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2章 :宁海东的解局之道 - 最后一个摸金校尉

第82章 :宁海东的解局之道

刘十八仿佛还在梦游,他被那一句大舅哥给吓着了,猛的听见宁海东说话,连忙摆手道: “不是,不是!你误会了,我和……她,没那啥,也不是你的小舅子。” “哼!你说什么?你吃干抹净不认账,那天在小青山,那话是谁说哒?” 话没说完,刘十八就被宁敏儿气鼓鼓的样子给吓到了。 这还不算,腰部的一块软肉,也在悴不及防之下被宁敏儿恶狠狠拧了一下。 “嘶嘶……别,我哪里不认账?我就是不习惯,毕竟名不正言不顺嘛,我就说说,你怎么能讹上我呢?” 刘十八苦着脸,看看宁敏儿又看看宁海东。 宁敏儿此时豁出去了,为了帮这个冤家,自己丢人丢到家,没什么好怕的,羞红了脸,跺了跺脚道: “什么名不正言不顺?你要是今后不要我,我还怎么做人?你看我哥会不会放过你。” 宁海东在一边听得大笑: “好!这才像我妹子,这才是宁家人,这泼辣劲大哥可好多年没有看见了,怪怀念的。 放心,要是这小子敢不要你,看大哥怎么帮你收拾他。” 刘十八鼓着眼睛,撸起袖子,鄙视道: “你来收拾试试?” 宁敏儿翻翻白眼,又捏了一下…… 宁海东直接无视刘十八的挑衅,对身后一帮大头兵挥挥手,下令道: “把枪收起来,你们都是瞎子?没看到你们都在人家嘴里面? 只要我面前这个小子一声令下,管保在场的人要躺下一半。” 说完,宁海东略有深意看看刘十八,又忌惮的看看他身后的李来富,曹雄,翠花,李二。 说实话,比力气自己好像的确不如这小白脸,真要生死相搏,自己有一百种方法干掉他。 但是,小白脸身后的这个几个老东西就不一样了,这几个老家伙,给宁海东的感觉很不好! 自己要是对上面前的这几个老家伙,估计走不了两招就得完蛋。 不光几个老家伙,刘十八身后的七八稍微年轻一些的家伙,每一个都非常危险。 那帮人的实力,比眼前刘十八只强不弱! 这里,到底是什么地方? 怎么有如此多的武道高手?平时都难得一见。 要是这些江湖高手,能为国家出力多好啊…… 想到这里,宁海东眼眸一转,恭敬的看着李来富和曹雄,皮笑肉不笑道: “两位大爷,不知道你们是?” 李来富微皱眉头,看了看默不作声的刘十八和曹雄,冷冷扫了宁海东一眼,淡淡的答道: “老头子不值一提,就是个山村野夫!” 宁海东面带惊疑道: “刘家屯,不知道刘家屯当家的是谁?我宁海东有眼不识泰山,倒是要上门拜访一下?” 李来富眼中浮现一丝古怪,指指身边的刘十八道: “就是他,现在他当家。” 宁海东听了此话,不由面露惊疑,摸摸下巴,深深看了刘十八几眼,又羡慕的看看围在刘十八身后八个精悍青年。 接着宁海东目光一闪,在这八个人身上的铠甲和武器打量一会,嘴巴里面咕哝道: “好东西,真是好东西!这么有研究价值的东西拿出来砍人?太浪费了,你们屯的人真有钱。” 说道这里,宁海东的面色渐渐严肃,转身对所有人说道: “今儿个虽说为了我妹子出头,但!凡事还得靠事实和来说话。 事情的大概,我已经了解,刚好人都在,我宁海东今天就来一回张飞断案。” 宁海东猛的转个身,在被围住的一帮人里面仔细看看,冷笑道: “谁是陈宏志,还有司马垂云,给我站出来。” 听了宁海东的话,陈宏志苦笑着看看司马垂云,无可奈何站了出来。 在这群人当中,现在最没根底的竟然就是陈宏志。 他不站出来,谁站出来? 想来,堂堂特警队长,混到如此境地,也算是凄惨! 所以说,贪心要不得。 司马垂云看看一脸阴沉的父亲,知道这时候自己老爹估计也保不住自己,没看见人家那底气? 那可是正儿八经的军队! 枪杆子在手,人家才不管你是谁的种,还是省督的种,所以司马垂云只有站出来。 宁海东“嘿嘿”干笑两声,阴森笑道: “听说,我家妹夫的事,就是你们两人整出来的是吧?现在给我说说具体情况。” 听见这话,司马垂云噤若寒蝉的看了司马俊杰一眼。 陈宏志瞅瞅司马垂云,踌躇半响,大着胆子将今天发生的事又说了一遍。 他知道这时候没有退路,自己就是奉命来抓人的,死不认账还怕你枪毙我不成? 见陈宏志说完,司马垂云也接过话头,饶有其事的解释怎么发现周世达家的灭门惨案,如何追查…… 然后,将早上在山道上发生的事等等,胡编乱造一气。 还顺带着,将自己如何办案神速,等乱扯一通。 听完陈宏志和司马垂云的辩解,宁海东皱眉想了想,于是再次问道: “我奇怪的是,刘十八仅仅白天和我妹妹在周家聚会,你们怎么确定就是他下的杀手?” 听到宁海东这样一问,司马垂云顿时身体硬一下,呐呐道: “我就……我就猜的,不对,我爸说接到了高胜蓝的线报,说刘十八就是凶手。” “嗯,我知道了。” 司马垂云话没说完,直接被宁海东打断。 宁海东黑着脸,转头看看宁敏儿和刘十八还在卿卿我我,又转头瞪着一脸惨白的司马俊杰冷笑道: “司马老头,你的消息倒是灵通?刘十八当晚回老家,你们后脚就到了?难道老早就在这里等着了?” 站在儿子身后的司马俊杰脸上阴晴不定,见宁海东这样一说,顿时心中一惊,狠狠看看自己那不争气的儿子一眼。 司马俊杰转头一想,有什么好怕的? 就算是你宁家人又怎么样? 你总不能空口白牙给我定罪吧?我可是按照程序来的,就是手段激烈了一些。 想到这,司马俊杰反而平静下来,反唇相讥道: “宁团长说这话,也太不顾及身份,就算你是宁家的人,也不能不顾及华夏法律吧? 我只知道一件事,凡是都要讲证据,没有证据的事,就算你是宁家的人,那又怎么样呢?” 听见司马俊杰这样回答,宁海东楞了一下,当即眉开眼笑道: “好,不愧是一省之督,有胆色!你要证据?我就拿给你证据,警卫员过来!” 司马俊杰闻言,面如死灰,低头沉吟,内心却惊疑不定…… 这家伙,难道知道自己和曰本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