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796章:紫云十八峰、巫门传人 - 最后一个摸金校尉

第0796章:紫云十八峰、巫门传人

暴风战机的速度极快,音速十倍的高速,跨越千山万水,横跨太平洋到达华夏内陆的秦岭山脉,实际上,只需要两个多小时。 而此时,在暴风战舰上,刘十八却发现了张光烈面色诡异的泛着铁青。 这种青色很不正常,就算机舱内只有微弱的信号灯,刘十八也看得极为清楚。 “张光烈,你不是吃了什么不干净的东西?” 刘十八犹豫了一下,还是问出了口。 一句话问出,整个通讯频道内霎时安静下来…… “吃东西?我没吃什么东西啊,不就是和你们一样,吃的军用真空速食?” 张光烈迷迷糊糊,又转过头来。 脸色,愈发的泛青…… “不对,你好像中了毒?” 刘十八从驾驶座椅上伸过手,轻轻捏住张光烈的肩膀狠狠掐了一下。 本来没啥事,刘十八这么一说,张光烈反而紧张起来,暴风战机的机身剧烈晃动几下。 “疼不疼?” 刘十八股着眼珠问道。 “不疼啊?” 张光烈摇摇头,满脸疑惑。 刘十八刚才使力的一掐,将张光烈肩膀上故意给弄破,手上沾满一滩血。 “咦?奇怪……” 将手拿到鼻子边,刘十八轻轻一嗅,顿时轻咦了一声。 这血极为新鲜,没有腥臭味道,证明这家伙没中毒。 但是,张光烈脸上的青色,依旧吓人…… “三号,有没有什么毛病或者病毒,能让人面色泛黑?” 刘十八打开频道,向三号问道。 通讯频道内沉默良久,才响起三号的声音: “据我所知没有,除非被剧毒的蛇类咬伤,还得必须咬到动脉,才有面色泛青的效果。” “不!还有一种方法,也有这个效果!” 通讯频道内,响起米图拉、杜兰的声音。 “哪种?” 刘十八凝重问道。 “吞火药!军营里面有的士兵不想训练,于是想出了一个方法,吞食少量火药。 短时间内,士兵的脸色发青,看起来很吓人,检查无果之下,于是军医会开出病休或者退役的建议书。” 米图拉、杜兰的回答,还有点新意,刘十八忍不住瞪着张光烈肉嘟嘟的后脑勺子怒道: “你吞食火药了?” “真没啊!” 张光烈咧咧嘴,面色愈发的青紫起来。 刘十八皱着眉头,百思不得其解…… 过了几分钟,频道内传来一声叹息声…… “唉!” 景瑟的声音? “刘十八你不用问他了,我知道是怎么回事,你刚才一说他面色浮肿泛青,我就有所预感。” 景瑟的声音,在通讯频道响起。 暴风战机上,瞬间又安静下来。 刘十八也强忍着好奇心,没有多问一个字! 景瑟这老学究一样的家伙软硬不吃,他要是不想说,谁也逼不了他。 “还有十分钟就要到达秦岭!” 三号的声音,帮助刘十八打破了疆域。 “张光烈!我问你一件事,你是不是和我景家带到关岛的一些姑娘,单独好上了?” 景瑟的声音很平静,仿佛没发什么火。 “没!没有的事……” 张光烈的声音,渐渐低了下来。 “哼!” 景瑟终于爆发了,怒哼了一声,接着冷笑补充道: “不承认没关系,死的是你,又不是我。” 听见景瑟这么一说,刘十八和张光烈同时大吃一惊,愣在机舱中说不出话来。 秦大,黄忠和老九,坐在其他的暴风战舰中,保持了沉默,没有一丝声音发出。 杜兰更直接,咯咯笑道: “原来是中了女人的毒?” “怎么可能,怎么可能……” 张光烈呐呐着说不出话来。 刘十八咬牙切齿的看着张光烈,怒道: “你想死就自个去,把劳资从飞机上放下去。” “我!我!” 张光烈我了半天,终于蹦出了一个名字: “是!是……九姑娘。” “九姑娘?” 刘十八突然瞪大眼珠子,感到有些不可思议,这九姑娘不就是景瑟的第九个小女儿? “混账!” 景瑟终于再次忍不住,大骂出声。 “哈哈哈!” 米图拉、杜兰也哈哈大笑起来,笑声在通讯器中格外刺耳。 “你笑个锤子?” 刘十八愤怒的对着通讯器骂道。 “舰长阁下,你难道不知道?这位米斯特景的小女儿,是个……是个瘸子!” 米图拉、杜兰仿佛笑顺了气,解释道。 “瘸子?” 刘十八这下真的震惊了,他一直没注意,相貌清秀,不到二十岁的九姑娘,竟是个瘸子? 刘十八从驾驶舱后座,一下子扑到前排扭住张光烈的领子怒道: “畜生,你干这事?” 张光烈铁青着脸,面色扭曲,苦笑道: “绝地没有强迫,就是那天喝了点酒,我们就那个,那个了……” 此时,景瑟的声音又响了起来,幽幽道: “然后呢?” “然后,我提着裤子就走了!” 张光烈如实应道,仿佛还嫌景瑟不够生气,竟还补充道: “后来,我鬼迷心窍,又去找了九姑娘几次……” 刘十八瞠目结舌看着张光烈,讶然道: “你还吃出味道了?人家肯?” “肯!白干咧咋不肯?就是她要我娶她,我就不肯了,俺不想娶跛子……其实心里还是有点想的!” 张光烈恬不知耻,说出来污言秽语都不避讳人家九姑娘的亲爹。 “哼!你信不信我现在就宰了你?” 景瑟暴怒,在另外一架暴风战机上吼道。 但,情况往往和刘十八,杜兰预料的不一样,景瑟暴怒之后,竟又发出比锯齿还难听的阴笑道: “那你说说,为啥还想着我闺女?” 张光烈扭头看了一眼刘十八,又隔着弦窗看看搭载景瑟的那架飞机,心一横咬牙道: “咋!我就直说了啊!我就嫌弃你家闺女走路不利索; 但,同时我又很怀念,你家闺女把我弄得不能走路的那个爽利,行不?” 暴风战机通讯频道中,再次诡异的沉默下来,良久才爆出一阵爆笑…… 这一次笑的不止刘十八,连秦大,黄忠,杜兰,甚至景瑟都笑了起来! 唯一没笑的,是将臣老九和另外三十一个听不懂华夏语的美利坚投降士兵。 景瑟叹了口气,悠悠道: “你小子,运气爆棚谁也拦不住啊,我家九闺女,其实才是我景家,唯一的正统传人!” 刘十八一愣道: “正统?你们不是黄帝直系血脉么?大楚的守墓人?” 景瑟苦笑道: “守墓人的传承,其实沿袭的是楚国军阵之术,而我景家的正统秘术,却是巫术!” 刘十八猛的瞪大眼珠,震惊道: “巫术?五行三家中,排名第六的神调门,也即是巫门?” 没等到景瑟回答,三号的声音传来: “我们到了秦岭附近,停在哪里?” 刘十八一愣,忙问道: “老九,你那天从哪里出来的?就是大队秦死士出来的那个出口?” “从一个十八面山峰环绕的地方绕出来的,黑灯瞎火的,俺也看不清楚……” 老九应道。 刘******惊失色,自言自语道: “紫云十八峰?” …………………… 明儿,0点之后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