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797章:上床也没结果的、坑爹年代 - 最后一个摸金校尉

第0797章:上床也没结果的、坑爹年代

刘十八的震惊仅持续了一会,然后就瞪着张光烈,默不作声。 张光烈,仿佛感受到身后刘十八犀利的目光,脊梁骨抖了一下,挠了挠头道: “头儿,真不关我的事,真是九姑娘自个把我拉到房间,逆推了我你信不……” 刘十八无语,他肯定信,张光烈是什么人? 他是一个谨慎小心,心思缜密的真小人。 他对外人的提防,比对自己亲老婆都严格,怎么会在关岛大战关键时刻,犯下低级错误? 但如今,你睡了人家闺女是真事,不管谁推了推,总归占了便宜,这事没法解释。 这年头,关于男女之事你没法讲理,男人强迫女人,你犯法蹲黑狱; 反之女人强迫男人,啥事都没有,还能落下一段敢爱敢恨的好名声…… 不公平,这事确实不公平! 但此时,却不是和张光烈讲公平的时候,还有更重要的事,得去办。 “三号!前往紫云山,降落地点,定在紫云镇石鼎峰下的刘家屯,到了目的地再叫我。” 刘十八对着通讯器,简短的下达命令。 “遵命舰长,为了不引起注意,暴风战机将会开启无声超低空低速,预计到达时间半小时之后。” 三号柔声应了一声。 随着三号的声音落下,所有暴风战机的机身同时一震,同时呈抛物状直线坠落…… 一万五千米高空,直线坠落造成的惯性,只有身体达道一级变异强化标准的人类,才能勉强承受。 严格来说,紫云山属伏牛山,和秦岭的分支相汇合。 但,刘十八千算万算也没想到,那年在禅石之海,玉漱召集而来的大秦活死人军团,就是从紫云山脉走出去的。 这其中何止相隔数百里? ……………… 紫云山,正位于许昌市,下辖'城县紫云镇。 紫云山属伏牛山东麓,一共有九座山脉,突起十八坐山峰,另有五湖环绕,十八峰中还有一湖。 林立的紫云山巅,长期云霞似锦,紫气环绕,所以又有紫气东来之兆,古时便相传叫做:紫云山。 刘十八甚至怀疑,这紫云山的三个字,说不定是老不死亲自命名的咧。 经过了这么多匪夷所思的事,刘十八对啥都不相信,自己的眼珠子都能骗自己。 经过当年蒙天放的描述,他们是顺着一个地下水道出来,重见天日, 而在紫云山中,最有可能出水的,只有天池…… 紫云的那个天池,正在第三峰石鼎峰上,那是一个由数亿年前火山爆发之后,冷却而形成的火山口。 火山口成了一个天然漏斗,它就叫做石鼎峰。 石鼎峰上,自然形成了七八道清澈透底的清泉,缓缓流入山脚的火山坑,于是形成了一个方圆四百余亩的大天池。 而山脚下,则是一个繁衍了无数年的小村,这个小村在六年前被付之一炬,满村老少被屠戮一空,仅余下聊聊几人,它就是刘十八的家乡:刘家屯! 现在的刘家屯,在刘十八的眼中和小时候大不一样,是个绝对神秘的地方。 自己坑爹爷爷,为何将最终的落脚点安在刘家屯? 这其中有什么深意? 刘十八百思不得其解,他是刘家屯长大的孩子,特别是刘家屯后面的石鼎峰,山上的每一块石头,每一棵树上都留下了他少年时的印记。 甚至那个清澈透底的天池,也是刘十八幼时纳凉玩耍的最好去处。 若是要打牙祭,村中的老少爷们,则自发的去天池中捕鱼,池中的鱼长得都比外面要肥硕不少。 但是这么多年过去,刘十八硬是没发现,这湖底有什么蹊跷,秦朝的那三万死士,怎么能从湖底钻出来呢? 刘八趁着这段时间,细细的整理着儿时的思绪,回忆着和爷爷刘一,共同生活的点点滴滴。 整个看起来,并没什么不妥,很正常,很平常,甚至平静得和天池的水一样,毫无生机…… 不对!刘十八眼珠一瞪,面上露出一丝惊讶之色! 小时候是不懂事,所以对一些极不显眼的事没多大关注。 但就在刚才,刘十八的思绪中划过了天池,暗暗思量之中带上了毫无生机四个字! 天池的水真如同一潭死水,毫无生机!小时候游水戏耍的时候,咋没发现呢? 这么一个池水死绝,池边或者底部连一颗水草都不长,那么天池中的那些鱼,靠吃什么长这么大咧? 吃水喝空气,那是机器人也办不到的事,别说人类和鱼类了。 特别是鱼类,水至清则无鱼,这是代代相传的典故,但是这天池…… “舰长!到刘家屯上空了,方圆三十里扫描人形生命体,未发现生长到有效身高的生命体征。” 三号的声音依旧那副冷冰冰的二摸样,一双漆黑的眸子,却隔着暴风的弦窗,担忧看了过来! “暴风战机停在这个地方,就停在石鼎峰天池边缘,静默下降到五米。 然后点名的三十一个士兵和你们几个自愿报名的随我下石鼎峰走一遭看看。” 刘十八边指点,边用眼角余光看着三号。 接着,刘十八拿起步话机,对着三号晃了一晃,三号也会意的端起通讯器。 “周苗苗!你就不能恢复那个周家身份?你忘记了,你还以还有一个弟弟叫做罗钢,你看着三号三号的,多生分?” 刘十八慢慢的引导着,虽然他不清楚这个三号体内的基因是怎么来的? 接着,刘十八扭头朝许昌城方向看去,周家老宅子? 因为那天周家被灭门,所以周家那套别墅始终没有卖出去,如楽还空着。 但事后,听有关单位结案的时候说过,因为火势太大,没有找到什么残留的遗骨! 那么就是说,周苗苗三号的遗骨,是自己去寻找到的? 也许,这才是关键之处? “轰!” 暴风缓缓下降定格在半空,轻微震动了一下! 刘十八扭头看了一眼张光烈道: “你负责,将三十八架暴风战机安全带回去,三号会控制好屏蔽信号的区域。 你回去之后,立即寻找航母和暴风降落,不要回硫磺岛! 你要从布莱尔手里接过指挥权,下面的硫磺岛怎么打,就看你和布莱尔两个合作了,他心思没那么毒辣,能赢却打不疼……” 张光烈点点头,狞笑道: “我会拖垮美利坚,固守硫磺岛等头儿回来!” “别慌着走!劳资问你啊,我家老九你准备咋办? 你快五十了,能当老九的爷爷了?你知道不?” 景瑟的吼声传来。 张光烈一个猴串上了飞机,立即观赏机舱,扭头看着下方的景瑟,无奈道: “俺也想,碰见一份牵了手,就能结婚的爱情…… 老天却偏和我作对,我偏偏活在一个上了床,也没结果的年代……” 景瑟和刘十八,对视无语,瞠目结舌…… 这是什么鬼话?冒似还有些道理? ………………………… 还有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