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810章:恋子求生、不如弃子取胜 - 最后一个摸金校尉

第0810章:恋子求生、不如弃子取胜

听到刘十八的命令,所有人快速行动起来,景瑟反而往后退去,弯腰将黄忠原先留下的那碗鸡血捧在手里。 “巫门绝技,破邪咒!” 景瑟抱着一碗鸡血,嘴中吐出艰涩难懂的咒语,念念有词了几下。 “前面的,暂且等一下!” 接着,景瑟快步走到通道边,运指如飞在刘十八眉心处,画了几个符号。 “画的什么符?” 刘十八皱眉不解,抬头看着景瑟。 景瑟盯着幽深的通道,淡淡道: “我感觉到,这个下面邪气异常活跃,说不定会顺着水道反攻回来。 这些士兵除了军刺外,任何武器都没有,肯定有损伤的,不值当!” 杜兰点头: “这鸡血好,能驱邪的都是好东西,今后要好好的研究一下。” 刘十八无语,瞪了杜兰一眼,看了看景瑟道: “先生,这……里面真有邪门的东西?” 景瑟摇摇头,凝重道: “天机未定,生死不知。” 秦大凝眉道: “头儿,咱们赶紧吧,黄忠老头恐怕,他还没来得及花花世界呢。” 刘十八点点头,伸手将鱼线用手拉扯了几下,这才确定道: “记忆中,这条通道不超过五百米,顶头有一面石门。” “嗯!那么主人,属下先行一步吧。” 将臣老九挤上前抱了个拳,顺手接过木然的刘十八,一马当先跳进了淹水的通道中,随后又跳进去了十几个士兵。 谁知道,仅仅过了十秒,将臣老九拉扯牵制的援救绳,在200米距离的时候,竟然和黄忠一样,突然没了力气。 刘******惊失色,头也不****景瑟道: “里面到底有啥?” 景瑟眼眸中露出一丝讶异,极为慎重的解释道: “我发誓,绝对不知道里面发生的任何事件。” “胡扯!你说黄忠不见了,还能自圆其说是水怪和暗流,但现在是将臣老九啊,还有十个士兵…… 秦大不满的瞪着景瑟。 景瑟没法解释,只能用皱眉来抗议,对自己判断的怀疑之举。 “士兵集合,这一次我们一起进去,探个究竟!” 刘十八眉头紧锁,抬头下令。 景瑟还在那思绪万千,剩下的人,已经在刘十八的率领下,开始向淹水的通道毅然挺近。 打头的是秦大和刘十八,中间有二十个士兵,最后则是奉命炸毁通道的杜兰。 “唉!前路不明,就这样下去么?也不留一个人看住后路?” 景瑟微微皱眉。 “景先生,头儿说这次我们不留余地了,一个人都不留下。 等他进去之后就炸了这条通往曹操墓地的唯一通道,绝了大家退路! 在这条通道内的所有人,只能奋力向前求生。” 杜兰的华夏语虽然学得拗口,但语速均匀,口齿清晰。 景瑟暗暗赞了一句道: “刘十八年纪不大,却悟了弈棋之道,与其恋子以求生,不如弃子而取胜!” 杜兰阴着脸,愤愤道: “不就是置死地而后生么?说这么大一串我也听不懂,我问你进不进吧?” 景瑟面带遗憾,轻轻抚着身躯上唯一完整的破棉袄,眸中露出一丝柔情和怀念…… 过了几秒,景瑟才淡淡一笑道: “外面我亲手布置的驴皮傀儡,也要发挥作用了,我也要进去了。” 见景瑟缓缓入水,杜兰才嘴中咀嚼两句,看着景瑟的背影,又看看手中轻轻道: “另外那头,我们再见!” …………………… 紫云山,石鼎峰刘家屯中…… “立即锁定刘十八准确位置,天池的底部有入水的痕迹,以及剧烈交火的战况。 那么基本可以肯定,说明刘十八一众人,肯定在天池的水底通道之内。” 宁海东,身着帅气威武的将服,面向天池下的那个巨型的水底豁口。 他的身子站得笔直,这家伙和他爷爷,父亲一样,在军队中,天生有吸引人的魅力。 “追踪器,进入水底数千米……不过,却没发现任何踪迹。” 宁海东依然昂首而立,背着手沉稳道: “他们的行进轨迹,都应该在预料中,立即锁定这三十多人,生擒之后我要亲自审问。” 临时安装在石鼎峰顶的指挥所通讯器内,传来几名士兵隐约的争吵声。 “什么……我没看见!” “我觉得,他们行进速度很快。” “…………” 宁海东微微扭头,眸中红芒闪烁,狰狞道: “立刻,给我报告刘十八当前的位置!” “将军!他们……刘十八一干人不见了,跟丢了。” “启动紧急预案!全部士兵立即从秦岭入口,向地底集结。 刘十八是个讲情义的人,他肯定要去秦岭古墓中,援救别离……” 宁海东思索一下,极为自信道。 “报告……有情况……警犬在刘家屯中,发现了一处坍塌的较大废墟,墙角边,有崭新的人为挖掘痕迹!” 宁海东话音未落,远处有一士兵朝宁海东方向狂奔,边跑边喊出一句话。 “好!原来还唱了一出空城计!” 宁海东大笑,面色突然扭曲,显出痛苦之色。 几秒钟后,刘十八僵硬脸上,渐渐的再次浮起阴冷笑容。 “派遣五号部队,立即前往那个废墟,前面转移到秦岭入口的命令继续执行。” 这支神秘的华夏五号部队,与国家之间的任何战争都无关! 整个五号部队,是华夏秘密建立的强者基地! 里面每一个身手不凡的士兵,都是古老的天下十修中人,此外还有一部分五行三家仅存的传承强者。 五号部队,只有十九个人,加上最高指挥官一共二十人。 五号的指挥官,是早先华夏的副总统,郭怒! 郭怒的贴身秘书,就是一直神秘失踪未果的郑丽媛。 第五部队男女十九人,过了十几分钟便迅速集结到破败的刘家屯外,准备就绪…… 宁海东遥遥打出手势,敢到刘家屯坐镇第五部队的郭怒,缓缓点头! 十九名第五部队成员素质极高,得到命令立即散开,呈三角形缓缓的向刘家屯内压去…… “这些奇人异事士,原本实力强大,经过严格的军事化训练之后,更加强大了。” 站在宁海东身后感叹的人,是康德! 康德,原京都警卫师,师长,撤职消失之后,最近突然出现在宁海东身边。 …………………… 与此同时,深入刘家屯地底祠堂的一干人,也遇到破天荒难得一见的奇事…… 景瑟站在刘十八身边叹道: “不管你走了多远多快,最后,你也会转回来……” 刘十八则面带古怪,看着湿漉漉的黄忠,将臣老九和十名士兵,哭笑不得…… 这几个,到底在地底,遭遇了如何坑爹的怪事? 最后,刘十八才含笑看着到齐的所有人,大笑道: “君子博弈,战场如棋道,与其恋子求生,不如弃子取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