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788章:赳赳男儿俊轮回、必救之地 - 最后一个摸金校尉

第0788章:赳赳男儿俊轮回、必救之地

秦大和黄忠却不明白他们在干啥,两人好奇的瞪着刘十八和布莱尔等四人,同时仰头,朝同一个方向伸着脖子,将嘴巴张得那么大…… “他们在看啥子咧?难道是陈颢文那小子,经常描述的喝西北风?俺不信喝风能管饱……” 黄忠咕哝了一句,好奇抬起头。 刘十八身边的张光烈,被黄忠一句话说气着了,脚下无意识的颠簸几步,瞪着刘十八古怪问道: “他……为啥不用降落伞?像个秤砣一样……” 戈登咧嘴,翘着下巴上稀疏的棕色胡子,呐呐道: “美利坚当兵这么多年,头一次看见不用降落伞自由落体,从六千米直接……下来的人。” 扶着七姑娘,刚走回舰桥的曹雄,闻言回头朝半空看去,同样呆痴道: “牛比……” 某个被老唐茅一,起名为牛比的家伙,闻言回头…… 黄忠扭头看着曹雄,咧嘴道: “叫老夫干啥?” 曹雄眼角艰难抽几下,苦笑道: “俺没叫你。” “你叫了……” 黄忠这老头,其实很轴,死心眼! “我叫啥子了?你妹的?” 此时的曹雄,也年轻气盛。 “俺听见你叫牛比,老夫就叫牛比,你不知道?” “死一边去,牛你妹子的个傻x。” 刘十八听着黄忠和曹雄较劲,不由哭笑不得,咬牙切齿道: “够了。” 侧头看看七姑娘,刘十八感觉自己没看错,景瑟的第七个女儿,果真就是李美佳的老娘。 年轻时候的她,和风韵犹存的李美佳几乎是一个模子刻出来的。 “老曹,你带着七姑娘,等下回暴风战舰上去休息,那里安全一些。” 刘十八皱眉说道。 而他心却有个古怪的想法:七姑娘是李美佳的老娘,假如七姑娘出了事,还有李美佳吗? 再往远了说,没了李美佳,还有宁敏儿和宁海东吗? 命运的奇妙之处,就在于下一秒,你不知道将会发生什么,你的每一个动作,每一句话都会影响未来。 刘十八扭头,朝海面看去…… “嘭!” 离卡洛琳萨航母大约三四百米距离,传来一声物体落水的巨响。 将臣老九,在空中张牙舞爪了数分钟,最终还是落到了海中。 看见这一幕的,不仅仅是卡洛琳萨号上的刘十八一行和甲板上的士兵,可以说整个舰队,只要在甲板上作业的士兵,都看见了这悲惨的一幕。 六千米跳伞高度,呈自由落体的状态,用每秒六十米的高速和海面撞击,不用看就知道,绝比成了肉饼。 数百艘战舰上,无数正在甲板上作业的士兵,同时沉默下来,静静的看着老九落水的哪一处海面。 “秦大,黄忠,你们去下面领取一艘机动快艇,把老九捞回来。” 刘十八摇摇头,对身后两人说道。 秦大和黄忠点点头对视一眼,快步离去,布莱尔则心神领会,下令卡洛琳萨号航母减速。 “头儿,还有打捞的必要吗?一个人从那么高的地方落下来,直接撞烂,尸体捞回来看着更加伤感。” 张光烈不解的看着刘十八。 刘十八背着手站在旋梯边,静静的看着秦大和黄忠,带着两名驾驶快艇的苏兰士兵,朝落水点急速驶去。 “放心吧,捞回来你就知道了。” 刘十八双手捏得紧紧的,说不紧张是假话。 虽然传说中,僵尸肉身的强度天下无双,但那毕竟是传说,真实的僵尸没几个人见过,所以谈不上了解。 刘十八紧张的,除了将臣老九之外,还有他带来的消息。</p 别离、蒙天放、老九,奉命率领四十六名大秦猛士,扼守通往古墓深处宫殿的唯一必经之路,那是一个绝地,却也是刘十八无法放弃的必救之地。 到底国内发生了什么,宁海东和宁敏儿到底如何?一切的答案,获取都在自由落体的老九身上。 “捞起来了,嘿!捞起来了。” 舰桥上,和布莱尔成为好友的华夏士兵张保义,站得高看得远,大声叫了起来。 刘十八沉默不语,仅仅抿着嘴唇,双眸微闭…… ………… 此时的刘十八,正在和次元空间中,长期没动静,默默享受夫妻之乐的人形太岁小夫妇,轮回和甄环交涉。 “轮回,老九要是摔没气了,你看是不是弄点血?那个心头血,你看咋样?” 刘十八的心神,漂浮在次元空间中。 虽然刘十八和满脸纠结,衣衫不整的轮回在商量着,但他的眼神,却不规矩的偷偷瞟向次元空间中堆放八个小鼎的角落。 轮回这个小混蛋,竟然把泛着紫芒的八个九州鼎给两个一对给摞了起来。 八个小鼎相对支撑,外面罩了一顶蚊帐,内里铺满枕头被褥之类的居家物品! 轮回这家伙,竟然搭建了一个棚子? “头儿,不带这样的好吧?你找我要的是心头血,那不是白菜,那是给你救命的。 唉?我说老大,老瞅着我媳妇干啥?那是我的小妻……” 轮回手忙脚乱的整理衣服,瞪着刘十八愤怒的做着不锐的表情。 九州鼎搭建的棚子之内,抖抖索索取,钻出一个风情万种,眉眼间都泛着媚态的女孩,同样也在整理身上几乎透明的长袍,面带桃红…… 她,正是从许昌地底涵洞中救出的甄环。 刘十八眼角跳了几下,扭头看着一本正经,理所当然的轮回…… 因为忙于关岛之战,刘十反而疏忽了次元空间中的轮回。 这才一个多月没见,轮回小子竟长魁梧了不少,成了一个赳赳壮汉? 虽然面目清秀的轮回,和武夫的那种武勇搭不着边。 但你乍一看,还是能看出,男人才拥有的那种阳刚英武之气。 轮回,长大了…… 五年前的许昌城,刘十八,曹雄,轮回三人初见,那会的轮回是一个粉雕玉琢般,七八岁的小娃娃。 数年前的轮回,仿佛恢复了太岁的某种神奇特性,渐渐长成翩翩美少年。 如今的轮回,站在刘十八面前,比他还要高出一个脑袋,英俊不凡,浑身淡淡的蕴含着飘逸出尘的气息。 “轮回,这么长时间,就没办一点正事?九州鼎到底有什么秘密?你大白天的,就知道白曰宣赢? 我记得说过,让你小妻甄环好好调养身子,你就是这样来给她调养? 没日没夜給她打……打针?” 轮回嘴一咧道: “老大你扯远了,先说老九吧,放心他死不了,普通的血能救了他。 再不济我们夫妻两人的血合在一处,也能将他从鬼门关拉回来。” “那就好!呼……” ………………………… 后面还有一章