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1章 :大婶,你走眼了…… - 最后一个摸金校尉

第81章 :大婶,你走眼了……

附近围着看稀奇的一百多士兵和特警,武警,都用看怪物一样的眼神瞪着刘十八。 他们实在想不通,这山里小白脸的身上,怎么有那么大的力气? 要知道,这位大校团长,可是华夏全军自由搏击前十的选手,是正正真真的特种强兵。 这家伙平时不知道多么嚣张跋扈,今儿个竟然被这年轻人打得如此凄惨? 肩章打歪了,脸也绿了,面色更加看不得,青一阵,红一阵,紫一阵,右眼还顶着一个黑眼圈…… 刘十八面无表情,冷冷看着死死盯着自己的高大军官,悄声问身边的李来富道: “村里其他铁卫和青壮准备好了么?” 李来富暗暗点了点头,用眼色在四周山坡上,悬崖上示意了一下。 冷莫微微一瞟,发现山坡上,浓密的灌木中,自己身后刘家屯山崖上,隐隐约约另埋伏了刘家屯好手近百人。 曹雄此时却古怪的一笑,在刘十八耳边低语道:“臭小子你故意的是不是?这憨货一看就是宁敏儿这妮子的哥哥。” 刘十八的表情顿时变得悲愤填膺,用极为夸张的神态答道: “哪里,我怎么不知道?这家伙又没有自报家门?不知道……” 丑到极点的军官死死瞪着刘十八,他很不服,他还要挽回一下自己的尊严…… 但,他似有所感应,猛的后背一凉,长期的特殊习惯让他感觉到一股危险。 那种危险,好像猛兽,死死咬着自己,四面八方,无处不在…… 此时,不光是这军官,连他带来的一百多精锐士兵,也察觉到了危险,他们暗暗将枪口对着外围警戒。 “刘十八……” 刘十八犹豫不决,心想是不是将这帮家伙全部射成瘸子的时候,宁敏儿却扭扭妮妮的轻轻捏了他几下。 宁敏儿的优雅白皙的面颊上,竟然罕见的现出一副苦大仇深的表情,含怒咬着下嘴唇,鼓着眼珠子…… 这表情,将所有的优雅睿智扔到十万八千里外,但,却更显得更加美艳而不可方物,那是一种且怒且嗔的小女儿状。 刘十八脑门上冷汗哗哗沁出,古怪道: “别怕,我会保护你,这个丑男打不过我……” “不,不是那意思,我的意思是……是说,你不要打伤我哥,他是来帮你哒,你这混蛋……” 宁敏儿一开始轻轻的埋怨,声音越来越大,竟把刘十八和曹雄吓了一跳。 “那个丑到极点的家伙,真是你哥?” 刘十八闻言,面上仍然很惊讶。 这时,二狗的媳妇翠花,不知从哪里掏出一把蚕豆,吧唧吧唧嚼着,满嘴留香的咕哝道: “肯定不是,完全长成两个极端嘛,肯定是这丑小子的娘红杏出墙,然后才生下这女娃娃! 啧啧啧,你看这女娃多水灵?丰乳肥臀的,一看就好生养……” 众人闻言,顿时瞠目结舌,看着老掉牙的翠花,竟无言以对…… 高大军官,悲愤填膺,瞪着翠花和她手上寒光四射的灵宝弓,嘴唇哆嗦,半天竟才憋出一句: “大婶,你走眼了……” 宁敏儿也恨不得找个地缝躲起来,这刘十八的乡亲,说话太那啥了…… 直接,太直接了…… “你,那小子!” 刘十八回头一看,丑男人咧着嘴,捂着拳头慢慢走过来,干笑着,指着自己流血的鼻子,昂着头,骄傲的自我介绍道: “臭小子真不错,恩!不愧是我妹夫,有两把刷子,嗯! 我忘记自我介绍,我叫宁海东,是敏儿的,亲……哥哥!当然了,也是你大舅哥。” 这一句没头没脑的话,将周围一帮不知道内情的人给雷得不轻,啥?还大舅哥? 这其中,脸色惨白的却是司马俊杰父子,和陈宏志。 面带微笑的,则是喜笑颜开的赵胖子,一双胖手都能搓出油来…… 听着宁海东口没遮拦的说出什么“大舅子”之类的话,宁敏儿简直无地自容,要死的心都有。 八字没一撇,就攀上亲戚了? 刘十八则愕然,心道:又讹上老子了? “呸!乡巴佬!” 反铐着双手的司马垂云双目喷火,带着一股子酸味讽刺道。 陈宏志满脸阴沉,看着场面发生逆转,忍不住说了一句: “管你是谁,杀了人就得偿命。” 听见陈宏志的嘀咕,司马垂云也忍不住冷笑道: “就是,难道华夏的法律就这么不值钱?还能翻了天不成?” “给我闭嘴!” 司马俊杰心里早已忐忑不安,一听见傻儿子在那大放厥词,忍不住低声骂道。 铁青着脸,看着这不成器的儿子,司马俊杰满脸狰狞,冷笑道: “也怪你爹我大意,没有想到这方面去,这就是命,你可知道这个宁敏儿是谁家的姑娘?” 司马垂云惊讶的看看自己老爹,又转头看了看依偎在刘十八身边的宁敏儿,疑惑的问道: “我还真没打听过,只知道这娘们有钱。” 司马俊杰恨铁不成钢的叹道: “都到了这地步,说什么都晚了,我司马家一飞冲天的机会就这么没了。 这妮子,就是华夏国三大顶尖家族中,宁家的嫡系。她爹是京都军区司令员,华夏三三号人物,你小子这下知道有多蠢了吧?” 司马垂云目瞪口呆,远远看着宁敏儿,此刻父亲在自己耳朵边说什么,他已经听不见了! 司马俊杰心里那个后悔啊! 要早知道这样,就算下药也要把宁敏儿骗到和儿子生米煮成熟饭。 那样,司马家平步青云指曰可待! 可现在,别说司马平步青云,大祸临头倒是真的。 华夏三大顶尖家族,就算排名靠后,捏死一个省督,就像捏死一只蚂蚁一般简单。 自己没事找抽,跑来寻死! 都是曰本人,都是曰本人害的,非要找什么黑铁令牌? 司马父子和陈宏志的嘀咕声,远远飞进宁海东耳朵里,不由冷笑了一声,心中古怪道: 就算是我妹的临时搭子,也不是你们这帮垃圾能碰的。 宁海东边想边瞟了瞟刘十八,兴高采烈的笑道: “你小子,叫一声大舅哥来听听?要不是我妹子眼巴巴的求援,老子才不会犯纪律,来你这鸟不拉屎的山沟沟里找打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