧怕的是他手段狠毒,敬重的是他实力高强,为人光明磊落。 很多强者,包括和他同为第五部队的同僚,都有和他切磋的经历。 但最后,无一例外被他摧枯拉朽一般,在几秒钟内击败! 当初,第五部队组建,竞选带头队长的时候,这老头还不显山不露水。 最后在国家秘密竞技场,烈火老头一鸣惊人,一人独守擂台三天三夜,击败华夏十修强者,累积三百六十九人。 那一战惊天动力! 亲眼见证了这一幕的十修强者,无一不服! 其中最令人大跌眼镜的是,一战成名的烈火,竟没人认得出来,这家伙是十修中哪一修…… 唯一能判断烈火老头实力的,是一名专修武道的八品强者,被一招秒杀,这就说明,烈火老头的境界不管修的啥,最少有九品…… 九品强者,在普通人或十修中人来说,就是陆地神仙一般的存在。 ………… 而此时,从烈火嘴里说出,那位布置邪门驴皮傀儡的巫门强者修为,强到极致,没人敢怀疑他。 唯有宁海东,对烈火的话稍稍存着疑惑。 而相对的,烈火也对宁海东不怎么感冒,对他这种境界的人来说,承诺就是最大的束缚。 要不是为了一个久远的承诺,烈火怎会默默混杂在华夏第五部队中,白白浪费精进的修为? 看着烈火阴沉的老脸,宁海东咧嘴一笑道: “这个巫门的傀儡师,我要抓活的。” 烈火眉毛一拧,用低沉的声音解释道: “不知底细,冒然抓活的,恐怕会有极大的损失。 其实我们在秦岭地窟中守株待兔即可,用陷阱和手对战那名巫门强者,说不定也能抓活口。” “必须要活口,这对未来很重要,这是命令!” 宁海东看了烈火一眼,转身离开,转身的刹那补充道: “其余的人……没必要活着。” “我需要一个理由!” 烈火并未盲目答应,而是问到关键地方。 宁海东暗淡一笑道: “因为,他们妨碍国家安全,够了吧?” 烈火看了看面无表情的郭怒,缓缓点头,挥手道: “再次下去两个人,把那个漫水的通道再来回仔细查探一遍。” 烈火身后,一个三十许的中年大汉探出头问道: “要是仍旧没动静呢?” “再炸了不迟。” 烈火的眸子,悄悄瞪着宁海东的背影,他的眸中闪出一丝冷电。 ……………… 地下甬道中,等景瑟跳完大神,做完法术,刘十八也没感觉到啥不一样。 当然还是有点不一样的地方,那就是一直跟随的命师和运师的预警特性,竟然消失了。 这时,泥铸甬道中,士兵们注射一级基因强化液的角落中,传来一阵阵令人毛骨悚然的痛苦呻吟…… 当初张光烈那帮飞行员,如何度过那种撕心裂肺的痛苦,刘十八没看见,也不想知道。 他的本心善良,甚至带着怜悯和脆弱,见到同类的痛苦,他会忍不住。 说到底,他还没有修炼到老江湖那种心如铁石,六亲不认的程度。 但这次,狭小甬道中,士兵们痛苦的呻吟在幽静空间回荡,刘十八捂住耳朵都没法完全隔绝。 “你应该去看看!” 施展了巫术之法,面色苍白的景瑟包扎好手腕,冷冷看了刘十八一眼,补充道: “不管他们以前是什么,至少现在是你的下属,从今儿个起,就算再弱,他们也是你的伙伴,你一眼都不看看,会让人寒心。” 刘十八浑身一震,年轻人好胜的心性占据了上风,不甘心的倔强道: “寒心咋了?他们没法脱离蛊虫控制,还是要听我的。” “嘿嘿!谁告诉你蛊虫控制没法摆脱?否则蛊术师岂不是天下无敌了?愚蠢……” 景瑟嘿嘿一笑,直接用嘲讽的笑声,给了刘十八一个大嘴巴。 “什么?你说蛊虫可以摆脱?” 刘十八面露不信,他没有听路小林说过啊。 “世界上没有无法摆脱的东西,只要实力到了某种境界,意志力够强,就一定能摆脱其他人的控制。 你如今对他们好一些,说不定今后能得到一些回报呢……” 景瑟缓缓解释完,叹气拍了拍刘十八的肩膀,又语重心长的啰嗦道: “这叫,放春风,收夜雨!” 刘十八闻言若有所思,他的目光暂时没有关注杜兰和他的三十名士兵,而是看向靠墙而坐的将臣老九。 要是老九摆脱自己的控制,将如何办? 这家伙每天吃好喝好,时不时还能得到一些食人鼠,留下的病毒晶体当零食,万一没吃的,他还能出去吃鸡血鸭血,想不强都难。 仿佛感应到,刘十八的目光悄悄注视自己,将臣老九抬头看了刘十八一眼,眸中没露出半点光彩。 刘十八心中暗暗的一凛…… 将自己内心的不安情绪,埋葬在更深的内心,刘十八朝老九点点头,朝杜兰的方向走去。 杜兰带着三十名士兵,躺在另外一头的通道地面上,尽头有秦大和黄忠守护。 “呜!” “啊啊!” “上帝,救救我吧……” 痛苦的呻吟和低声的祈祷声,让刘十八心里有些难受。 咬咬牙,刘十八还是走了上去! “怎么样?还好吧?” 刘十八蹲下身体,拍拍一名年轻士兵的肩膀。 刚才这名士兵还在祈祷,就在刘十八走过来的几步时间,他竟然停止了呼吸,没了声息…… 将手掌静静放在士兵悄无声息的上唇大约半分钟后,刘十八又将手移动到这名士兵的颈部动脉。 没声息! 这名年轻的美利坚士兵,服用一级强化基因药剂失败,永远停止呼吸…… “轮回!你的血不是能生死人肉白骨吗?难道不能救救他们?” 刘十八在心神中愤怒的呐喊一声。 “救不了!服用强化剂之后,他的身体细胞已经变得很强大。 特别是强化失败后,他的内脏需要大量营养改造自身细胞,由于承受不了身体改变所需求的高强度营养供给,内脏会承受不了高压直接粉碎。 就算是我的血,也无法挽回他衰竭的器官和生命……” 轮回的声音,也带着伤感。 这!难道就是命运么? 刘十八叹口气,颓然站起身,朝下一个士兵蹒跚走去,他的手掌,捏得紧紧的。 一连走过三名士兵,刘十八没有发现一个强化成功的。 三名痛苦的士兵,最后都断了气,带着微笑去了另一个天国…… 不知不觉,刘十八眼中沁出一丝水雾! 他懊恼,他愤怒,他恨自己…… 这些士兵,都是因为自己的贪念而死! 假如不是刘十八自个急功近利,需要强大的士兵配合着营救别离,他们至少还能多活很久吧? “轰!” 诡异的,刘十八体内莫名的串出一股奇异至极的力量,环绕周身一圈,又回转到他的心神处。 “这!福祸两相依,功德师的境界,竟然此时突破了,这是嘲讽我心软么?” 刘十八茫然看着黑暗的甬道,感受着自身高达五品的功德之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