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809章:五分钟、黄忠潜行无踪 - 最后一个摸金校尉

第0809章:五分钟、黄忠潜行无踪

以前的那个老逗比刘一,早在刘十八面前断了气。 人死债消,还能咋地? 他是自己的爷爷,做的坑爹事迹,不知凡几,没法细说! 诸葛亮,贾似道,刘秉忠,都是这老货一人跑的龙套。 他到底,想搞什么鬼? 人死了都不安生,活人倒地,死了还要翻身吓人…… “嗯嗯!老九好好的回忆一下,珍宝埋葬的具体地点,有问题不?” 刘十八眸中期待。 将臣老九面色扭曲,嘶哑道: “那是……大宋的珍宝,让朕挖自家祖坟吗?” “没错!必须挖,你不是没死吗?留着干啥?你说是不是!” 刘十八喜滋滋,拍了老九的肩膀一下。 大宋朝,当年遗失的巨额珍宝啊! “头儿,鱼线停了!” 一直盯着地道的杜兰,焦急叫了一声。 刘十八忙牵着鱼线看去,果然停了。 站在一旁的秦大疑惑道: “黄忠……潜到底了?” 刘十八用手轻轻往回拉了几下! 最后拉了一下的时候,鱼线卷又继续翻滚起来。 滚动的速度,显然比刚才更加的快,过了一会儿,再次停了下来。 刘十八暗暗吐了一口气! “莫非,卡住了?” 见没啥动静,刘十八伸手小心翼翼,使力往回拉动鱼线。 “呼呼!” 这时,最后布阵的景瑟也钻了进来,走到刘十八身边,拿起鱼线卷掂了几下,量了量剩余鱼线,扭头问道: “祠堂下面的这条地道,长度是多少?” 刘十八皱眉答道: “五百米左右吧!” 景瑟抬起头,嘴上道: “五百米,黄忠老头在水里能憋多久的气?除非他不用呼吸。” 刘十八闻言,赞同的点点头,突然问道: “你的黑驴皮傀儡大阵咧?布置好了?” 景瑟阴险一笑道: “放心!保管让跟随来的人大开眼界,够他们喝一壶的。” “到底是什么鬼东西,不能说细致一点?” 杜兰也来了兴趣。 景瑟看了看鱼线,又看看一脸漆黑的老九,一把拉着杜兰去一边交流,隐隐能听见猥琐的笑声: “那驴~鞭啊,啧啧啧!大着咧,巫门诡异,让你防不胜防,等着瞧吧。” 几个人面色各异正聊着,鱼线卷子突然继续拉长,而且这次的速度,用飞速来形容不为过。 “黄忠,他要去哪里?探路啊,你跑那么远做啥?” 刘十八焦急的看着地道,又侧耳听听祠堂外隐隐传来的枪声。 “把进祠堂的洞口堵上,我们也准备进去!” 刘十八大声喝了一声。 接着,刘十八扭回头,紧紧拽着手中的鱼线,额头冒汗。 黄忠,你可别挂了啊…… 紧接着,一股大力,顺着鱼线直接传到刘十八手上…… “有东西……有东西在下面拉扯黄忠!” 刘******惊失色。 众人闻言还没来得及问,就见刘十八扯着鱼线,被拖出去两三米! “啥玩意,这么大的力道?” 景瑟古怪的看着刘十八手中的鱼线,补充道: “鱼线也很扎实!” “不知道!难道这里的水道,也有水鬼?” 翻翻白眼,刘十八无奈应道。 景瑟摸摸下巴,侧头道: “说不定,还真有水鬼咧……” 围在祠堂中的三十名士兵,听见又有水鬼,情绪有些不稳。 刚才的那只巨大水鬼,给这些被科技惯坏的士兵,好好上了一课! p>“十八!黄忠潜过去这么久,也不知道咋地,这样不行,恐怕黄忠会出事。” 景瑟严肃的建议道。 杜兰呆痴的指着地面上不到两米的暗道口,咧嘴道: “放出去五百米左右鱼线,游过去起码要十几分钟吧? 这些士兵就算脱光了,也不可能活着潜游到另外一头,这不科学! 人体憋气的最长时间,不会超过两分钟,还有十分钟,靠上帝来拯救吗?” 咋办? 所有人一起看向刘十八…… 于此时的紧张,相对应的是,石鼎峰上枪声突然沉寂下来。 索兰塔,那名主动殿后的三十岁通讯兵,拿着一把巴雷特重型狙击,完成了他生命中最后一次使命! “石鼎峰天池,完了!” 杜兰双眼充血,紧紧捏着拳头。 “人这一辈子,能灿烂一回,就是福气!” 景瑟收起满不在乎的神态,严肃的说了一句。 “大概需要多久,围困的军队,能发现我们的踪迹?” 刘十八抬起头,咬着下唇问道。 “顶多半小时吧?” 景瑟犹豫了一下,试探着应道。 “不!五分钟。” 杜兰阴着脸,肯定的回答。 祠堂中的氛围,突然沉闷起来,那种火山爆发前的压抑,令人恐惧。 仿佛在印证杜兰的乌鸦嘴一般,残破的刘家屯外围,隐隐约约的传来几个华夏士兵的交谈声。 “真不知道,要我们来这做啥子?就为了抓捕一个美利坚间谍?死了那么多人……” “美利坚的士兵,真强悍咧,受了那么重的伤还不罢休,死命顽抗。 最后,那家伙跳下天池底部的那个地下水道,选择了自杀,咱们潜伏潜伏着白忙活一宿,一个活口都没逮到,亏!” “那家伙,军事素养真不是吹的,我算过了,他一共就开了八十二枪。 其中在山道上杀死十五个,全部一枪爆头,山林搜索队中,死亡二十九个,也是枪枪毙命。 最惨烈的要数紫云山的石鼎峰天池,三十八个战友都没活下来,真狠啊。” “汪汪汪!吼……汪汪!” 伴随着几个士兵的交谈声,忽然响起一阵狗叫。 “咦?烈虎为啥老对着那坍塌的破房子叫唤?这里有人……” “啪啪啪!” 一阵远去的脚步响起! 想来是同行的几个士兵,远去报信,仅仅留下了那位控制警犬的士兵,带着狂吼的警犬在祠堂周围转来转去。 整个祠堂内鸦雀无声,静静的聆听着祠堂外的狗叫声。 刘十八面色凝重,纠结的看了杜兰一眼,暗骂道: “乌鸦嘴!” 说完,他轻轻拍拍老黑宽阔的脊背! 老黑依言缓缓站起来,死死盯着祠堂外,喉咙内发出只有野兽才能听见的低吼声…… “呜呜!” 低沉的次音波在空气中回荡,透过残砖乱瓦,射进外面那只警犬的耳中。 “汪……唔唔唔……呜呜!” 祠堂外警犬呜咽几声,便失去了声息。 “再墨迹,黄忠就没气了。” 秦大淡淡的看着地道口。 刘十八闻言,拍了一下额头急下令道: “全体潜水,游过地道,速度要快。” 说完,刘十八看着杜兰道: “你走最后,炸掉这个地道。” …………………… 晚一点,肯定有更新章节,求月票推荐票,哈哈!各种求,兄弟们随我一起雄起! 八月,属于大爆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