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798章:谁比谁孽障、巫术世家 - 最后一个摸金校尉

第0798章:谁比谁孽障、巫术世家

张光烈,说完这句极端反道德的说辞,驾驶着暴风呼啸着跑没了影。 但是在地面上,竟然还留下了一个黑乎乎的影子? 老黑? 老黑竟然,躲在暴风战机机翼下的投弹仓里,跟着刘十八一块回到刘家屯? 看着冻得噗噗发抖的老黑,还有它身上几乎结冰的寒霜,冻得硬邦邦的雪白鼻头,刘十八眼里一酸…… “老黑,你他么真傻,跟来做啥子?” 刘十八走上前,脱下身上米色迷彩服,包住老黑半拉身子,一把将老黑搂在怀里,哽咽着骂道。 “呜呜!呜呜……” 老黑亲昵钻在刘十八怀里,撒娇般的磨蹭两下,一双金芒闪闪的眸中,罕见的露出一抹人性化的依恋之色! 看到老黑,老九,秦大,黄忠,景瑟,杜兰,几个人也围了过来。 三十一名暂且算作苏兰士兵的陆战队员,极为专业的将数百米范围警戒起来! 景瑟看见老黑的摸样,不由得赞叹道: “好一条神俊的山魅,真是稀罕物,据说早在远古人类起源之初,就绝了种。 今儿个能看见,也算是幸事,早先我就看见它了,以为是条藏獒咧。 如今,看那双金色眸子和邪异的面部纹路才知道,竟是山魅!啧啧啧!” 刘十八溺爱的揉揉老黑脑袋,站起身道: “老黑是爷爷从小养大的,后来有了一点奇遇罢了否则也没运道进化了。” 景瑟若有所思的看看刘十八,又看看老黑,打心眼里他就不信这鬼话…… “好了!所有人准备一下,原地先休息,养足了精神才好探秘,我们得研究一下如何下这天池。” 秦大站在刘十八身后拉了下他的袖子,咧嘴道: “主人,你回头看看,确定要研究?” 刘十八讶然回头在漆黑的夜色中紧走了几步,凝神看去,顿时愣住…… 天池,竟然没水了? “上帝啊!直接下去吧,干巴巴的……” 杜兰吊儿郎当,冷笑一声。 景瑟此时也走到了天池边缘,面色沉重的看着漆黑的天池底部…… “呼!” 一阵不知道哪刮来的阴风掠过,将围着岸边的重任吹得浑身一愣,脊背发凉! 周围警戒的士兵,也发出了低声惊呼。 “不能就这样下去,我们得准备一些东西,比如绳子之类。” 景瑟凝重扭头,极为慎重的看着刘十八道。 刘十八咧嘴道: “绳子来之前就带着不少,接近数千米的合成纤维,足够了! 这绳子是老司机专门合成的,足足有一千多米,老司机还说一共有一千二百多米。 我想着,正好可以用来泅渡天坑,没想到变成了攀爬。” 景瑟点点头道: “除了绳子,我还需要准备一点东西。” 刘十八眼睛一闪,试探道: “先期咱们先进去看看再说吧?布置阵法的材料我这有一些。” 景瑟面上闪烁了一下,厉声道: “不是阵法,而是我景家祖传巫道之术,因为我有个不详的预测,这个天坑下面不干净,好像有什么了不得的生物……” 刘十八点点头,吐了口气道: “所有人原地休息,秦大,老九和我一起,陪景先生去许昌走一趟。 我们几个都是武道五级之上的强者,全力奔驰比小车慢不了多少,可以速去速回。 秦大和黄忠跟着景瑟先生,我去周家老宅子看看当年有什么遗漏,然后卖到了东西,咱们直接这里碰头咋样?” 景瑟看了秦大和将臣老九一眼,满意的点点头道: “可行!” <p说完,景瑟面上再次浮起一丝古怪,又再次看了看面罩黑袍的老九,咬牙道: “这个老九,是个什么人?” 刘十八闻言眼帘闭合了几下,抠了抠下巴,无奈道: “他是觉醒神智的僵尸!” “蹬蹬蹬……” 景瑟大惊失色,指着老九道: “僵尸?他是什么品级的僵尸?” “将臣之躯!” 老九没等刘十八应答,便扯着破锣般的嗓子,厉声应道。 “好一个将臣!传说中的跳出三界外,不再五行中,天上地府你尽可去得啊。” 景瑟见老九说话,终于平静下来! 巫门和僵尸,有世代解不开的恩怨! 说好了碰头地点,刘十八和景瑟,秦大,老九四人离开刘家屯,向许昌奔去! …………………… 折腾一番回来,已经是早上五六点钟,天麻麻亮了…… 刘十八浑身被露水打湿,面上却洋溢着欢喜,他在周家老宅,如愿的寻到周苗苗失踪的尸体。 虽然干枯得不成样子,但因为保存得好,能轻易的提取出dna,如此一来前后对接,三号就不会消失了…… 但,一身飘飘然的景瑟却悠闲得很,反而是秦大和老九两人,一人苦逼的背负着一个超级大口袋。 “景先生,你?那袋子里面……” 刘十八疑惑的问道。 回到深不见底的干枯天池边上,景瑟才严肃起来,淡淡道: “你知道巫门吧?我这里面,装的是一些巫门的施法的必须之物。” 刘十八的眼睛看向两个放在地上的黑色布袋,布袋口扎得紧紧的,但仍旧有一阵腥臭味沁出,令人作呕…… “呕呜……上帝!是什么鬼东西,污染环境你知道吗?” 杜兰一下子蹦了出来,在美利坚他从未闻过这么臭的东西,直接胆水都喷了出来。 景瑟眼中凶芒一闪,冷冷看了杜兰一眼道: “你再叫唤,我扒了你的皮,装在这个袋子里面……” 杜兰忙擦擦嘴巴,骂骂咧咧的掉头就跑! 刘十八好奇的捂着鼻子,咬牙道: “到底是什么?” “驴皮!浸在茅坑里面,起码有十年的陈年驴皮!真是好东西啊!” 景瑟仿佛在说一盘山珍海味,嘴角滴涎,令刘十八忍不住要给他一耳光。 “这臭烘烘的陈年驴皮,能去邪抗阴,一般的邪门玩意,近不得身!” 景瑟难得解释了一下。 牛比黄忠,此时也忍不住了,他是活死人不假,可嗅觉没死啊! “景瑟,老……老夫要一刀劈死你。” 黄忠咬牙切齿,这玩意真要人命,能把活人臭死过去,真死! 刘十八狐疑的看看秦大和将臣老九…… 将臣老九摇头道:“闻不到,我有鼻炎!” 秦大面无表情,淡淡道: “据俺所知,并没有泡十年以上的人尸臭,肚肠屎尿一起浸染,那才叫臭! 嗯!好像当初碧眼鼠王它们那第一批食人鼠,就是吃这个长大的。” 景瑟眼珠子鼓起,嘴唇颤抖,抬手颤抖指着秦大,嘴角一歪,一口快餐面喷出来,晕过去之前还悲呼道: “你,真孽障!” …………………… 欠了不少,13章,刘十八一一还上,稍安勿躁,忙完就万事大吉了,苦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