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805:一夫当关、万夫莫开、苏兰士兵 - 最后一个摸金校尉

第0805:一夫当关、万夫莫开、苏兰士兵

“不好!这水鬼被感染了,并且不是普通的病毒,而是禅石之海的那种高级病毒源体。” 刘十八面色惊骇,扭头对景瑟解释。 景瑟闻言,面色古怪道: “有什么讲究?” “有!” 刘十八缓缓抬起手中的军刺,指向那只水鬼身后约五六米的一个幽深通道,凝重补充道: “水鬼本性喜黑惧光!不管他强大到何种地步,惧光是本性。 但这一只,却对战术手电没有什么反应,那么就是说,它被控制了,无惧任何来犯之敌。” 说道这,刘十八没等景瑟多话,便低吼一声道: “老九,秦大!你二人联手宰了它……” 老九和秦大点头不语,不等刘十八声落,便一左一右朝水鬼夹击而去。 刘十八又对身侧的黄忠下令道: “老黄,你拉弓对水鬼身后的那个通道,来一箭。” 黄忠闻言眸中一闪,手中多出一副银色短弓! “嗖!” 划破黑暗的银芒,向黑暗通道无目标射去。 景瑟惊惧道: “难道?不止一只?” 刘十八沉重道: “我们要加快速度,宁海东他们并不是走的秦岭古道,而是从这里进去的。 这些水鬼,是他们故意放在这里阻拦我们的,最重要的,并不止一只,而是很多只!” “砰砰砰!” 将臣老九,不愧是四大僵尸中身体强度最强的品种,硬抗了那只巨型水鬼三下。 有老九牵制着水鬼的正面,悄无声息潜伏到水鬼身后的秦大,手中短剑闪电般划过黑夜。 “唰!” 一只硕大的水鬼头颅飞天而起,落在地上,牙关咬合了几下,便失去了生命气息。 景瑟赞叹的看了老九一眼,搓舌道: “将臣老九,真不敢相信他仅仅是将臣级别,我看和旱魃都有得一比。” “哇哇哇!” “吼!” 幽深的,灌满天池水的通道中,传来凄厉邪门的吼声,一连串一连串的吼声,令人心惊肉跳脊背发凉…… 杜兰站在最后,抬起右手,稳定最后的三十名士兵情绪。 这些美利坚的精锐陆战队,再如何精锐也是普通人,他们顶多听说过五十一区的传说,却从未见过水鬼,僵尸这种天方夜谭。 士兵只下来了三十个! 还有一个通讯兵,落在最后最后的天池入口,并未下天池,他需要隐蔽在石鼎峰最高处,上随时观测刘家屯和石鼎峰周围的动静。 “当初,蒙天放出来的水道中,灌注了池水,不知水势深浅且不说。 重要的是,其中有深懂水性的变异水鬼,不知道有多少只,一只只斩杀过去,要消耗很多时间,,我们几个人保护不了那么多人。” 刘十八的神色渐渐沉重。 他知道,留给别离的时间不会很多! 别离,蒙天放和四十六名大秦死士,为了自己的一句话而死守秦岭古墓,本身就是一种付出和信任。 自己,一定要前去救援,这是刘十八的信念! 不放弃,不抛弃,不背叛…… 杜兰听着刘十八的诉说,虽然中文他不咋地,但好歹能听懂一些。 其中的意思他很清楚,刘十八不远涉险的理由,是不愿意这三十多个士兵白白死去。 莫名的,杜兰擦了擦鼻头,微微有些发酸! 作为军人,能让他感动的时候太少。 而作为俘虏,他又一直生活在憋屈中,老想着反戈一击,将这帮孙子全部弄死。 但转念一想,他心中的孙子,和自己崇拜的美利坚当局,谁更在乎这帮士兵的生命呢? 杜兰很迷茫,他不知道对错是非,人与人之间,为什么会有这么大的差距呢? “嘶嘶……” 陷入思维怪圈的杜兰,被肩头的一个单兵步话机嘈杂的电流声惊醒。 电流声在天池底部,异常清晰。 刘十八,景瑟,秦大一干人同时扭头看来。 杜兰按下通话键: “我是杜兰!” “嘶嘶……” “将军……嘶嘶,紫云山周围云集了接近一个师的军队,其中有军队开始登山,速度很快!” “说清楚!” 杜兰抬头看了刘十八一眼,神态凝重 “一分钟之前,天空飞来两架重型运输机,有接近一个营的伞兵跳伞,目标正是石鼎峰天池,顶多20分钟,就会围住这个山峰。” 那名殿后的士兵,语速极快的用英文汇报着。 杜兰沉重的放下单兵步话机,抬头看着刘十八道: “头!我们陷入了绝境,前有拦阻,后有追兵,顶多二十分钟,我们就会被困在这里了,束手待毙!” 刘十八默然不语…… 景瑟却大笑起来道: “真有趣,自己的大舅子不但布下陷阱,还派兵围剿自个妹夫,大手笔,一个师团的兵力。” 秦大擦拭着手中短剑,狞笑道: “试试我手中短剑锋锐罢了……” 黄忠也轻笑一声: “唯战死而已,何惧之有?” 将臣老九靠近了刘十八一些,淡淡道: “我早已死去,陪着主人再死一次又何妨?” 杜兰沉默了几秒钟,抬起头来看着身后的三十名士兵笑道: “当兵的人,打仗交火,生死有命,天经地义,我们这些美利坚士兵,早就想领教一下华夏士兵的厉害,但求一战!” 刘十八缓缓抬头,眸中闪现狰狞…… 此时,步话机中却再次发出嘶嘶声: “将军,头儿,你们还有时间逃走!他们登山需要时间,降落地面也需要时间! 我这有重型巴雷特一把,一百多发狙击弹头,一把冲锋枪,我一个人能狙拦他们十分钟……嘶嘶!” 那位苏兰士兵听完了在场这些人的自白,最后他选择的是牺牲自己,给其他人生存的机会…… 语必之后,步话机中响起了一声巨响: “轰!” 那是,重型巴雷特的声音! 那名士兵,没有等谁下令,便爆发了他生命中最璀璨的一幕…… 一名苏兰士兵,独自一人对抗登山的军队! 狙击地点…… 刘家屯山道…… 那年那月,李来富手持黑色大旗,一夫当关,万夫莫开! 如今的刘家屯,仍旧一夫当关万夫莫开,主角却是一个名不见传的美利坚投降士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