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803章:天池惊魂、水妖、巫术 - 最后一个摸金校尉

第0803章:天池惊魂、水妖、巫术

秦大? 刘十八看了一会,心中暗暗计较,不会的,不会是他。 当初发现秦大的时候,他和几个煮烂的士兵一起,从烹制肉食的大鼎中爬出来。 要是以秦始皇的高傲,绝对不会把自己放在肉鼎中烹熟。 既然暂时想不通,刘十八也就安下心来,暂时不去想这些令人崩溃的问题。 天知道,这景瑟是不是在忽悠人? ……………… “快些出发,天快亮了!阳气对邪物有一定的压制力。 要是在天黑之前,我们行进不到洞窟核心,那么会有些麻烦。” 景瑟仰头四望,焦急催促了一句。 刘十八对景瑟的话,深表赞同,暗夜之中,谁也不清楚前方有什么古怪。 就算自己来过一次,也要小心为上! 黄忠,将大公鸡的嘴巴用布条封住,然后看着刘十八点点头! 三十多人,沿着扔到天池底部的登山绳,缓缓往下挪去。 走在最前面的,是除了景瑟之外的最强者,将臣老九。 天池四壁有些水汽,显得有些滑溜溜的到,好在刘十八一行,每一个都艺高人胆大,如履平地一般! 过了半小时,黎明终于降临! 天色渐亮,站在天池底部,能看见一个正面大碗,面朝天放在石鼎峰上。 周围渐渐变得安静,喘气声,反而变得突出了一些,那三十一个士兵,头一次来这种阴森的地方,难免紧张! 坑底什么都没有,除了一些长了淡绿青苔的岩石。 按理目前的季节来判断,落到坑底的小兽,也应该厉声尖叫一声才对! 但是,四周安静得可怕,令人脊背发凉! 这个鸟不生蛋的天池,就是自己曾经熟悉的那个乐土? 无风无浪的天池,方圆几百亩已经干枯的天然水库,恍若死城! 刘十八绪票飞,景瑟却不知道从哪里,拿出来一根红绳子,绳子的另外一头,则绑着一只被蒙住眼的大公鸡。 “准备好了,景先生,大公鸡来做啥?” 黄忠问道。 景瑟虚空探手抓了一把,放在鼻孔前狠狠的嗅了几口轻声道: “这只用来驱邪找路!另外一只,待会儿别弄死了,碰见深不可测的地洞,还可以把大公鸡放下去探路。 若通道之内的氧气稀薄,普通的士兵不见得坚持下来……” 黄忠此时仿佛抛弃了刘十八,满脸赔笑道: “以你的实力,什么邪物能吓住你?” 景瑟面无表情,淡淡的回道: “吓住我的东西多了去,比如,赢勾或者嬴政!” “哦?原来你还有怕的东西?” 刘十八被硬生生夺走一半的权利,免不了怪声怪气的讽刺两句。 景瑟看了看刘十八,呵呵一笑道: “你现在心不在焉,进了陌生的地方,便是当局者迷,旁观者清。 僵尸血脉,对等级的压制极为厉害,比如老九臣服与你,靠的是你的血脉,而不是本事。” “行了行了!你舒服就行了,中?牛比” 刘十八心里知道,景瑟可能是正确的,嘴上却不认输。 景瑟闻言,脚下蹒跚了两步,满面怒容…… 刘十八却嘿嘿一笑,心道你还是有破绽的…… 不知道,这家伙为啥对牛比这两字这么大反应? 一会,黄忠杀了一只鸡,用矿泉水瓶子装着递给景瑟! 景瑟面露肃穆,端着鸡血,面朝天坑,嘴里说着些艰涩难懂的说辞。 这就是巫术? 怎么看怎么和以前紫云镇上跳大神的村姑一般德行! 刘十八瞪着景瑟,看这老东西卖弄技巧,掏出几张黄表纸,蘸着鸡血,裹?三根点燃的香烟上。 “嘿嘿……哈哈……哦咋……” 此时的景瑟红光满面,手舞足蹈的跳着,接着讲黄表纸点燃,手中掐着指节,用一种玄奥的动作往天上一扬。 风助火势,黄表纸没落地就烧成了灰烬…… 神奇的是,这些灰烬竟然被景瑟,一只手全部抄在手中…… 围观的众人统统瞠目结舌…… 特别是那三十一名士兵,特别兴高采烈,他们这辈子第一次看见华夏的江湖骗子,别提多带劲! “哼!” 纸钱烧灭的刹那,景瑟冷哼一声,吸气的同时却将腰间一个红色手把件摸在手心,浸鸡血和纸灰,奋力往远处黑暗中扔去。 “咚咚咚!” 红色把件在地面上撞击翻滚着! 过了几秒钟才渐渐悄无声息。 刘十八正要动,却被景瑟制止,严肃道: “耐心!一步错步步错,你别忘记,身后还有这么多性命!” 刘十八面露羞愧,暗暗点头! “吼!” 极度安静下,仅仅过了十几秒,便听见天池底部传来一声极为阴沉可怖的惨嚎声! 惨嚎声,听起来十分尖锐,仿佛人哭,又像猴叫,一会有好像野猫一般! “下面真有不干净的东西?” 黄忠和杜兰两人,脸色泛黑,骇然失色! 特别是杜兰,不安的围在刘十八转悠道: “那个是什么?上帝啊,那是什么?谁告诉我,我回家给他找一个美利坚的姑娘。” 黄忠猛抬头,看着杜兰道: “当真?俺告诉你,你告诉老夫,你家有姑娘没有?” 杜兰面色一****: “当然,我有一个女儿,今年十九岁,你就别凑热闹!” 说完,杜兰竟期待的看着刘十八。 杜兰不傻,他从刘十八所拥有的潜力里面,看出了其他东西! 刘十八遗憾摇头,他真不知道是嘛玩意,如何说? 再说了,他对美利坚的女人,没好感! 景瑟扭头笑道: “听声音有趣,好像是一只变异的----鱼” 刘十八讶然道: “景先生,你的意思是,通道出口,里面可能有水?” 景瑟点点头道: “有没有水,进去一看便知,这么大的天池,水都被上次出来的人,放到通道之内了!” “这个倒可放心,秦岭地窟,我和秦大都进去过,里面的洞窟很高,地面平整。 秦岭既然有这么一条密道通往这紫云山,相距不大远,两个洞窟,应该没什么两样。” 刘十八看了面色平稳的秦大一眼,轻声解释。 杜兰却好奇问道: “什么鱼?能叫得我汗毛倒竖?” “天知道,看了才知道,让你的人殿后,不要开枪,全部换军刀。” 景瑟扭头道 杜兰健美答案,便没继续追问,反而笑道: “米斯特景,我有个女儿……” 平淡的景瑟,面色一僵,怒道: “啥子?” 黄忠忙把杜兰的原话解释一遍,景瑟呆了一呆,咬牙摸了摸下巴,突然笑道: “其实!老夫就喜欢小的,那么我就不客气笑纳了…… 一条被病毒感染的鱼,至于下那么大本钱嘛?” 杜兰捂着额头: “我的上帝……” “吼!” 令人恐惧的吼声再度响起,而这一次还伴随着咚咚的脚步声…… “咚咚咚!” 景瑟面色大变,扭头道: “老九随我迎敌,其余人……跑!” 刘十八双眸一凝道: “那是……” 景瑟怒道: “那是……水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